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96 婆婆來電
    宋勵衍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酒店了,陸向皖則因為今天沒有課的關系也跟著宋勵衍一起來了公司。然而兩人朝電梯走過去電梯的時候正好遇到匆匆趕來的利特助。

    力特助似乎沒有些著急趕時間,幾乎是跑著從他們身邊經過的。

    ”那不是利特助嗎?“陸向皖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宋勵衍。

    ”景恒。“宋勵衍開口叫到。

    聞言,前面的利景恒停住腳步轉頭,這才看見后面的宋勵衍和陸向皖。

    他那表情似乎是有些意外,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再看著宋勵衍疑惑的說道,”是我的表壞了嗎?“

    陸向皖不抬明白他這話的意思,聽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宋勵衍倒是立即就聽出了他話里面的疑問,簡單的解釋說道,”你的表沒有壞,是我今天來晚了。“

    雖然宋勵衍青口承認說確實是他今天來晚了,利景恒還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再次看了眼手表有些感嘆的說道,”這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們的宋總居然也會遲到,尤其是今天早上還有一個重要的例會。“

    他今天是因為車在半路上拋錨才會弄到現在,只是讓他意外的是宋勵衍居然也遲到了,更重要的是他居然還是一副淡然無謂的表情。

    ”列會的話我已經通知讓秘書推遲一個小時安排在九點半了。“宋勵衍牽著陸向皖的手朝他走過去,邊說著話便抬手看了看表,再看著利景恒說道,”不過利特助你好像確實是遲到了。“

    聽他說已經把會議推遲利景恒這才松了口氣,同他并排走著邊替自己解釋說道,”我是事出有因,車子半路拋錨,我也不想的。“

    宋勵衍沒好氣的看他一眼,不過那眼神銳利依舊,相比起他看陸向皖的眼神,那簡直是天差地別。

    利景恒顯然是早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的眼神,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是隔著宋勵衍同陸向皖說道,”嫂子,你今天沒課吧。“

    陸向皖溫婉的笑笑,點頭說道,”嗯,今天沒有。“

    聞言,利景恒看著他們打趣的說道,”哈哈,你們現在越來越有新婚燕爾的樣子了。“

    新婚燕爾這個詞讓陸向皖不禁有些臉紅,不過臉紅的同時心里又有小小的開心和滿足,她喜歡用這樣的詞了形容她跟宋勵衍的關系。

    見她臉紅,宋勵衍知道她臉皮薄,最怕別人開她這種玩笑,瞪一眼利景恒,抬手又看一眼時間,說道,”如果我上去之前你還沒有到位的話就視作遲到,扣除這個月的工資及獎金!“

    宋勵衍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完全不像在開玩笑,利景恒跟了他這么多年,他的行為處事還是了解的,知道他必定是說得出做得到得,什么話都不說,拔腿直接就跑,甚至在宋勵衍和陸向皖之前直接就進了宋勵衍的那家專用電梯,沒有等他們過來,趕忙就按了關閉,將宋勵衍和陸向皖兩個人擋在了電梯外面。

    ”這家伙越來越沒有規矩了。“宋勵衍雖然這樣說,不過臉上并沒有什么怒氣。

      ”遲到一點就要扣一個月的工資和獎金,會不會太狠了點?“陸向皖替利特助求情,其實她一直覺得利景恒這個人還不錯,不管是他為宋勵衍跟她說過那些話,還是為了張曉陽特地來找她求情想讓她幫忙的時期,在她看來她都覺得他算得上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他才不差錢。“這些年他一直跟著自己,工資獎金加上年底的分紅,利景恒這小子手上絕對不差錢。

    ”人家有錢是人家的事情嘛,制度歸制度,只是遲到,這樣扣得也太多了啦。“如果換做是她被這樣扣罰,估計是一年至少有半年以上的工資是拿不回來的。

    其實原本就只是想用那話治治利景恒而已,讓那家伙口無遮攔隨口亂說,不過這會兒她給他求情,他也就沒在堅持,看著她說道,”好,你說什么就什么,你說不罰就不罰,我全都聽你的。“

    陸向皖好笑的看他一眼,心里因為他這么在意她的看法而美滋滋的,不過嘴上還是有些故意的說道,”我才沒有要你都聽我的,我只是講事實擺道理而已。“

    宋勵衍幾乎是想都沒想的直接回答說道,”對我來說你說的都是事實都是道理。“

    陸向皖都覺得自己是不是被騙了,這家伙說自己對感情方面沒有太多的經驗,可這會兒說起情話來一套一套的。

    陸向皖以為他的話而有些紅了臉,微微嘟囔著嘴說道,”我不理你了。“說完就要往另一邊走去。

    宋勵衍笑著將她的手連忙抓住,笑說道,”好了好了,不說你了,看把你給羞得。“

    ”討厭你啦。“陸向皖嘟囔著嘴,卻并沒有掙脫開他抓住自己的手,當然,臉上那帶著的淡淡的笑容也出賣了她,哪里是生氣,看她的樣子,那分明是喜悅高興的。

    可能戀愛真的是會讓人變得盲目,明明以前不會也不愿意做的一些事情這會兒沖動下就全都做了,所以等宋勵衍有事情去開會后,陸向皖一個人坐在他辦公室里面翻雜志的時候陸向皖就有些后悔自己今天不應該跟過來了,不然也不至于這會兒在這里這么無聊。

    正當陸向皖想著能找點什么東西打發時間的時候宋勵衍留在辦公桌上得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陸向皖轉過去看了一眼,有些猶豫要不要接。

    電話響了很久,擔心打電話的人或許是真的有什么急事要找宋勵衍,陸向皖最終還是過去拿過手機將電話接起。

    還沒有等陸向皖開口,電話那邊的人搶先說道,“阿衍,你忙什么呢,這么久都不接電話。”

    電話那邊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應該有四五十歲,而且那聲音在陸向皖聽過來很是熟悉,卻想不太起來是誰或是在哪里聽過。

    伸手將手機拿開,來電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并沒有儲存。

    “那個……宋勵衍他現在不在,您找——”

    陸向皖的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邊人直接打斷她的話,“是向皖嗎,我是媽媽呀。”

    陸向皖一驚,完全沒有想到打電話來得居然是自己的婆婆,重點是她還沒有聽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