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2章 涼皮
  雖已過了晌午,但天氣還有些熱。

  奚寧在外面奔波了半天,只想吃點爽口的。

  她挽起袖子揉了個面團,放在溫暖的地方醒上兩刻鐘。

  期間她泡了一壺茶給裴昭送去。

  小院收拾的很干凈,奚寧讓蘇嬤嬤在院里放了張石桌,她在周圍種了葡萄,現在已經發出芽來,等明年就能搭起葡萄架了。

  “三爺,您先喝點菊花茶,飯食要晚一會兒。”

  這菊花是她從藥鋪買的,十文錢一兩,清熱去火,加點冰糖甜滋滋的,奚寧很喜歡。

  “麻煩了。”

  裴昭坐在石凳上,心中有些煩悶。

  他剛才真是鬼迷心竅才答應奚寧的話,這個女人本就擾亂他的心思,自己不但不遠著,還偏偏湊上來,簡直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奚寧點點頭,轉身回了廚房。

  面團已經醒發好,奚寧將醒好的面放入一盆冷水中,像洗衣服一樣揉洗,中間換了三遍水,搓到面團的大小幾乎不變,出來的面筋呈黃色才算完成。

  面筋發酵兩刻鐘后再上鍋蒸一刻鐘,將蒸好的面筋切成小塊,放到一旁晾涼,接下來就是做涼皮。

  洗出來的面筋沉淀后倒去清水,取一個大盤子刷油,倒入適量面漿搖勻,再放入熱水上蒸片刻,涼水冷卻后就變成透明的涼皮。

  奚寧重復這樣的步驟做了十幾張,等她忙好,蘇嬤嬤跟忍冬也回來了。

  “三爺,姑娘。”

  兩人沒想到裴昭也在,以前三爺幾個月不來一次,這些日子倒是來得勤快,難道三爺終于知道她們姑娘的好了?

  兩人激動的不行,仿佛已經看到她們姑娘進國公府了。

  奚寧配菜料汁也已經準備好,她不知道裴昭吃不吃辣,調料汁時就放了兩勺茱萸油,不過只兩勺就已經香得不行了。

  “吃飯吧。”

  蘇嬤嬤和忍冬幫她把飯食端進屋里,這會兒天還亮著,屋里也不用點燈。

  涼皮晶瑩透亮,薄如蟬翼,加入胡蘿卜絲、炸好的花生米,再澆上調好的料汁,香得讓人流口水。

  主食是剩下的菜團,奚寧也沒因為裴昭的身份特地給他做飯,菜團子熱一熱就端上桌。

  不過裴昭沒吃過,就算剩菜也比京城的大廚做得好。

  菜團清脆解膩,涼皮爽滑開胃,兩者搭配起來讓人食欲大開。

  裴昭也是第一次吃辣,新奇的味道讓他眼前一亮,但吃完又覺得這辣味少了點什么,若是更辣一點恐怕會更好吃。

  不過現在也已經很好吃了,他該滿足才是。

  裴昭胃口不小,光涼皮他就吃了三碗,更別說那半鍋菜團子,他們主仆二人吃了奚寧三人兩天的飯量。

  等用完飯,饒是裴昭也有些臉熱。

  自己確實吃得有點多了。

  “很美味。”

  “三爺喜歡就好。”

  奚寧壓著抽搐的嘴角,若這次裴昭還說尚可,那下次自己絕對不留他吃飯了,還好他識時務。

  喝了點消食的茶水,裴昭就帶著長林離開,等人走了收拾東西時,奚寧才在桌上發現他留下的五十兩銀票。

  原來長林已經從蘇嬤嬤那里打聽到奚寧出城的原因,知道她要買莊子,裴昭并沒有阻攔。

  奚寧無依無靠又是女子,合該有些資產傍身,只是他心中有些煩悶。

  這個女人知不知道她一個弱女子貿然出城有多危險,若那莊子上都是惡人,她就是羊入虎口。

  裴昭念在涼皮美味的份上沒有說她,但離開后就吩咐長林派兩個人暗中保護她。

  他這樣上心自然不是因為自己喜歡她,而是奚寧聽話有用,做飯還好吃,作為她名義上的男人,他自然有義務保護她。

  裴昭心中暗暗念道,仿佛是在說服自己。

  奚寧看到那五十兩銀票倒沒亂想,裴昭人雖然冷淡了點,但出手大方,一頓涼皮就換回來五十兩銀子,若是其他的菜,自己還不賺發了。

  奚寧已經盼著裴昭下次來了。

  四月一過,京城是徹底熱了起來,奚家的云吞面是熱食,多多少少也受了影響。

  這兩個月,蘇嬤嬤二人總共賺了有小五兩銀子,若沒有裴昭給的那五百五十兩,奚寧還會覺得挺多,但現在一比,實在是不值一提。

  小吃攤生意再好,賺的也有限,想要賺大錢,還是得開店。

  莊子她已經買下,王嬸幫她壓了價,總共花了四百九十六兩銀子,又抽了四兩給王嬸當辛苦費,正好把那五百兩花完。

  奚寧現在手里還剩下五十五兩。

  城北的房價不高,但地段好的也得上百兩,奚寧這點錢遠遠不夠。

  不過她也沒非得買,有合適的租著也行。

  這事還是交給王嬸去辦,除了租鋪子外,奚寧也想再招幾個人。

  蘇嬤嬤和忍冬兩人負責小吃攤還行,但開店她們是忙不過來的。

  天氣一熱她想賣的吃食也多,靠她自己做恐怕要累死,奚寧雖不介意自己的食譜被學走,但她現在無權無勢,在發跡前還是要將發家致富的方子握在手里。

  幫工的人可以按月給工錢,但跟她學做飯的人必須簽死契。

  為了保險,奚寧還是讓王嬸給她去挑人。

  進了五月,王嬸那邊已經有消息了。

  鋪子有三間,奚寧親自查看后定了城北中街那家。

  二進的鋪子,里面桌子條凳都是現成的,這鋪子本來就是做吃食生意,只是老板手藝一般,開了兩年都是虧損,這才想著讓出去。

  奚寧對位置布局很滿意,稍稍裝修就能用,而且價格也公道,一個月二兩租金,對她現在來說很寬裕,等賺了錢再將鋪子盤下來也可。

  付清銀子簽好合同后,奚寧就開始挑人。

  做飯的要兩個,上菜洗刷也得兩個,前臺收銀交給蘇嬤嬤,忍冬以后就跟著她跑跑腿,所以她得再招四個人。

  上菜洗刷的兩人是梧桐街的熟人,一個是街頭的陳娘子,三十多歲的年紀,性子沉默寡言,她男人腿有點跛不能干重活,一家全靠她出力。

  王嬸介紹她也是出于私心,這陳娘子在梧桐街是出了名的勤勞肯干,而且她男人也是個好的,不能干重活就在家做點木工,兩口子為人和善,很得鄰居們喜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