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89 內心獨白
    “爸,我們走,我到花園那邊說悄悄話去,不讓他們知道。”陸向皖看著父親一臉俏皮的樣子。

    陸振廷怎么會不知道她想找自己說什么,而自己今天晚上之所以吃了飯沒有回書房辦公也是有話想要對她說,但是那些話又不能在秦素芬面前講,所以從剛才開始,一直在等她來找自己。

    看著女兒的眼睛,站起身來,笑著拍了拍陸向皖的手,說道,“好,那么去說悄悄話。”

    “你們父女兩快去,沒有人想聽。”秦素芬故意轟他們走,看著宋勵衍說道,“你們不在,我可以跟阿衍講更多你小時候的事情。”

    陸向皖俏皮的皺了皺鼻子,挽著父親的手朝花園那邊過去。

    看著他們父女兩這樣挽著朝花園過去,秦素芬收回目光看著宋勵衍說道,“他們父女倆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親密了。”

    宋勵衍也收回目光,看著秦素芬笑笑。

    “小皖像他爸爸,倆個人脾氣都一樣倔強,因為顧淮南的事情,小皖這三年多沒少讓我跟他爸爸擔心,而他爸爸這人不懂得怎么關心,明明心里緊張擔心她,卻總是找不到好的方法來開解她,看著她一天一天為顧淮南變得越來越不像原來的她自己,他爸爸沒少費心思,但是方法什么的總是太過于簡單粗暴,每次都是適得其反,父女兩個人這三年多來關系也就越來越差,已經很久沒有像以前一樣挽著手有說有笑了。”秦素芬這樣同宋勵衍說著。

    宋勵衍的臉上始終含著笑容,安靜的聽著她講。

    “阿衍。”秦素芬叫他的名字,那表情沒有了起初的笑容,看起來卻比要比剛才更認真幾分,說道,“說真的,我很感激你。”

    “媽……”宋勵衍叫她,也有些意外她臉上的認真和里面帶著的嚴肅,看著她說道,“干嘛這樣說。”

    秦素芬搖搖頭,看著她的表情依舊認真嚴肅,“我是說真的,我真的很感激你,你是重新帶回了小皖,讓我的女兒能夠重新做回她自己,回到我的身邊,關于這一點,我真的真的很感激你。”

    宋勵衍搖頭說道,“媽,你別這么說,我沒有你說的那么偉大,你也不需要感謝我,我只是為了我自己,僅僅只是為了我自己而已。”

    秦素芬看著他,有些不解他說他只是為了他自己這句話的意思。

    宋勵衍笑笑,看著大門那邊,嘴角微微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我也不怕跟您坦白,當初跟向皖結婚確實更多的是為了那塊地。”

    秦素芬沒有說話,不過氣氛卻突然變得有些凝重,眼睛定定看著宋勵衍。

    “我承認我有很強的好勝心,一旦決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所以當初計劃要開發那塊地的時候我一定要得到,不 得到,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或者是手段。”宋勵衍同她坦白自己的說道,“所以即使是我的婚姻,我也愿意拿過來交換,在那個時候,在我看來工作是一切,我的事業是一切,即使是婚姻,即使是承諾,用這一切來換取也都是值得的。”

    秦素芬皺眉,因為宋勵衍的這些話讓她聽了有些不太舒服,尤其是他口中說的犧牲指的是他同自己女兒之間的婚姻,這點讓她聽了很不贊同!因為沒有一個母親是愿意去犧牲自己女兒幸福來作為代價的。

    見秦素芬的表情有些不對,宋勵衍笑笑說道,“我知道我這些話可能會讓您感覺到不舒服,但是還請您有什么問題先聽我把話說完。”

    雖然心里有些不快,但是他這樣講,良好的教養讓秦素芬沒有當場發火,只說道,“好,我就聽你把話說完。”

    宋勵衍點點頭,接下來講到,“在同向皖結婚之前我可以坦白說我基本沒有談過什么戀愛,我幾乎是把事情全都給了工作,如果真的要說是戀愛,我一直一來都是在跟工作戀愛,我甚至也以為會同工作這樣保持關系一輩子或者說是絕對不會有什么事情或者人可以取代工作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但是同向皖接觸之后,我不知道她是有什么魔力,能夠一顰一笑全都牽動著我,從最初的好奇到后面越來越想要了解她這個人,我有一點一點慢慢被她吸引著,我很清楚,但是卻有些不敢承認,我越來越討厭她在我面前為了另外一個男人走神,越來越不滿足于我跟她的婚姻只是交易的這種形式,我越來越想占據她的心,我不愿意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占據了我的心,我的情緒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會因為她的情緒變化而有變化,終于我知道我是愛上了她。”

    秦素芬聽著,眉頭一點一點的舒展開來,情緒也隨著他這些話而變化著。

    “她是一個很美好的人,越接觸越容易發現,所以想要愛上她一點都不困難,或者可以說是相當的容易,倒是想要不愛她,或許會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這樣說著,宋勵衍自己也笑了,只是那種笑帶著淡淡的幸福,帶著點點滴滴美好的感覺。

    秦素芬也笑著,微微的勾著嘴角,她認同他說的這些,作為陸向皖的母親,她再清楚不過自己的孩子有多么的美好,有多么的優秀。

    “就是因為知道自己愛上她,我更介意她是不是真心的放下那些過去,雖然我不曾在她的面前說過,但是我很清楚我內心非常的介意顧淮南在她心里面的位置,我非常的介意她會因為顧淮南的一點點事情而影響到她自己的情緒,所以即使是知道自己愛上她,我故意不說,其實我是怕自己會輸,怕她會不愛我,怕自己會輸給一個早已經不存在的人,我驕傲的自尊不允許我先開口,您一定不知道,在任何事情上我都可以果斷決絕,我會去爭取我自己任何想要的東西,但是在感情上我卻并沒有那么的勇敢,是甚至害怕輸,害怕她不愛我,所以我寧愿等,等她先開口跟我敘說她對我的情感,也不愿意先開口跟她說跟她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