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63 干嘛生氣
    “我怕的是瞞不了一輩子。”如果能夠瞞一輩子,那么是欺騙,只要沒有傷害就好,可是如果謊言瞞不了一輩子,那注定還是會有傷害不是嗎。

    宋勵衍看著她,其實他并不擅長去開導或者是安慰別人,他更擅長的是理性的分析,分析利弊,分析這件事情可行的程度等等一切可以用數據來分析的東西。

    但是看著她這樣不快樂的樣子,他所有理性的分析對著她他就全都說不出來了。

    陸向皖轉頭看著他問道,“宋勵衍,你說我們怎么才能讓媽媽永遠不知道這件事情呢?”

    宋勵衍看著她,無法說出口其實這種事情即使再怎么隱瞞也總會有被知道的一天,而知道之后不管這件事情最初的原因是什么,多少總是會受傷的。

    輕嘆一聲伸手摸著她的臉,說道,“向皖,沒有什么事情可以隱瞞一輩子。”欺騙總是一時的,沒有什么事情可以真的欺騙一輩子不讓人揭穿,這個過程只是時間長短區別而已。

    陸向皖看著他,那表情有些愣,好一會兒才喃喃自語說道,“那,那媽媽她知道的話肯定會受不了的……”她幾乎可以想象母親知道之后會是什么樣的表情,尤其母親她這樣的愛著父親對于這樣的事情,她肯定接受不了。

    宋勵衍將她的臉捧住,讓她盯著自己看著,表情略有些嚴肅的問道,“你確定你母親她完全沒有發覺完全不知道嗎?”

    陸向皖被他的話有些問愣住,一時之間有些回答不上來。

    媽媽她知道嗎?她知道爸爸他心里裝著另外一個女人?知道他跟她結婚最直接的原因只是為了公司的利益?

    “向皖,別忘了女人是最敏感的動物。”他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這樣,但是無論書上還是電視上似乎都這樣說,說女人的第六感是這個世界上最準確的東西,甚至比所謂高科技的測謊儀還要準,不知道只不過是她們不愿意去相信,是她們有意識的去自我逃避。

    “所以,你是說媽媽她或許早就已經知道了是嗎。”陸向皖不確定,心里還有些亂。

    “我只是說有這個可能。”他不敢說的那么確定,不過確實有這樣的可能不是嗎。

    陸向皖沒再說話,低眉垂著眼,認真的思考宋勵衍說的這樣可能性。

    宋勵衍也不再說多什么,放開她,重新發動車子離開。

    回到小區地下車庫的時候陸向皖還有些在考慮剛才宋勵衍跟她說的那些話,整個人悶悶就連車子停下了也沒有多大的反應。

    宋勵衍看她一眼,熄了火也坐在車里面,安靜的看著她的臉,并沒有催促她馬上下車。

    也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陸向皖像是想通了什么,轉頭看著宋勵衍說道,“你說我要不要打電話試探一下媽媽,如果她真的不知道的話這樣也算可以替她提前打一下預防針,要是說她已經知道了,那我也可以順勢打探一下她的想法。”

    看著她這樣一臉認真的樣子,宋勵衍淡淡的輕扯了扯嘴角,點頭說道,“好啊 ,“好啊,這樣一舉兩得,沒有什么不好的。”

    “那我現在就給媽媽打電話。”說著話陸向皖拿出手機就要給母親打過去。

    宋勵衍伸手將她手中的手機拿過,指著顯示屏上面顯示的時間說道,“你看看現在幾點了,你確定這個時候打過去合適?或者說她不會誤以為你跟我之間有什么鬧不愉快?”

    陸向皖愣住,這才發現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近十二點,而她在此之前一直想著這個問題,一點都沒有注意原來已經這么晚了。

    重新將手機給她遞過去,說道,“明天也來得及,想好了要說什么再打過去。”

    陸向皖接過手機,看著他認真的點點頭,那樣子乖巧的就像個小學生。

    宋勵衍笑笑,大手摸了摸她的頭,這才說道,“下車吧。”

    聽他這樣說,陸向皖這才注意到原來他們早已經回到小區,甚至車子都已經停進了地下車庫里面。

    “早到了你怎么不告訴我。”說著話有些尷尬的開門從車上下來。

    因為動作有些大,而身上這個時候還穿著那件禮服和高跟鞋,從車上下來一個不小心腳沒有踩穩,整個人就直接摔到了地上,“啊!——”

    宋勵衍還坐在車上,對于這樣的意外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更別說是伸手去拉她之類的。

    見她這樣摔倒在地上,沒多想忙從車上下來繞過車頭朝她跑過去,將地上的陸向皖扶起來,有些緊張的問道,“怎么樣,摔到哪了?”

    陸向皖有些痛楚的指了指自己的腳,說道,“好像腳有些扭到了。”

    “這么大人了,走個路還不知道小心嗎?!”宋勵衍的語氣有些嚴厲,看著她的表情也有些嚴肅。

    被他這樣一吼,陸向皖也顧不上自己腳腕那邊的疼痛感,一下有些呆住,愣愣的不知道該說什么。

    見她這樣有些被自己嚇住,宋勵衍這才有些意識到自己剛才過于緊張有些嚇到她了。

    不再多說什么,打橫將她抱起就直接朝電梯那邊過去。

    陸向皖被他抱著,幾乎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怒氣,伸手輕輕的將他的脖子環抱住,小聲的道歉說道,“對,對不起……”雖然自己都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生氣,明明就是她受傷,又沒有傷到他。

    宋勵衍看她一眼,見她那小眼神那樣委屈的看著自己,真的是又好氣又有些好笑,略僵硬著語氣說道,“摔疼的是你,跟我道歉干什么。”

    見他這樣說,陸向皖好奇的問道,“那你干嘛生氣?”

    她這樣問宋勵衍才意識到自己的情緒似乎是有些過于激動了,他好像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緊張她。

    這樣的認知讓他有些意外,看一眼她一臉好奇的樣子,宋勵衍有些不耐的說道,“我才沒有生氣。”說完似乎是有意的要避開他,眼睛轉到前面看都不看她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