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3章 開業
  上菜的人是梧桐街的一個孤兒,叫狗子,不過才十二三歲的年紀,從小就沒有了父母,帶著八歲的妹妹靠給街坊鄰居跑腿賺些干糧。

  只是半大小子吃窮老子,本來讓他跑腿也是街坊們看在他們兄妹二人可憐的份上,梧桐街的百姓都不富裕,各家也就勉強能吃飽飯。

  兩個孩子小的時候還能分給他們半塊饅頭,但現在兩人年紀大了,吃得也多,街坊們就管不過來了。

  王嬸是個心善的,這兩個孩子都是她親眼看著長大,現在有活計第一個就想到了狗子。

  她怕奚寧認為自己沒好好給她干活,特地將狗子帶到她面前。

  “奚姑娘,您別看他年紀小,但手腳勤快著呢,比成年勞力也不遑多讓,我知道您為難,只要管他們兩頓飯就行,工錢是沒臉拿的。”

  狗子換了身干凈的衣裳,應該是王嬸孫子的,上面雖然打著補丁,但洗的很干凈。

  他長相黑瘦,一雙眼睛帶著倔意,怕奚寧不收他,直接跪在地上給奚寧磕頭。

  “奚姑娘,我的飯也可以不要,只要您給我妹妹飯吃,我一定會好好給您干活的。”

  他額頭磕在青石磚上,嘭嘭出聲,奚寧聽的心酸,連忙把人拉起來。

  這在前世就是雇傭童工,可在這里,沒有這份活計,狗子兩兄妹恐怕要去乞討了。

  “你快起來,我收下你。”

  “真的?”

  狗子眼神亮得驚人,額頭上一個紅印,他絲毫不覺得疼。

  奚寧點點頭,“真的,咱們店里的伙計一日三餐都是包的,而且每月一百文工錢,只要你們好好干活,以后還會有獎金。”

  狗子被奚寧的話驚得暈乎乎的,竟有這樣的好事,不僅管飯還給錢,錢啊,他從來沒見過的東西。

  有錢了是不是就能給妹妹買衣服買好吃的了?

  狗子心口砰砰直跳,出門時還差點磕到門檻上,根本不相信這樣的好事會落在他頭上。

  王嬸心酸又好笑,捏了他一把。

  “奚姑娘是好人,日后你可要好好干活,千萬不能偷奸耍滑,不然不止奚姑娘不放過你,婆婆也不。”

  “您放心吧婆婆,我一定會好好干的。”

  除了這兩人,奚寧還挑了兩個死契。

  這個朝代叫做周朝,當然不是歷史上那個周朝,接近于前世的南宋,重文輕武,女子的地位不高,但也能在外面做活。

  只是十年間經常發生天災人禍,百姓的日子并不好過,所以不少人會自賣自身換口飯吃。

  王嬸給她挑的這兩人都是從外面逃荒來的,一男一女,兩人都不過二十五六歲的年紀,但臉上已經布滿皺紋,很是滄桑。

  聽到奚寧買下他們是教給他們廚藝,兩人二話沒說就叫了主子。

  宋云和柳葉都不是愚鈍的人,而且奚寧要做的吃食簡單,兩人學了小半個月就能獨當一面了。

  五月中旬,奚寧的鋪子開業了。

  因著云吞面,奚記在城北積攢了一波名聲,知道奚寧要開鋪子,這些老顧客早就等著了。

  “你們說這奚記要賣什么吃食,還是云吞面嗎?”

  “不能吧,若還是云吞面也沒必要盤個鋪子,恐怕會有新菜。”

  “新菜?奚姑娘手藝那么好,這新菜恐怕跟云吞面一樣都是我們沒吃過的,不行,咱們得早點去占位置,這些天奚記沒出攤,我總覺得吃東西沒味。”

  就這樣,一群人邊說邊相約來了奚記。

  奚寧帶著忍冬站在鋪子不遠處,看著門口的客人越來越多,她心里也不由得激動起來。

  奚記是她在周朝立足的第一步,也讓她心里有了歸屬感。

  自己不再是抹孤魂,她有家了。

  忍冬不知道自家姑娘的心思,她一心想著去鋪子里看看,這可是她親自盯著布置的鋪子,那些售賣的吃食她也嘗過,不知道客人會不會喜歡。

  忍冬又激動又緊張,探頭探腦的,讓奚寧想忽視都難。

  “走吧,過去看看。”

  兩人過來時,鋪子里都坐滿了。

  這鋪子不大,擺了有小十桌,容得下三四十人,今日來的多是奚記的老顧客。

  奚寧按照現代的法子寫了菜單,菜單是找陳娘子的丈夫用薄木板做的,每個木板都同等厚度同等大小,上面寫了店里的吃食,方便客人們點餐。

  “這涼皮是什么?涼的面皮?現在天熱吃點涼的確實爽口,給我來一份。”

  “那我要一份炸醬面,再加一杯酸梅汁。”

  ......

  菜單上有數十種吃食,涼皮、炸醬面、打鹵面、云吞面、黃燜雞、過橋米線等等,前世常見的小吃奚寧都做了出來。

  因著客人們都沒吃過辣,點餐時狗子還特意問了客人們吃不吃,新鮮的東西當然要嘗嘗。

  “吃,我要微辣!”

  食材都是現成的,宋云和柳葉兩人動作很快,半刻鐘的功夫就能出餐,各式各樣的吃食端上來,鋪子里彌漫著一股微辣鮮香的味道。

  “嘶!這就是辣味,可真霸道!”

  說話的這人顯然不怎么能吃辣,咬了一口涼皮舌尖都是麻的。

  可辣味就是越吃越上癮,到最后鋪子里都沒人說話,只剩呼啦啦吃飯的聲音。

  忍冬已經嘗過味道,此時還是饞得流口水。

  “姑娘的手藝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第一天人就這樣多,日后咱們鋪子里的生意不用愁了。”

  奚寧笑著點頭,哪里是她手藝好,不過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這些小吃都是經過時間檢驗的,是百姓的食物。

  不過她提前將這些小吃做出來,也能改善周朝百姓的飲食。

  見客人們吃得這樣開心,奚寧心中忍不住涌出一股滿足感。

  鋪子外,裴昭帶著長林正站在不遠處。

  “爺,我們要過去嗎?”

  自從裴昭安排了兩個人暗中保護奚寧,她的消息就時不時出現在他桌案上。

  裴昭不想承認自己關注這個女人,可是每次消息他都沒有錯過。

  知道她買了鋪子開店,裴昭十天前就惦記著,這不,奚記一開業他就帶著長林過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