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7章 外室勾魂
  車子又行了大半個時辰在國公府門口停下。

  “三爺,到了。”

  “嗯。”

  裴昭從車上下來,手上正提著奚寧給的竹籃。

  長林還惦記著里面的青團,殷勤的走上去。

  “三爺,我幫您拿吧。”

  “不用。”裴昭側身躲過他的手,提著竹籃往府中走。

  長林什么心思,他這個做主子的一清二楚。

  若別的就算了,這青團自己可還沒吃過呢。

  裴昭回來先要去跟安陽郡主請安,他也沒讓人把竹籃送回去,直接提著去了主院。

  安陽郡主已年逾半百,裴昭上面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大哥裴荀比他大了一輪,作為家中老幺他也是安陽郡主膝下最受寵的。

  “老三回來了,快過來讓娘看看瘦了沒有?”

  安陽郡主坐在榻上,見人進來她臉上露出慈愛的笑。

  “娘。”

  裴昭上前,在她旁邊坐下,手上的竹籃也順勢放在了身側。

  安陽郡主瞥了眼,眸底劃過一抹幽光,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她拉著裴昭的手,嘴里關切道,“瘦了也黑了,這一趟恐怕沒少受罪,待會兒我讓劉嬤嬤給你送點湯水過去,你好好補補。”

  “好。”

  安陽郡主已經習慣了自家幺兒的寡言,拉著他又說了這一路的見聞,等她口說干才不舍的讓裴昭離開。

  等人出了二院門,安陽郡主臉上的笑才消失不見。

  她喝了口茶,重重將杯子拍在桌上。

  “這個孽障!回京不先回府,竟跑去梧桐街見那外室,我原以為他只是圖一時新鮮,沒想到心里還惦記著了!”

  裴昭出行國公府自然是有人盯著的,倒不是窺探他的行蹤,主要是擔心他的安危,當知道裴昭去見了奚寧,安陽郡主可是發了不小的火。

  三個兒子她最驕傲的就是這個幺兒,年紀輕輕中了探花入東宮當值不說,生得更是潘安之姿,京中哪個貴女娶不得,可他偏偏自甘墮落從江南帶回來一個外室。

  劉嬤嬤站在她身后,替她揉著心口,“郡主,要不老奴找人將那外室打發了?”

  一個玩意而已,三爺還能怪罪郡主不成?

  然而緩過氣來的安陽郡主卻搖了搖頭,“不必!她還不配讓我們母子二人產生嫌隙,我知道老三的性子,他生性淡薄,鮮少有能上心的人,這女人不過是個外室,早晚有膩的時候,等到那天老三親自會將人打發掉,我自等著即可。”

  “是,還是您英明,是老奴多嘴了。”

  劉嬤嬤低眉順眼,語氣中盡是恭維,安陽郡主抬頭睨了她一眼,笑罵,“你這老貨,最會裝模作樣,罷了,去給老三送完雞湯,他那么挑,怕是在梧桐街沒吃什么東西,讓廚房做清淡點,給他養養胃。”

  “哎。”

  竹籃不大,奚寧將它裝滿也不過裝了十個青團。

  不過她做的種類多,有鮮肉餡兒的、豆沙餡兒的還有肉松餡兒的,她也不知道裴昭的口味,就一樣裝了幾個。

  裴昭拿了一個肉松餡兒的,他還是第一次吃肉松,咸鮮松軟,入口即化,表皮的艾草汁又很好中和了肉松的膩,口感讓他眼前一亮。

  青團不過嬰兒拳頭大小,裴昭兩口就吃完了。

  他一連吃了三個,每種口味都嘗了一遍,鮮肉多汁、肉松咸鮮、豆沙軟糯,每一個都好吃的讓他揚起眉毛。

  “唔...”

  這外室別的不談,就這手藝還真想讓人收入囊中。

  裴昭又吃了兩個才停下,看著竹籃中僅剩的五個青團,他微微蹙眉,心中有些怨念。

  自己都大方給了五百兩銀子,那女人就給他裝十個青團,真是小氣!

  小氣鬼奚寧此時正在接受蘇嬤嬤的審問,忍冬被蘇嬤嬤點醒,這會兒也一臉擔憂的看著她。

  “姑娘,三爺可怪您做生意了?既然他給了五百兩,要不咱們就把生意停了吧,這生意雖好,但您每天忙活也太累了。”

  蘇嬤嬤還是覺得做生意不是長久之計,自家姑娘以后是要進國公府的,即使做妾,那些貴人也不想家里的小妾沾染一身銅臭氣。

  “是啊姑娘,您還是要好好籠絡三爺,日后才能被接進府中。”

  蘇嬤嬤兩人來回勸她,奚寧坐在自己的軟塌上,一手捏著青團,一手喝著茶水,左耳進右耳出,全不當一回事。

  唔,肉松有點硬了,下次錘的時間要久一點,豆沙倒是很綿密甜軟,可以配茉莉花茶解膩,不過這里還沒有賣花茶的,要不她種點花拿去賣,正好她的手環中有不少的花種子。

  見奚寧兀自出神,蘇嬤嬤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姑娘,您怎么就不為以后想想,現在三爺還未娶妻,您就是他房里唯一的女人,此時不把人籠絡了,等他娶了正室,國公府哪還會有您的地方。”

  以前姑娘天天傷春悲秋想見三爺時她擔憂,現在姑娘不想三爺了,蘇嬤嬤更擔憂了。

  這女人若不受男人寵愛,后半生的日子得多苦啊,就算不為別的,生個一兒半女傍身也好,但她家姑娘像是沒有半點心思。

  怎么生了場病,就變了這么多。

  蘇嬤嬤愁的頭發都要白了。

  奚寧吃完最后一口,用帕子擦干凈手,見蘇嬤嬤兩條眉毛皺成毛毛蟲,她上前捏了捏她的肩膀,口中寬慰道。

  “放心吧嬤嬤,我可以養活自己,而且男人哪有銀子靠譜,與其仰他鼻息,還不如我們自己立起來,等有了錢,什么樣的日子過不得,何必去府中伏小做低受苦。”

  “姑娘您這是說的什么話,去府里怎么會是受苦,您進府是當主子的,三爺也會給您名分,從比在外面名不正言不順的好!”

  什么名分?姨娘?小三?

  奚寧根本看不上!

  她要的是廣闊的天地,是讓她的能力得到最大的施展,她手環里的種子可以改變這個朝代,為何要去府中給男人當小妾,跟一群女人爭風吃醋?

  奚寧跟蘇嬤嬤無法說通,遂冷了臉。

  “這話以后不必再說,三爺已經允了將賣身契還我,早晚我會是自由身,生意我也會接著做,你們若是不愿可以自行離去,三爺那里我去說。”

  “姑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