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98 父母心思
    宋勵衍轉頭看一眼陸向皖,陸向皖起初還有些沒意識到,見宋勵衍看著自己這才想起來他們口中的小姨就是吳美琳。

    因為不知道,所以楊美玉并沒有注意到陸向皖這會兒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是有些奇怪的,見宋勵衍不說話,以為他不知道,“沒有嗎?”

    宋勵衍將目光從陸向皖的臉上轉開看著母親說道,“媽今天約了小姨嗎?”

    “聽說她前段時間身體不太好,想著今天去看看她,昨天就跟她約了中午一起吃飯,原本想早點過來去商場里給她買點東西帶過去,沒有想到東西還沒有買自己倒是出了這樣的小意外。”楊美玉看看自己的手,這個時候還真的是頗有些無奈。

    陸向皖沒有說話,臉色微微有了變化,最近她最聽不得的就是吳安琪和吳美琳。

    “我這邊應該能找到小姨的電話,等下我給小姨打個電話說一聲。”宋勵衍這樣說,卻并沒有立馬拿手機給吳美琳打電話的意思。

    楊美玉沒有多想,更是沒有在意,轉過頭同陸向皖說道,“最近是不是瘦了。我怎么看著臉都有些尖了?”

    聞言,陸向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搖頭說道,“沒有吧,最近好像還胖了許多呢。”胖了這倒是真的,跟宋勵衍在一起之后,三餐基本都很穩定,雖然沒有上秤稱過,但是她感覺的出來,自己這段時間確定是胖了點。

    聽陸向皖這樣說,楊美玉輕輕的嘆了口氣,看眼陸向皖再看眼宋勵衍,然后這才說道,“你們呀整天忙這忙哪忙工作的,這一個月都沒有見回去看過我們幾次,還真的是胖了還是瘦了我都不知道了。”

    見母親埋怨自己沒有回去,宋勵衍卻是心中對此有所愧疚,轉開眼睛朝別的地方看過去,小聲說道,“確實是挺忙的。”

    他這不說話還好,這一說話,楊美玉心里這氣就不打一處來,瞪他一眼,那表情嚴肅的說道,“那到底是工作重要還是父母重要,你就要工作不要我跟你爸了啊!”

    見楊美玉動怒,一旁的陸向皖忙說道,“媽,勵衍他不是這意思。”

    “我還能不知道他啊,他呀就是工作起來不管不顧的,最長有一次半年都不見回來。”說起兒子因為工作沒有回家的事情,楊美玉這心里就由諸多的不滿,看著宋勵衍數落說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出了國或者是在多遠的地方呢,誰能想他就跟我在一個地方,我愣是大半年都沒見著他。”這樣說著話,楊美玉忍不住伸手去戳了一下他。

    聽楊美玉這樣說,陸向皖也不禁大感覺意外,原本以為宋勵衍頂多是十天半個月沒有回去一趟,卻怎么都沒有想到他居然能夠大半年都不回去一次。

    見陸向皖一臉意外和吃驚的樣子,楊美玉倒是笑了,拉過陸向皖的手看著她說道,“小皖,你是不是被我給嚇到了?”

    陸向皖搖頭,臉上的笑容略有些尷尬,她是真的意外,真的沒有想到,轉過頭去看宋勵衍,那表情都像是在詢問他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勵衍自知理虧,聳聳肩膀有些無奈,如果當時知道這件事情會這樣被母親不管過了多久都拿出來說拿出來數落的話他當初絕對不會那么久不回去,不過這世界上顯然是沒有后悔藥的,即使再不想,再后悔,已經發生的事情也始終都沒有辦法去改變。

    不過究其原因當初他自己為什么那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去?現在回想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不記得當初究竟是為了什么而忙了大半年。

    “他呀忙起來就什么都不管都不顧的。”楊美玉看著自己的兒子有些無奈的說道,“或許你們現在還不懂,我想這得等你們以后做了父母了之后才能夠體會,我們想你們多抽空回去看看我們,倒不是說想你們幫忙家里做點什么,也不是說我們年紀大了心理有多么希望兒女能夠來多看看我們,我們更多在意的是你們這段時間在外面過得好不好,是胖了還是瘦了,有沒有生病,有沒有遇到什么不順心不開心的事情,有沒有人聽你們抱怨生活中遇到的困難,有沒有人在你們需要關心的時候送上一絲的溫暖和擁抱。”

    其實說真的,這些道理也是她做了母親之后才慢慢的懂得和理解的,父母永遠都不會要求兒女為自己付出什么付出多少,他們更在意的是兒女他們生活的好不好,更在意的是自己能夠給兒女多少他們想要的和需要的。

    所以她希望他們能夠多回去大院看她跟他們的父親,只是想知道這段時間他們過得好不好,到底是胖了還是瘦了,是順心的事情多還是煩惱的事情多。

    陸向皖看著她,不禁想起自己的父母,當初在顧淮南離開的那三年多時間,她總算習慣也喜歡自己一個人待著,安安靜靜的待著一個角落,翻看那些顧淮南留給她的回憶和美好,當時最不愿意見的是父母,因為她太過清楚每次見面他們最不能避免要講得話題會是什么,太過清楚他們最不愿意看到她的樣子會是什么,然而恰恰就是這些他們想要談得話題和不愿意看到的她的樣子就是她最想要的一切,所以能夠不去見他們能夠避開跟他們見面的機會她一定會竭盡全力去避開,但是她卻從來沒有站在他們的立場和角度上考慮過他們為什么想要見她,為什么想要跟她說那些她可能不愿意聽到和不開心聽到的話。

    他們僅僅只是不想自己的女兒不開心,他們僅僅只是想自己的女兒過得好而已。

    這樣想著,陸向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女兒,才知道自己這幾年為人女兒做得有多么的糟糕,甚至比起宋勵衍以為忙工作半年沒回家來說她的這種不愿意見不愿意聽或許更加的傷人,更加的傷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