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80 被我嚇到
    ”嗯,我知道的。”顧小北應下,心里還是有些擔心陸向皖,問道,”向皖,你真的沒事吧?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可不許瞞著我。”

    ”我沒事啦,別瞎操心。”關于父親的事情,她說不出口。

    ”那行,你沒事的話我也就放心了。”確定她沒事顧小北也不再多問,說道,”那我先不跟你說了,這邊裴子衡和吳安琪還在屋里面,我得進去了。”

    握著手機陸向皖點頭應道,”嗯,你忙去吧。”

    掛了電話,陸向皖轉頭看著車窗外面,街上匆匆而過的人們似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和煩惱。

    到宋勵衍公司門口的時候正好遇到要出去的利特助,見陸向皖過來,上前熱情的打招呼道,”嫂子。”

    陸向皖原本還在想別的事情,他跟自己打招呼了這才注意到迎面走過來的他,朝他笑笑,”利特助。”

    ”過來找宋總嗎?”

    陸向皖點點頭,”嗯,下午沒有課,過來看看。”

    聞言,利特助了然的點點頭,故意挑眉有些八卦的說道,”看起來你跟宋總的感情進展的很不錯。”

    他那種看她的眼神還有說話的語氣讓陸向皖有些不自在,尷尬的紅了臉,說道,”哪,哪里有……”

    見她這樣紅了臉,利特助戲謔的說道,”你的表情出賣了你。”說著話抬手看了看時間,”好了,不跟你說了,我還約了客戶,先走了。”說完擺擺手就朝大門外面過去。

    陸向皖還有些在意他的那句'你的表情出賣了你',忍不住伸手去摸自己的臉,略微有些涼意的手被自己臉上的熱度給燙到。

    有些被自己臉上的熱度嚇到,陸向皖忙收回手,略低著頭直接快步朝電梯那邊走過去。

    到宋勵衍辦公室樓層的時候那個取代張曉陽的男秘書真在位置上辦公,見陸向皖過來,站起身來朝她恭敬的點了點頭,叫道,”宋太太。”

    陸向皖還有些不太習慣別人這樣叫她,有些尷尬的回以微笑,問道,”宋總在里面嗎?”

    ”在。”秘書點頭說道,”宋總說過,您來的話讓您直接進去找他。”

    陸向皖點點頭,看一眼辦公室,說道,”那我先進去了。”

    陸向皖敲了敲門直接推開辦公室的大門進去,宋勵衍正在打電話,一口流利的英語帶著倫敦腔,見陸向皖進來,伸手示意她先在沙發上坐下,自己這邊馬上就好。

    陸向皖沒有打擾他,點點頭先好一旁會客區那邊的沙發坐下,不過等到坐下來之后陸向皖才發現沙發前面的玻璃茶幾上居然放這一塊蛋糕和一杯奶茶,轉過頭朝宋勵衍看過去,只見宋勵衍邊拿著手機講著電話邊單手比劃著讓陸向皖吃吃蛋糕。

    陸向皖有些意外,看著宋勵衍用手指了指自己,她沒有想到他會細心到提前給她準備這些,而她確實也如他預料的一樣,還真的是有些餓了。 。

    宋勵衍點頭,確認她的想法。

    原本的尷尬和一些不太好的情緒似乎是被這一塊蛋糕和這杯熱奶茶給融化,悄悄全部帶著。

    用叉子戳了一塊放到自己的嘴巴里面,那奶油的香甜膩滑讓陸向皖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就上一口熱奶茶,甜甜的,整個口腔都泛著微甜,讓人心情一下就愉悅起來。

    宋勵衍掛了電話從辦公桌那邊出來,走到她身邊的時候陸向皖正一臉享受的相擁著蛋糕和奶茶,見她臉上掛著的那個笑容,宋勵衍嘴角也淡淡的帶著微笑,在她的身邊坐下,問道,”好吃嗎?”

    陸向皖用力的點頭,”這家的蛋糕是我最喜歡的,奶油特別的細膩,不會很甜,綿綿的口感不會讓人那么容易起膩。”這樣說著話,用小叉子又戳了一口轉過身遞到宋勵衍的嘴邊,看著宋勵衍說道,”你常常看,真的很好吃。”

    宋勵衍看著地遞到自己前面的蛋糕,盯著看了有好幾秒。

    陸向皖這樣做完就有些后悔了,其實完全是處于自己的本能,等意識到的時候才驚覺這樣的動作會不會太過于親密。

    這樣的意識讓陸向皖有些尷尬,驀地雙頰開始泛紅,見他好一會兒都沒有動靜,自己原本的不好意思更是讓她尷尬的有些無地自容,剛想要將手收回,宋勵衍傾身一口將蛋糕吃下,眼睛盯著陸向皖的臉嘴角帶著得意的笑意說道,”嗯,果然很好吃。”

    陸向皖不好意思的轉過頭,明明不想笑,嘴角還是忍不住淡淡的勾起笑意來。

    見她轉過頭不看自己,宋勵衍故意問道,“干嘛轉過頭不看我?”

    “我哪里有。”陸向皖小聲的否認,腦袋卻絲毫沒有要轉過來的意思。

    “被我電話里的那些話給嚇到了?”宋勵衍故意這樣提醒她,其實別說是她,自己剛才掛了電話之后也有些被自己給意外到,不過他想來不會為自己所做過的事情而后悔,所以即使是覺得有些突然,自己也會坦然的去面對,然而也就是這也的意外,或許更讓他更看清楚了自己內心里面對她的情感,在他看來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他說道電話,陸向皖回想起他剛才的那些表白,整個人更是有些不自在,端著盤子的手也不禁緊張的加重了力道,感覺到宋勵衍同自己坐得如此相近,下意識的想要避開來一點。

    似乎是察覺到她想要逃,宋勵衍更朝她坐近了一點,伸手講她整個人圈在自己的懷里,而圈住她的同時也明顯的感覺到懷中的陸向皖身子微微有一僵,并沒有就此將她放開,而是自己順勢將自己的下巴掛在她的肩膀,讓自己一半的力量掛到她的身上,微微瞇著眼睛略帶著笑意的說道,“你是想要逃嗎?”

    陸向皖有些被舉動給嚇住,緊張的好一會兒都沒有辦法去回答。

    宋勵衍將她圈抱得更緊一些,溫熱的呼吸灑在她的耳邊,開口說道,“剛才在電話里有被我嚇到嗎?”

    陸向皖不說話,微微低著頭,說起來她不僅僅是剛才被他嚇到,這會兒也沒有比剛才好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