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69 我自己來
    扭不過他的堅持,陸向皖硬著頭皮趴著讓他給自己揉剛才摔傷的小屁.股。

    只不過宋勵衍的手還沒有接觸到她,她的臉就已經紅得跟什么似的,不過好在房間里面沒有開燈,漆黑一片的也不用擔心自己此刻尷尬的表情被人看到會有多么的不好意思,這樣一下,陸向皖的心情才慢慢有釋然一點點。

    宋勵衍用手在她的屁.股上輕輕的按了按,問道,“這里痛嗎?”

    陸向皖自覺地自己現在臉燙得厲害,甚至根本就顧不上自己屁.股上被按到的地方到底痛還是不痛,只能模糊的說道,“沒,沒有啦……”那聲音很輕,帶著嬌羞和不好意思。

    宋勵衍將手移開,往上點點,觸及到她的尾椎骨,又稍稍用力按了按,“這里呢?”

    陸向皖搖頭,“沒有……”

    “那看來沒有傷到骨頭。”宋勵衍這樣說道,邊說著話的同時邊將自己的大掌朝她的屁.股上移了移。

    可那是宋勵衍所放的位置正好是陸向皖剛才摔倒的地方,才輕輕按下去一點點,就能夠明顯聽到陸向皖抽氣的聲音。

    宋勵衍自然沒有錯過,又按了下,“這里很痛?”

    “嗯,這里比較痛。”因為是真的很痛,所以說話的時候那語氣和聲音都能夠聽得出來痛苦的感覺。

    摸清了她到底摔到哪里,宋勵衍將自己的手收回,說道,“應該肌肉摔傷,明天的話估計后面就會淤青一片,不過沒有什么大礙,就坐下的時候要會痛,坐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哦。”陸向皖悶悶的回答,今天這事也怪不到別人,只怪自己太不小心。

    宋勵衍伸手去將床頭的燈給打開,轉頭看去的時候陸向皖的屁.股上果然不出他意外紅腫了一大片。

    陸向皖還在怪自己不小心的時候突然有些被這打開的燈給閃到眼睛,等反應過來忙緊張的拉過被子給自己蓋上,眼睛對上宋勵衍的時候他正看著自己,“你,你開燈干嘛。”

    “不開燈我怎么知道你傷得怎么樣。”宋勵衍好笑的說道,“先不要穿起來,我去拿藥膏給你抹上,不然得疼上幾天。”說完就朝房間門口過去,準備到客廳那邊把醫藥箱拿過來。

    見宋勵衍出去,也不顧他剛才跟自己說了什么,陸向皖忙將內褲給自己拉上,剛才她幾乎是紅著臉讓他按著自己的屁.股揉完的,不過還好是關燈的情況下,至少自己臉紅的樣子沒有被宋勵衍看到。

    這樣想著,陸向皖趕緊拉過被子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等宋勵衍進來的時候就看見陸向皖將被子把自己整個人裹起來,就留一顆頭在外面。

    宋勵衍提著醫藥箱進來,看她這樣把自己裹起來,似乎也一點都沒有意外,朝床那邊過去,說道,“先把藥涂上,不然屁.股可能會腫起來。”

    陸向皖的眼睛一直盯著他,他走到哪便跟隨到哪,見他這樣說,忙說道,“你把藥膏給我,我自己涂。”她才不要讓他給自己涂,才不愿意在她面前拉下褲子讓他摸自己的屁.股。

&nbs >     知道她拉不下自己的面子,宋勵衍也不再堅持,從醫藥箱里將藥膏拿出來給她遞過去,說道,“好,你自己弄,我不看。”說完真的君子的背過身去不去看她。

    這樣的光亮讓陸向皖很沒有安全感,雖然他這會兒是背對著自己,但是宋勵衍的存在還是讓她有些擔心他隨時都會轉過頭來。

    這樣想著,陸向皖看著他說道,“你,你還是把燈關了吧,我覺得太亮了……”

    “關了燈一片漆黑你知道往哪里涂啊!”宋勵衍一口就直接拒絕了,“不用關燈,我說不轉頭就不轉頭,我說到就會做到,這點誠信還是有的。”

    宋勵衍都這樣說了,陸向皖當然不好再多說什么,拿過藥膏也顧不上看藥膏上面寫了些什么,是不是涂她她這種摔傷的,眼睛光顧著防備宋勵衍了。

    因為是在屁.股上,自己瞧不見也只能靠感覺,好不容易將藥膏給自己涂抹上,陸向皖這才松了口氣,不過也就這會兒的功夫,陸向皖的頭上幾乎是滿頭大汗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背對著上藥原本在技術上就有難度,另外還有一部分就是因為宋勵衍這樣坐著,雖然說是背對著她沒有回頭,但是這也是無形中給了她很大的壓力,所以整個人就忍不住冒汗。

    “我,我好了……”陸向皖小聲的說道,將手中的藥膏給他遞過去。

    宋勵衍這才轉過頭來,見她那一臉別扭佯子,真的是又想氣又想笑。

    伸手將她手中的藥膏拿過來,說道,“趴下。”

    “我已經涂好了。”以為他還要給自己涂屁.股上的傷,陸向皖急忙解釋說道,“我已經涂好藥了,你,你不用幫我涂了。”

    “沒涂你屁股。”宋勵衍伸手推她,讓她在床上躺下。

    “那涂哪里?”陸向皖一臉防備的看著他。

    宋勵衍直接將她翻了個身,讓她在床上趴好,說道,“涂你的背,背剛才不是也摔到了嗎!”說完也不容她再多說什么,直接將她睡衣的裙擺往上撩起,不容拒絕的說道,“現在開始閉嘴,不要再說話,我沒有跟你商量,這是命令!”

    陸向皖想說什么,卻又有些被他這樣的架勢給嚇到,最后乖乖聽他的不再說話。

    背上果然是紅了一大塊,可見剛才摔倒撞到的力量有多么的大。

    看著那紅了一片的背,宋勵衍有種說不上來的不舍和心疼。

    將藥膏擠出來放在指腹,然后才在她的背上輕輕涂開。

    那藥膏涂在皮膚上冰冰涼涼的,不過可能是因為給她涂的人是宋勵衍的關系,陸向皖此刻的臉紅紅燙燙的。

    擔心她傷到骨頭,邊給她涂的時候邊問她到,“這樣會痛嗎?”

    “還好。”陸向皖小聲的回答,比起痛來,這會兒她更在意的是不好意思。

    確定她應該沒有摔倒骨頭,宋勵衍將她背上的藥膏涂均勻,然后這才將她的群擺重新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