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79 我會誤會
    說道吳美琳,陸向皖本能的有些排斥和厭惡,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跟你母親沒什么可說的。”

    “是嗎。”吳安琪看著她,“可是我看的出來,你跟我母親之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雖然說她跟母親都否認,但是她又不傻,母親處處針對陸向皖,那樣子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很令她討厭的人和事,讓她居然連平時時刻教導她的優雅和氣質都不要了,她想,他們之間肯定是有什么天大的過節,不讓母親不至于這么不理智。

    陸向皖站起身來,有些激動的說道,“那你應該去問吳美琳女士,而不是來問我!”

    見她這樣激動,吳安琪倒是笑了,看著陸向皖說道,“陸小姐這么激動干什么,難道我母親跟陸小姐你真的有什么過節那么嚴重嗎?”

    陸向皖沒有回答,反而說道,“麻煩你替我帶一句話給她,她如果傷害我的家人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她!”那語氣陰森而冷冽。

    吳安琪也從位置上站起身來,瞪著陸向皖問道,“你什么意思?!”

    “你想知道的話就去問你母親,而不是我。”陸向皖說完拿過包轉身就準備要走。

    “陸向皖!”吳安琪叫住她,“我母親跟你父親他們是什么關系!”昨天晚上她一晚上沒睡,閉上眼睛就想起陸振廷在酒會上看自己的眼神,她大概能夠猜的出來母親跟他之間的關系,但是卻又莫名的恐懼和害怕那一切將會是真的。

    之所以問陸向皖其實更多的是想要從她的嘴里告訴她那些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樣,但是看現在陸向皖的態度,似乎更加確定了事情就是她之前設想的一樣……

    陸向皖停住腳步,沒有回頭,沉默了好一會兒只冷冷的丟下一句,“沒有關系。”然后直接就從顧家離開。

    院子里裴子衡見陸向皖從屋子里出來,甚至連表情都一臉冰冷的樣子,掐掉手中的煙準備追上去,卻邁開腳步的時候又重新收了回來,盯著她的背影,看著她從院子里出去,然后這才轉身朝屋內過去。

    裴子衡進來的時候吳安琪還站著那里,緊皺著眉頭像是在想什么米佳連裴子衡進來了也沒有反應過來。

    “你們剛才聊了什么?”

    裴子衡的話讓吳安琪回過神來,抬頭看著他又重新換上笑容,說道,“沒什么,就隨便聊一下而已。”

    裴子衡盯著她看著,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緒,不過對于吳安琪的回答顯然是不相信的,說道,“安琪,你似乎特別在意陸向皖,這不太像你。”

    聞言,吳安琪略微有些僵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用自己招牌的笑容掩飾過去,上前挽著裴子衡的手說道,“那是因為我挺喜歡她的,幾次三番遇見,我覺得我跟她倒是挺有緣分的。”

    裴子衡伸手將她的手拉下,盯著她的眼神顯得有些冷漠,表情更是因為眼神上發生的變化而變得嚴肅。

    裴子衡的變化讓吳安琪有些意外,尤其是他將自己挽著他胳膊的手拉下,更讓她有些措手不及,尷尬的問道,“怎么了?”

    “你到底是在意陸向皖還是在意宋勵衍,別以為我不知道。”裴子衡盯著她,那眼神讓吳安琪有些害怕。

    吳安琪有些不敢同他對視,臉上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尷尬中有一絲驚慌,說道,“他,他只是我的表哥而已。”

    “安琪。”叫著她的名字,裴子衡伸手撫上她的臉,盯著她的眼睛,嘴角微微帶著笑,說道,“別再盯著陸向皖,不然我可會誤會你對宋勵衍余情未了的。”

    明明是帶著笑意的,可是聽在吳安琪的耳朵里覺得那么的恐怖,就像是在威脅,而這樣的裴子衡讓她覺得有些陌生。

    “我,我怎么會對他余情未了……”吳安琪努力想讓自己笑著,只是笑容那么的僵硬,自己都覺得假到不行。

    裴子衡依舊笑著,只是那笑容并沒有到達心底,看著吳安琪的眼神依舊是透露著寒意,低沉的聲音說道,“這樣最好,以后也別做什么讓我誤會的事情了。”

    吳安琪尷尬的笑笑,沒有再多說什么。

    在陸向皖上了車朝宋勵衍公司開過去的時候顧小北的電話進來了,陸向皖還在為剛才提到吳美琳的事情而情緒有些沒平復,拿著手機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然后才將電話接起來。

    “喂,小北。”

    “小皖,你怎么突然走了,也不說一聲?”電話那邊顧小北問道。

    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有些話陸向皖也還是說不出口,借口說道,“因為突然有點事情,接了電話就走了,沒來得及跟你說。”

    或許是今天的陸向皖有些太不正常,又或許是顧小北從她的話語里面聽出了什么,拿著手機問陸向皖說道,“小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沒有,能出什么事情。”陸向皖不想多說,轉移開話題問道,“對了,顧媽媽她還好吧。”

    “嗯,剛才吃了點東西現在睡下了,今天多虧了你跟裴子衡他們,我想這次她是真的能夠徹底放下來了。”說道母親,顧小北也是松了口氣,昨天晚上是真的把她給嚇到了,而且母親那樣,她自己也是慌了神,尤其是關于哥哥的事情,原本哥哥的事在家里就已經是一個禁忌,不能談,父親雖然沒說,表現的也跟平常一樣,但是她知道他心里也肯定是不好受的,還好今天大家的勸說對母親起了效果,其實這樣的傷痛早這三年多來一直沒有從家里散去,也希望這一次能夠真正的讓他們把這件事情放下,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這樣再好不過了。”陸向皖也是松口氣,對于顧家,她是真的拿他們當做自己的親人,他們有一點點的事情,她的心里也絕對不會好受,他們要是好了,她也跟著開心。

    “不過小北,你這幾天還是住家里吧,多陪陪顧媽媽,照顧她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