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87 讓你操心
    “是嗎。”陸向皖聽聲的說道,聽母親這樣說,她的心里這才舒服了一些,至少父親是愛母親的。

    “所以你還有什么要問嗎?”秦素芬這樣笑問女兒。

    陸向皖輕扯著嘴角搖頭,關于吳美琳的事情,心里并沒有想好該說還是不說。

    秦素芬笑笑,心里多少是有些安慰,“小皖,媽媽很高興你今天問我這些。”

    “嗯?”陸向皖不懂,不太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今天會在意婚姻里面有沒有愛情我就知道你是真的愛上宋勵衍了,所以你才會在意婚姻里面愛情平等不平等的問題。”

    母親這樣說讓陸向皖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宋勵衍說等她慢慢接受慢慢愛上,其實她在宋勵衍表白的時候就動心了,更或許早之前在他對自己的照顧和體貼中已經慢慢愛上了,只是她對于愛這個字不敢輕易說出口,雖然說顧淮南的事情她也已經看淡放下,但是情緒上還是不敢輕易將愛這個字說出口,更或者說她其實還是在給自己留退路。

    見她有些不好意思,秦素芬故意用身子推了推她,笑說道,“害羞啦?”

    “沒有啦……”嘴上說沒有,身子卻誠實的轉到一邊,那不好意思和害羞全都寫在了臉上。

    “小皖,你知道嗎,今天我見你跟阿衍兩個人從外面牽著手進來的時候我有多高興。”秦素芬這樣說著,表情有些感慨,其實對于女兒這三年多來的生活,她既是擔心又不敢直面跟她說,每次有些想要勸說的話到嘴邊卻又全數吞了回來。

    “一直以來我都擔心你會因為顧淮南的事情而走不出來,所以當你說要嫁給宋勵衍的時候我幾乎沒有反對,因為不管對象是不是宋勵衍,我都會支持你,因為我不再想看到你因為一個已經不在的人而放棄自己了。”秦素芬這樣說著,眼角微微帶著眼淚,但是卻是幸福的淚水。

    因為她太清楚她對顧淮南的感情,也太清楚她因為顧淮南的去世受到了多么大的打擊,她選擇按照顧淮南當初生活的模式來生活只不過是想借此掩蓋住自己的悲傷,自己欺騙著自己,覺得顧淮南沒有離開,還依舊生活在她的身邊。

    她跟陸振廷不止一次談過該怎么辦,明知道不能讓她再這樣一直欺騙自己下去,卻又不敢跟她說的那么白,把她逼得那么緊,所以三年多下來,雖然是不希望她那樣,卻始終沒有敢正面強迫她清醒,還好后來顧小北找到了那本日記,雖然那樣的事實讓她更家痛苦,但是卻也讓她認清楚了事實,在痛苦過后才能重新開始真正屬于自己的生活,才能讓自己從顧淮南的生命中徹底走出來。

    她跟陸振廷兩人都很清楚她跟宋勵衍結婚只不過是為了逃避而已,只不過是在知道顧淮南從來沒有愛過她之后對愛情絕望而已,也知道宋勵衍是為了那塊地而已, 地而已,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婚姻不過是一種變相的買賣和交易,所以就因為這樣,丈夫一直都有些看不上宋勵衍,她不清楚丈夫究竟是看不上宋勵衍還是看不上宋勵衍用婚姻來換取利益的這種行為,亦或者是因為宋勵衍的關系而想到了自己當年。

    然而不管丈夫是出于什么原因不同意或者說是不太看好這段婚姻,而她卻是一直都持贊同意見的,因為在她看來,沒有比女兒三年多為一個已經去世的人活著更讓她心疼的事情了,沒有比那樣一直為顧淮南活著更讓她心痛的事情,她甚至不祈求小皖跟宋勵衍真的能夠白頭偕老恩愛一生,但是只至少能讓女兒從那種絕萬和悲傷中走出來,不再為別人活著,單純的為了她自己生活,關于愛情,只有她把自己從傷痛中剝離出來,才能夠更好的去迎接下一段感情。

    而如看見他們兩人能夠如此,小皖也似乎是真的愛上宋勵衍了,她覺得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結局了,而她也算是徹底放心了。

    “媽……”見母親這樣,陸向皖也有些想哭,伸手將母親的手給挽住,將頭靠在母親的肩膀上,有些愧疚和抱歉,說道,“媽,對不起,這么大了還要讓你替**心。”

    秦素芬笑著,手拍著她的手背,說道,“你再大在我和你爸爸的眼里也都是小孩子,你再一帆風順我跟你爸爸也總是會為你擔心,這就是為人父母,等你以后跟阿衍兩個人有了孩子,你就會知道就會了解為人父母的那種心情了。”沒有一個父母是不為自己孩子操心的,就像是當初自己的父親不愿意將她的一生幸福做那么草率的決定,就像丈夫考慮到女兒的幸福即使宋勵衍自己之前明明已經看好,知道他想要用自己的婚姻來換取自己需要的地皮的時候他還是會極力反對,甚至是明明已經是自己的女婿,還總是一臉看他不爽的樣子,這些全都是因為他們愛著自己的孩子,心疼著自己的孩子,希望著自己孩子能夠得到屬于她的幸福的關系。

    為了孩子,沒有一個父母不是用心良苦的。

    “媽,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少讓你跟爸爸兩人為**心。”說著話的同時,陸向皖將母親擁抱得更緊一些。

    “好好好,你說什么都好。”秦素芬笑著,心情是難得的不錯。

    宋勵衍在門外看著屋里面這對母親相擁歡笑著的樣子,嘴角也淡淡勾出了笑容,轉頭繼續看著花園里面的花,正好看見陸振廷的車子回來。

    陸振廷的車子在門口停下,司機從駕駛座下來,繞過車頭給坐在后座的陸振廷將車門打開。

    宋勵衍這樣隔著花園看著,不清楚那邊是出了什么狀況,只是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陸振廷從車上下來。

    正疑惑的時候,聽見司機開口叫道,“先生?”

    車內的陸振廷這才似乎回過神來,看一眼開了門站在旁邊的司機,這才意識到原來已經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