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章 香椿煎蛋、青團
  取春天最嫩的香椿芽,焯水后切碎,取一個青瓷碗,里面打入幾顆雞蛋,將切碎的香椿放進去,再加入少許鹽攪拌均勻。

  鍋熱燒油倒入香椿雞蛋液,中小火煎至兩面金黃,雞蛋包裹著淡淡的葉香,一下子就竄入鼻尖。

  “真香!”

  裴昭兩人雖站在院子里,可外院就這么大地方,香味早就彌漫開來。

  長林還沒吃飯,聞到廚房的香味狠狠吸了下鼻子,也不知道奚姑娘是怎么做的,這味道可真香。

  裴昭雖沒說話,可喉結卻情不自禁的滾動。

  明明剛剛吃了碗云吞面,他竟又餓了。

  “三爺你們嘗嘗,看合不合口味。”

  奚寧將攤好的香椿蛋餅切成均等的小塊,裝在盤子里端給裴昭,白色的圓盤映襯著金黃翠綠的香椿蛋餅,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這香椿喜歡的會很喜歡,不喜歡的一口也吃不了,奚寧不知裴昭主仆是哪一種。

  “多謝。”

  裴昭接過來,他確實嘴刁,這世間鮮少有食物能得他的喜歡,不過吃過奚寧的云吞面,裴昭對這香椿煎蛋有些期待。

  蛋餅外面被煎的金黃,咬一口盡是酥香,香椿那股特殊的氣味被雞蛋很好的中和,只留下嫩、鮮、香。

  “好吃!”

  長林得了主子的允許分走半盤,只一口他就被香椿煎蛋的味道征服。

  “奚姑娘,沒想到您手藝這么好,裴家的廚子都比不上您!”

  他嘴里吃得鼓鼓囊囊,大拇指朝奚寧比了個贊。

  奚寧朝他笑了笑,轉眸看向裴昭,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裴昭自然是喜歡的,只不過他習慣了喜形不于色,即使心里在喜歡,表面也維持著淡定。

  見奚寧望向他,裴昭將口中的食物咽下,然后輕啟薄唇,說了兩個字。

  “尚可。”

  “噗!咳咳!”

  若長林沒見過自家主子吃云吞面的模樣,他說尚可自己就信了,可裴昭嘴那么叼的人連面湯都喝得干干凈凈,可見他有多喜歡奚寧的手藝。

  現在見到人,他倒是拿喬起來了。

  長林咳個不停,裴昭和奚寧都朝他看過來,尤其裴昭的眼神帶著威壓,差點讓長林喘不過氣來。

  “咳咳!小的不小心嗆住了,不是故意打斷主子的話......”

  “我去給你倒水。”

  見他咳得這么厲害,奚寧也沒心思關注裴昭了,轉身進了廚房。

  等人離開,裴昭瞪了眼鵪鶉狀的長林,“回去領罰。”

  “三爺......”長林哭了。

  “姑娘今兒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真香!”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小丫鬟的聲音,蘇嬤嬤和忍冬賣完云吞面回來了。

  “咦?怎么有輛馬車堵在這,難道是三爺來了?”

  她們家姑娘沒有親人朋友,能坐得起馬車的也就三爺,忍冬日日盼著三爺來,現在終于盼到,包子臉都笑開了花。

  可比起她的興奮,蘇嬤嬤臉色直接白了。

  “嬤嬤?”

  忍冬見狀臉上的笑都壓了下來,“嬤嬤,三爺來了,您不高興嗎?”

  若是往常,蘇嬤嬤肯定高興,只是她們現在瞞著裴昭做生意,萬一裴昭動怒嫌棄主子,蘇嬤嬤想想腿就要軟了。

  “快,快進去!”

  蘇嬤嬤兩人慌亂推門進來,一眼就看到院中的男人,那不是裴昭是誰。

  “三爺!”

  院子里只有裴昭主仆不見奚寧,蘇嬤嬤心里火燒火燎的,就怕自家姑娘惹怒了他被罰。

  蘇嬤嬤又不敢問,只能干著急,幸好此時奚寧從廚房里出來。

  “嬤嬤和忍冬回來啦,快把攤子放下歇歇,灶臺上有熱水,你們兩人自己去拿。”

  她笑意盈盈,看不出受罰的跡象,蘇嬤嬤知道她沒事這才松了口氣。

  “哎,老奴這就去。”

  三人的交流都看在裴昭眼中,半年前他離開時,奚寧還對這兩個仆人愛答不理,不過半年時間她們就相處這么愉快,是奚寧變了還是他從未看清過這個女人?

  裴昭斂了斂眸,將疑慮壓在眼底。

  只要這個女人安分守己,做好她分內的事,她是什么樣的人對他來說并不影響。

  “這是五百兩銀子,你且拿起花,之后若是有事都可以去國公府找長林。”

  裴昭掏出幾張銀票遞給她。

  他還是介意奚寧不去求助他,寧愿自己擺攤。

  她是自己的女人,若他裴三郎連個女人都養不起,才要被京城的人笑掉大牙。

  奚寧這次沒有推拒,她和裴昭如今是各取所需合作共贏的關系,自己幫他辦事,拿點報酬也是應該的。

  “多謝三爺。”

  “嗯。”

  看她接下銀票,裴昭的臉色緩和下來。

  “時辰不早了,我們還要趕路,你若有事就讓人給國公府送信。”

  他又叮囑了一遍,奚寧笑著點頭,“我知道的,三爺放心吧。”

  真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事,她肯定不會硬抗,而且自己做吃食生意,少不了哪天遇到鬧事的,國公府確實是個好的靠山。

  裴昭頷首,沒再說什么,帶著長林轉身離開。

  奚寧想到了什么,突然將人叫住,跑進廚房提了個竹筐回來。

  “這是我做的青團,三爺帶在路上吃吧。”

  裴昭給了她五百兩銀子,自己也不好讓他空手走,正好早上做了一鍋青團,分給他幾個嘗鮮。

  “好。”

  修長的指骨接過,這竹筐不大,他伸手時奚寧的指尖從他掌心劃過。

  女人的手和她的人一樣軟,指腹溫熱落在他掌心像是著了火。

  裴昭指骨倏地攥緊,正好將那抹溫熱握在手心。

  女人還是那副嬌媚模樣,眼神清澈,顯然沒將剛才的插曲放在心上。

  裴昭眼底暗了暗,心里無端涌起一抹惱意,連道別的話都沒說,轉身就出門上了馬車。

  長林摸不著頭腦,明明剛才主子還很開心,怎么突然間就動怒了呢。

  難道是這青團他不喜歡?

  那可是好事了。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要過來。

  想到香椿煎蛋的滋味,長林又開始饞這青團了,連自家主子略顯急促的腳步都沒注意。

  “趕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