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8章 想挖墻角
  奚寧態度堅定,蘇嬤嬤兩人生怕她真的將她們送走,連忙求饒。

  “姑娘,老奴知錯了,以后定不再多嘴,您莫要將我們送走。”

  “是啊姑娘,我要再亂說,您就罰我一天...不,三天不許吃飯!”

  忍冬平時最愛吃了,這處罰于她比十八大酷刑還嚴重,她能說出三天不吃飯顯然是真的害怕了。

  “嗯,只許這一次,你們兩個都是我的人,我希望以后也只聽我的話。”

  她不是裴昭的附庸,不想自己的仆人心心念念只想著讓她討好裴昭,她要的是帶著兩人在這朝代立足。

  奚寧依然沉著臉,蘇嬤嬤兩人連連點頭,“姑娘您放心,這次我們肯定記得了!”

  “好,去吃飯吧。”

  ......

  晚飯裴昭沒舍得將青團吃掉,長林還以為自家主子嫌棄青團冷了要扔掉,眼巴巴守在旁邊等待撿漏,哪想到裴昭十分珍惜的交給廚娘。

  “明早熱一下,我帶去東宮。”

  他在東宮當值,那邊管一頓午膳,早膳裴昭還是習慣在家吃。

  廚娘第一次見青團,這圓滾滾糯唧唧的點心,看上去就十分美味。

  她想問是用什么做的,然而看到裴昭冷冽的臉色,她還是閉上了嘴。

  算了,三爺走遍大江南北,肯定見多識廣,這點心估計是哪個大廚做的,不然他們三爺也不會這樣珍惜。

  等著嘗嘗味道的長林希望落空,以前三爺哪里會這樣,山珍海味都不看在眼里的人,現在幾塊點心都當成寶貝了。

  哎,看來那位奚姑娘是真的厲害。

  都說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現在他們爺的胃被抓住了,那心還會遠了?

  說不定這位奚姑娘日后會成為他的主子呢。

  裴昭和奚寧的約定長林也聽到了,只是他總覺得事情不會那么簡單,他們爺喜歡的東西可不會輕易放手。

  而那位奚姑娘,儼然就是特別的存在。

  次日天剛蒙蒙亮,國公府三房就已經亮了燈。

  裴昭洗漱完換上衣服,長林就將熱好的青團遞了過來。

  這青團雖然熱過一次,可味道依然鮮美,在尚且清冷的春日早晨,帶來一股香甜的暖意。

  裴昭提著竹籃撩袍上馬,春日熹光漸亮,京城街道上已經有不少商販開始擺攤,叫賣聲不絕入耳,這大抵就是人間煙火氣。

  馬蹄聲噠噠落在青石板磚上,裴昭身側的竹籃輕輕搖晃著,青團尚還溫熱,透過竹籃傳進他的皮膚,裴昭的心情都變好了。

  東宮已經到了不少人,見到裴昭進來,一個面容精致,舉止跳脫的小郎君沖他招手。

  “三哥!這里!”

  裴昭擰眉,一副不想看到他的嫌棄模樣,惹得小郎君捂著胸口心碎。

  “三哥,我可是特地讓家里的廚子給你做了早膳,是我家廚子最擅長的肉餅,你竟然還嫌棄我!”

  這小郎君生得極好,蹙起眉頭直惹人心憐,然而裴三郎是個冷酷無情的,再說他都習慣了這人的耍寶,根本不會信他的話。

  他指尖抵著小郎君的肩膀將人推開,小心翼翼把竹籃放在桌上。

  “不用,我自己帶了。”

  “嗯?你竟然也帶了早膳。”小郎君也就是沈寄歪頭看過來。

  他雖小裴昭兩歲,但性子跳脫,別人都怕裴三郎的冷臉,就他鍥而不舍貼上來,終于靠厚臉皮在裴昭身邊占了一席之地。

  他嘴饞,當值手邊也少不了零嘴,早膳點心都是從家里帶,可裴昭還是第一次帶吃食。

  沈寄好奇他帶了什么,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竹籃。

  裴昭早上還未吃東西,這會兒腹中空空早就餓了,他打開竹籃的蓋子,將里面的青團拿出來。

  白玉盤里裝著五個圓鼓鼓的青團,看著就很有食欲。

  青團早上熱過,這會兒尚有余溫,入口正好。

  沈寄還是第一次見這樣新鮮的吃食,那股甜滋滋的味道讓他口水都忍不住流出來。

  “三哥,這是什么味的,你給我嘗嘗,我拿肉餅給你換!”

  說著就要把自己的肉餅塞給裴昭,裴昭側身躲過,不露痕跡的護住眼前的盤子。

  “不必,你自己吃。”

  “那你給我嘗嘗這個青色的團子。”

  沈寄也是家中老幺,跟裴昭不一樣,他最會撒潑打滾,一般人根本纏不過他,饒是裴昭也被他磨得頭疼。

  “只許吃一個。”

  “行,那我要最大的!”

  見裴昭終于忍痛割愛,沈寄臉一下子就轉晴了,怕裴昭反悔他飛快從盤子里拿了一個,匆匆放進嘴里。

  “唔!好甜好糯!”

  他吃到的正好是豆沙餡兒的,艾草汁混合糯米做的面皮包裹著香甜軟糯的豆沙,尤其剛剛熱過的豆沙甜軟的仿佛要化掉,吃在口中都要流汁。

  沈寄最喜歡甜食,這豆沙餡兒的青團一點不膩,正好合了他的胃口。

  他兩口吃完,舌尖還是那股子甜蜜,根本沒有吃夠。

  沈寄舔舔嘴唇,搓著手一副諂媚的模樣看向裴昭。

  “三哥,再給我一個唄,一半也行,剛才我都沒嘗出味道。”

  裴昭黑著臉,將盤子護在胸前,任沈寄再糾纏他都不松口。

  “小氣!我的肉餅都給你了,你有五個都只分我一個!”

  沈寄心里委屈,他和裴昭關系那么好,竟然連個點心都不愿意分給他,他心都要碎了。

  然而裴昭對他的耍寶不管不顧,兀自享受著美食。

  鮮肉味美,肉松咸鮮開胃,沈寄不爭氣的吞了吞口水,那些指責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三哥那你跟我說這點心是哪買的,我讓家里的小廝去買總行了吧?”

  “不是買的。”

  別人可做不出來這樣好吃的食物。

  “不是買的?難道是裴家的廚子?”

  裴昭沒搭話,沈寄覺得自己猜對了。

  他手托著腮,指尖在下巴處摩挲,圓潤清澈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裴家廚子什么時候這樣厲害了,不行,他得找個機會將人挖過來,日后不就能天天吃到這樣好吃的點心了。

  還不知道自己要被挖墻角的裴昭咽下最后一口,他心里也在遺憾,這樣好的美食也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吃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