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65 狼狽不堪
    宋勵衍的手最終在她的腰上停了下來,頭埋在陸向皖的肩窩處不斷喘著氣,在這個時候停下來,無疑是對他最大的考驗。

    兩人此刻貼的如此的近,陸向皖可以明顯的感覺出宋勵衍他身上的變化,整個人雖然理智已經慢慢的回來,不過剛才發生的一切還是讓她有些冷靜不下來,心狂亂的跳著,胸口也不停的起伏喘息著,那心臟就好像是隨時都要跳出來一樣,她很清楚如果宋勵衍這會兒沒有停下來,那么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

    宋勵衍這樣靠在她的身上靠了好一會兒,待自己完全平靜下來,這才從她的身上坐起身來,什么話都沒有說,直接就朝房間那邊過去,獨留陸向皖一個人躺在沙發上,身上的禮服也因為剛才的那一幕而有些凌亂,甚至還扯壞了禮服上的蕾絲。

    陸向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待宋勵衍走后才覺得自己渾身有些冷,從沙發上坐起身來,雙手緊緊將自己環抱住,還為剛才的事情有些心有余悸,除了有一點后怕之外,似乎還有那么一點失落。

    宋勵衍從浴室里面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并沒有在房間里看到陸向皖的身影,從房間里出來,看見她還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拿著毛巾擦著頭發朝她過去,說道,“打算在這里坐一個晚上嗎?”

    聞言,陸向皖轉過頭去,似乎是還在為剛才的事情有些尷尬,對上他的眼睛的時候猛的轉過頭直接避開,略顯得有些緊張的說道,“我,我去洗澡。”

    說著話就站起身來,顧不上腳上痛不痛,邁開步子就要走,才落地,腳腕那邊傳來的疼痛感就讓她的不禁皺起眉頭。

    見狀,宋勵衍上前,一把將她扶住,責備的說道,“這么大人了,怎么老是這樣冒冒失失的。”說著話的同時,打橫直接將她抱起來,朝房間那邊過去。

    陸向皖環著他的肩膀,安靜的什么都不說,多少還有些為剛才發生的而尷尬,這會兒對著他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宋勵衍將她放到床上,重新將她的腳抬起來認真的看著,還有些紅,不過腫倒是有消退了一些。

    “腳還有點腫,要拿什么的話就跟我說,別自己起來就想走過去。”宋勵衍叮囑她說道。

    “哦。”陸向皖點頭,不敢頂嘴,甚至連眼睛都不敢去看他。

    見她的乖巧的樣子,宋勵衍又覺得有些好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干嘛一副被欺負了的樣子?”

    “本來就是你在欺負我嘛……”陸向皖很小聲的低喃,拿聲音估計也就只有她自己聽得見。

    “你說什么?”她的聲音太小,宋勵衍并沒有聽清楚。

    “沒,沒什么啦。”陸向皖忙否認,眼睛不敢看他,站起身來準備想去洗澡。

    見她站起身,宋勵衍將她扶住,說道,“不是說了嗎,要拿什么跟我說,我給你拿。”

    陸向皖看他一眼,不敢同他對視 同他對視,避開他的眼睛小聲說道,“我,我要洗澡啦。”東西可以讓他幫她拿,但是洗澡這種事情,總不能讓他來幫吧。

    宋勵衍愣了一下,沒有再多說什么,扶著她近浴室,讓她在浴缸邊上坐下,說道,“你先坐著,我去給你拿衣服。”說著話就直接出了浴室,到換衣間給她拿了換洗的內衣褲和睡衣。

    當他拿著內衣褲給她遞過去的時候陸向皖的臉刷的一下通紅起來,這么私密的東西,讓他就這樣給她拿過來,陸向皖的臉幾乎是要燒起來了似的。

    忙從他的手里將東西搶過來,緊張的有些結巴道,“謝,謝謝,你,你出去吧。”

    宋勵衍見她紅著臉的樣子,知道她是害羞,沒有再繼續逗她,叮囑她說道,“你盡量坐著洗,少洗會兒。”說完就直接出了浴室。

    待宋勵衍離開之后,陸向皖這才松了口氣,將手中的衣物放到一旁,然后這才脫了衣服洗澡。

    也許是因為剛才的事情,怕洗完澡出去見了宋勵衍會尷尬,所以陸向皖有些故意放慢了洗澡的速度,為自己多爭取點時間,好將那份尷尬延遲,更或者是能夠減少。

    里面的陸向皖是這樣打算,可是外面等著的宋勵衍卻不知道,見她在里面許久都沒有出來,擔心她出什么狀況,敲門叫道,“向皖?”

    陸向皖躺在浴缸里面泡澡,拿溫熱的水泡得她好不舒服,原本只是想晚一點點出去,這泡著泡著還真的是有些忘記了時間,這會兒聽到門外宋勵衍叫自己,這才回過神來。

    見里面沒有動靜也沒有回答,門外的宋勵衍又敲了敲門,“向皖,你在干什么呢,怎么還沒有出來?”

    陸向皖從浴缸里面站起來,見他外面叫得急,忙回答道,“啊,我,我在,我馬上就好了,馬上,馬上出來……”說著話伸手去拿衣服,但是有點遠,一時間有些夠不著。

    似乎是聽出了她言語間的慌張,宋勵衍有些擔心的追問道,“向皖,你干什么呢,沒事吧?”

    “沒,我沒啊!——”陸向皖想說自己沒事,可是這話還沒有說完,這剛跨出浴缸準備拿衣服,腳下猛地一滑整個人一屁股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拿疼痛讓陸向皖一時間差點沒有流出淚來。

    門外宋勵衍聽到她一聲慘叫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低聲咒罵了一句甚至顧不上太多直接就開了浴室的門沖了進去,進去之后之間陸向皖整個人**著身子坐在地上,背還靠著浴缸,整個人身上還有頭發都還**的掛著水。

    “該死!”宋勵衍低聲又罵了一句,上前將她從地上扶起來,有些生氣的責備,“你還是小孩子嗎?為什么每次都要把自己弄得這么狼狽!”

    陸向皖想哭,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責備,還有屁股和背上傳來的疼痛。

    見她這樣一臉委屈想要哭的樣子,宋勵衍沒有再多說她什么,抱著她從浴室里面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