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54 站她這邊
    吳美琳看著陸向皖,冷冷的笑著,問道,“我要是不放下呢?”那段感情給她來帶了多少傷害他們又有多少人知道,有誰了解她這么多年是怎么過來的,又有誰清楚她在夜里流淚的時候一個人有多寂寞,她倒是說的輕松,讓她放下,她憑什么放下?!

    她的話放陸向皖有些害怕,看著她又說道,“何必呢,這么多年過去了,又改變不了什么。”

    “是嗎,你真的確定不能改變什么?”吳美琳這樣反問她。

    陸向皖放在腿上的手有些下意識的抓緊,眼睛看著她沒有轉動,好一會兒冷著臉問道,“你想怎么樣?”

    “我想怎么樣嗎?”吳美琳笑了,拉了下自己身上的禮服,再看著陸向皖說道,“暫時還沒有想到,不過你可以幫我給陸振亭帶句話,告訴他過去他欠我的,我準備向他一點一點的要回來!”

    她的臉上雖然帶著笑,但是那笑容看的陸向皖有些害怕。

    陸向皖站起身來,沖著她說道,“我不會讓你破壞我的家庭!”或許爸爸他當初真的有對不起她,但是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現在他們一家生活的很好,她不會讓任何人去傷害她的家人,就算是當初真的錯的是父親,要補償的話她同意,但是如果這個補償是以他們家庭幸福為代價的話,她不允許!

    遠處宋勵衍見到陸向皖這樣有些激動的站起神來,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頭也沒回的同裴子衡說了句抱歉,直接就朝陸向皖和吳美琳這邊過來。

    激怒了陸向皖后吳美琳似乎一點不在意,反倒是有些樂意看到她這樣憤怒的樣子,或者說她今天找陸向皖說了這么多關于她跟陸振廷之間的事情就是為了激動陸向皖。

    “小姨。”宋勵衍笑著同吳美琳打招呼,直徑走到陸向皖的身邊伸手搭放在她的腰上,力道稍稍收攏,讓她朝自己這邊靠了靠。

    見宋勵衍過來,吳美琳看著他毫不客氣的質問他說道,“阿衍,你老婆算怎么回事,難道一點兒禮貌都不懂嗎,跟長輩說話連個笑臉都沒有。”那樣子像是真的有些生氣,而生氣的原因就是因為陸向皖這樣對她不尊重不懂禮貌。

    聞言,宋勵衍笑笑說道,“是嗎。”轉身看一眼陸向皖,再轉過頭來看著吳美琳,說道,“可能是向皖的脾氣比較直,也比較單純,心里有什么就全都表現在臉上,對于喜歡的不喜歡的總是讓人一眼就看出來,雖然說這樣的性格容易得罪人,但是我倒是覺得挺可愛。”這樣說著,又轉頭看一眼陸向皖,扯了扯嘴角朝她笑了笑。

    吳美琳哪里會聽不出宋勵衍這是拐著彎說她不討人喜歡,而且這樣罵她的同時還不忘把他自己老婆給夸了一番,這樣想著,吳美琳冷冷的笑著,看著宋勵衍說道,“所以你這話是說你老婆不喜歡我所以才一晚上都沒有給我笑臉嗎?”

    “我沒有這樣說。”宋勵衍笑笑,直面看著她絲毫沒有要退讓的意思,看著吳美琳又說道,“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尊重每個人個人的喜好,小姨你說是吧。”

    “阿衍,我發現你還真的是一位好丈夫,不管什么時候都能站在自己老婆那 己老婆那邊,也不管對錯。”吳美琳有些諷刺說道。

    “謝謝小姨夸獎,我很榮幸我是一位好丈夫。”宋勵衍順著她的話這樣說道。

    “哼。”吳美琳冷哼一身,所有的情緒和不滿全都寫在她的臉上。

    那邊裴子衡也緩緩朝這邊過來,看吳美琳這樣一臉黑臉的樣子,笑問道,“伯母今天晚上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

    吳美琳看一眼是裴子衡,臉上的表情略有些緩和,扯了個笑容解釋說道,“是嗎,可能是今天晚上妝化得比較濃的關系吧。”

    那邊吳安琪拿了吃的和飲料過來,見大家都在,笑著說道,“大家都在這呢,子衡你跟阿衍全都公關好了嗎?”

    裴子衡聳聳肩膀,說道,“我沒什么好公關的。”

    宋勵衍沒有說話,倒是看了一眼身邊的陸向皖,見她的臉色有些不對,問道,“怎么了,不舒服嗎?”

    陸向皖還在想剛才吳美琳說的那些話,心里開始有些擔心她要是真的有什么動作,會不會影響到她的家庭,影響到她的父母,表情一直都是僵硬的。

    見她沒有反應,宋勵衍又叫了一聲,“向皖?”

    陸向皖這才回過神來,“呃?”看著他一臉的茫然。

    “不舒服嗎?”宋勵衍有些擔心的問,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臉,確定體溫什么的全都正常,這才放下心來。

    陸向皖看一眼對面的吳美琳,再看著宋勵衍說道,“我想走走,你帶我去逛逛好嗎?”

    聽她這樣說,宋勵衍點點頭,“好。”

    再抬頭看大家,說道,“你們聊,我們先走了。”說著直接帶著陸向皖離開。

    等宋勵衍和陸向皖走開,吳安琪這才走到吳美琳的身邊問道,“媽,你剛才跟向皖都聊什么了?”

    吳美琳看她一眼,接過她手中端著的飲料,只說道,“沒什么,隨便聊了一下。”說著話,端起來就喝了一口,眼睛卻是盯著宋勵衍和陸向皖那邊的。

    吳安琪還想問,不過顧忌到裴子衡在旁邊,也就沒有多說什么。

    宋勵衍感覺到陸向皖整個人的變化,有些擔心她問道,“剛剛跟小姨聊什么了?”

    陸向皖不說話,她在考慮要不要找父親談談這個事情。

    見她這樣心不在焉的樣子,宋勵衍拉住她讓她停下來,“向皖。”

    陸向皖這才有些猴子后覺,看著他搖搖頭說道,“沒,沒什么。”

    “是不是小姨她跟你說了她跟爸他之前的事情?”宋勵衍一語就說中了重點。

    陸向皖驚訝的看著他,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你怎么知道?”他剛才站得那么遠,按道理說是聽不到的才對,但是他怎么可能一猜就猜到了,而且還這么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