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81 認真告白
    宋勵衍似乎也并沒有要她回答的意思,她不說話,他便將自己放松的靠在她的肩膀接著說道,“其實我自己也有些被嚇到了,我沒有想到自己會那么直接的跟你說出來。”也許是因為整個人放松的關系,宋勵衍的聲音聽起來很是慵懶。

    陸向皖安靜的聽著,不敢動,也不敢說話,眼睛甚至都有些不知道該看哪里。

    “在這以前我從來都不認為我會對一個女孩表白,或者說沒有一個女孩會讓我心動到跟她表白,可你卻是意外,我自己都沒有想到我會跟你說那些話。”宋勵衍這也說著,剛才打電話給她,最初的動機僅僅是想關心她,只是最后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說了那些話。

    陸向皖心跳的很快,就好像是剛才拿著電話聽他在電話里面說有點愛上自己時候一樣,撲通,撲通的跳的很離開,感覺就好像是要從自己的胸口跳出來了一樣。

    “不過那些話也讓我更直接的面對了自己的情感,在此之前,我不確認自己對你的感情到底是喜歡還是什么,現在我明白了,不是喜歡,也不是別的。”這也說著,宋勵衍突然微微的笑出了聲音來,下巴從她的肩膀上挪開,圈抱著她的手將她松開,扳過她那略微有些僵硬的身子,讓她面對著自己。

    陸向皖被動的被他轉過身,頭卻依舊不敢抬起,垂直眼睛盯著自己手上拿著的蛋糕看著,心跳比剛才更加的厲害。

    她的緊張全數都被宋勵衍看在眼里,淡淡的微笑著伸手準備將她手中的盤子拿走。

    陸向皖很緊張,見他要拿走自己手中的盤子,下意識的抓得更緊,就好像那是自己的護身符,將它拿走的話自己就會沒有安全感。

    見她反而抓得更近,宋勵衍柔聲說道,“向皖,把手放開。”

    宋勵衍的聲音很輕很溫柔,更是帶著誘哄,讓人沒有辦法去拒絕。

    他的聲音就好像是有魔力,溫柔的敲打著她的心,陸向皖慢慢的松開手,讓她將自己手中的盤子從自己的手中拿走。

    等盤子從自己的手里完全脫離,陸向皖下意識的伸手想去抓,似乎是抓住了自己就會有安全感。

    宋勵衍并沒有給她機會,而是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緊緊抓住,說道,“向皖,抬頭看著我。”

    陸向皖完全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是屬于自己的,心跳得讓她整個人有些暈暈乎乎的,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干什么,耳邊蚊蚊作響,有些聽不清楚他跟自己說了些什么。

    見她始終低著頭沒抬起來,宋勵衍伸手輕輕將她的下巴拿住,微微上抬,讓她直面對著自己。

    對上宋勵衍的眼睛,陸向皖下意識的還是想要逃跑,轉開眼珠不敢看他。

    “向皖,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宋勵衍不允許她逃避,要她直面看著自己。

    陸向皖想拒絕,可是拒絕的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向皖。”宋勵衍誘哄的叫著她的名字, 的名字,放開她的下巴輕輕的撫上她的臉頰,再次說道,“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

    他的聲音就相似帶著魔力,誘哄著她朝他看過去。

    見她終于看著自己的眼睛,宋勵衍嘴角勾起滿意的笑,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將耳邊的碎放輕輕勾放到她的耳后,然后這才慢慢開口接著自己剛才沒有說完的話,說道,“你知道嗎,原來我對你的感覺不是喜歡,也不是別的,而是愛上了。”

    陸向皖覺得自己原本砰砰跳的飛快的心臟好像一瞬間停止住了一樣,就連呼吸也好像跟著心臟一并停住,只能這也愣愣的看著他的眼睛,說不出話來,也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對于她的表情宋勵衍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看著她問道,“我說我愛上你有那么驚悚嗎?”

    他的一句打趣的話徹底將陸向皖丟了魂的神給拉回來,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緊張的依舊不知道該說什么,“我,我……”

    這也我了個半天也沒有我出個所以然來。

    見她這也著急的想要哭的樣子,宋勵衍有些不舍,也開始有些后悔自己這也把她逼得太急,她本來就沒有做好準備,她本來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這也想著,宋勵衍有些心疼的伸手攬過她將她抱住,摸著她的頭輕撫著她的背說道,“好了,好了,我不該逼你,你還沒有愛上我沒有關系,先讓我愛你,你慢慢來,我不著急。”

    被他這樣擁抱在懷里,聽他這樣說,陸向皖原本高度緊張的情緒這才慢慢的放松下來,心跳也慢慢的放慢下來。

    也不知道這樣抱著她安撫了多久,感覺到她的情緒慢慢平靜,宋勵衍這才松了口氣,手拍撫著她的動作沒有停下來,低聲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真是一個傻丫頭。”

    在此之前宋勵衍一直覺得自己還是頗有魅力的,如果之前有人告訴他說他的表白會嚇到別人,他一定不相信,可是今天這樣丫頭剛剛被他的表白嚇到說不出話來的時候他知道他是輸了,而且是徹底的輸給這個傻丫頭了。

    情緒平靜下來的陸向皖聽到他叫自己傻丫頭,有些抗議的用手拍了拍他的背,將頭在他的胸前埋得更低了一些。

    她的舉動讓宋勵衍有些忍不住笑出聲音來,輕輕的將她放開,讓她從自己的懷抱里退出來。

    突然離開她的懷抱后完全沒有東西可以遮擋,而陸向皖還因為剛才的事情而尷尬和不好意思,低著頭忙背過身去。

    “還害羞呢?”宋勵衍從她的身后將她抱住,湊上前故意要看她的臉。

    “我才沒有啦。”陸向皖反駁著,可是腦袋卻躲著她轉開到另外一邊。

    她這樣可愛的模樣讓宋勵衍笑出聲音來,故意使壞在她的耳邊說道,“沒有的話那你轉過頭來啊,讓我看看你。”

    “不要,我才不要,誰要給你看。”陸向皖想都沒像直接拒絕,卻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這話這語氣帶有多濃撒嬌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