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64 他的關心
    回到家里,宋勵衍將她放到沙發上,然后也不說話直接從電視柜那邊將家庭用的醫藥箱給拿出來,重新再回到了陸向皖身邊,將她的裙擺給掀起,一眼就見到她腳腕處因為扭到而有些紅腫,眉頭不自覺的微微皺起。

    見他臉色越發有些難看,坐在沙發上的陸向皖倒是有些忍不住的彎起了嘴角,說道,“其實并沒有很痛。”

    陸向皖不說還好,這一說,宋勵衍更是有些生氣,瞪著她說道,“并沒有很痛,是不是非得摔得腫起來才會覺得痛?”

    被他這樣一兇,陸向皖立馬閉嘴一句話都不敢講,生怕多講一句又要被他訓掉。

    宋勵衍小心的給她講紅花油涂上,在腳腕處紅腫的地方用力的揉了揉。

    他的力道有些重,加上剛才扭到,這會兒還真的是有些痛,不過擔心他訓自己,陸向皖即使疼也忍著不敢喊出來。

    宋勵衍瞥她一眼,什么都沒有多說,不過手上的力道倒是放輕了不少。

    他的細心陸向皖全感受在自己的心里,看著他這樣用心的給自己上藥,心里忍不住有些溫暖。心里不禁回想起當初跟顧淮南在一起時候的日子。

    說實在的顧淮南對她也很好,不然她也不會在他去世后這么久都沒有辦法從對他的情感中走出來,不過他對她的好跟宋勵衍對她的好不同,顧淮南會在她受傷的時候帶她去醫院,有空會打電話詢問情況,讓她注意別再傷到,他的關心會溫和的讓人覺得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宋勵衍同他不一樣,他關心中帶著嚴厲,兇兇的表情卻一點都藏不住他對她的關心和心疼,而且他的關心還很有行動力,看著他現在這樣認真給她揉開筋骨就能看得出來,他這樣更具體更實際的關心雖然沒有顧淮南那樣溫和,但是嚴厲中讓人有些忍不住會感動,心中就像是有某一個軟弱的地方被戳中,甚至會有想要哭的沖動。

    這樣想著,陸向皖的眼睛倒是真的有些微微泛紅起來,她不想這樣的,卻有點控制不住。

    宋勵衍抬頭的時候才看到他這樣淚眼朦朧的樣子,還以為是自己下手重弄疼她了,忙停下手緊張的問她說道,“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嗎?”相比起剛才的嚴厲,這會兒的語氣中更多的是心疼和不舍。

    陸向皖笑著,眼淚還含在眼睛里面,看著他的臉的時候都有些模糊,搖頭說道,“沒,沒有,你沒有弄疼我。”她只是覺得其實她挺幸運的,她曾經以為顧淮南走了之后就再也沒有一個人會像顧淮南一樣疼她了,卻沒有想到還會有一個人這樣關心她,在乎她的感受。

    “那怎么哭了?”宋勵衍微微皺著眉頭,從矮幾上拉過餐巾紙,小心的擦拭她那不小心落下來的眼淚。

    “我,我沒有啦。”陸向皖伸手將他手中的紙巾接過,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她沒想哭的,只是一時間沒有忍住。

    見她這樣,宋勵衍也沒有 也沒有繼續追問,只是看著她那有些紅腫的腳,說道,“腳還有些腫,紅花油不揉散開來的話起不到什么效果的。”說著話,重新拿過她的腳放在自己的腿上,專心的繼續給她揉捏著。

    陸向皖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再轉過頭來看著他一連認真的替自己揉著,半帶著微笑問道,“宋勵衍,你干嘛對我這么好?”

    宋勵衍瞥她一眼,極其自然的說道,“你是我老婆啊,不對你好對誰好。”這樣說著話的時候手上的動作一直都沒有停。

    陸向皖笑著,他這樣的回答就像是蜜糖一樣,在她的心尖化開,看著他說道,“那我豈不是賺到了?”

    宋勵衍抬頭,注視著她的眼睛,原本略有些嚴肅的臉上也淡淡的帶著笑容,說道,“是啊,我這么帥,還這么好,你可不是賺到了。”

    陸向皖也直直回視著她的眼神,沒有躲避,更沒有反駁他的話,就這樣看著他好一會兒,然后這才說道,“宋勵衍,謝謝你對我這么好。”

    宋勵衍沒有說話,只是眼睛這樣盯著她看著。

    兩個人這樣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就好像整個時間都停止了一樣,仿佛整個世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陸向皖似乎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一點點的加快,也似乎感覺到他的臉一點一點朝自己靠近,但是她的眼睛始終沒有移開半步,就這樣盯著他的眼睛看著,甚至她能夠在他的眼睛里面看到那個自己。

    宋勵衍伸手輕輕的將她攬過,頭不斷的朝她靠近,而且他的目標很明確,唇直直的對準了她的唇,沒有一會兒直接覆上她的唇,略有些冰涼的感覺讓陸向皖心跳更是加快了許多,整個人整個腦袋似乎都開始不屬于她自己,混亂的讓她做不出任何的反應,只能跟著感覺,作出最本能的反應。

    宋勵衍的手握住她的腰,將她的朝自己更拉近了一些,唇沒有離開她的唇,讓兩個人更家的靠近,感受著男女之間生理上的一些不同構造,而這樣的感覺更直接的讓他胸中的欲火燃燒了愈加的猛烈。

    陸向皖迷迷糊糊的,手攀上他的后背,緊緊抓著他的衣服,就好像是抓住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

    宋勵衍輕輕將她放倒,讓她整個人躺在那柔軟的沙發上,而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探入她的胸口,那灼熱的大掌貼著她那略微有些冰涼的肌膚,讓陸向皖下意識的不禁打了個寒戰,然后意識慢慢開始回籠。

    當意識到自己同他兩個人的狀況的時候,陸向皖臉就如同火燒一般變得通紅。

    宋勵衍的吻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慢慢的向下滑,每到之處就好像是烙印一般落到陸向皖的身上,讓陸向皖整個人開始有些燥熱和不安。

    “宋,宋勵衍……”陸向皖閉著眼叫他的名字,此刻她的心里是緊張的,也是害怕的,她不知道該怎么辦,手緊緊抓著他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