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47 電話吐槽
    “我又不是服務員,我干嘛要去服務你。”jason也不甘示弱的說道。

    “那正好,造型我不做了,這樣總可以了吧。”陸向皖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倒了八輩子霉了,原本心情好的出來做造型準備晚上美美的出席酒會,沒有想到居然會遇到這樣奇葩的人。

    “哼。”jason冷哼,看著陸向皖臉上的妝容,說道,“你不做可以,但是錢可別想賴。”

    聞言,陸向皖從包包里面拿出錢包,直接將錢給他遞過去,說道,“這樣行了吧。”

    見場面越發有些不受控制,一旁吳安琪拉了拉陸向皖的手,說道,“向皖,別這樣……”

    陸向皖不去理會吳安琪,直接將錢拍到vde胸口,然后轉身就直接離開。

    “向皖……”吳安琪在身后叫她。

    陸向皖只當做沒有聽到,沒有停下來,也沒有回頭。

    看著走遠的陸向皖,站在門口的吳媽媽不悅的皺著眉頭,低聲語氣略帶著厭惡的說道,“什么家教,脾氣這么差!”

    站在母親旁邊的吳安琪聽到母親這樣說,轉過頭看著母親問道,“媽,你好像對于向皖她意見很大,你跟她之前認識嗎?”母親只見過陸向皖一面,不過她怎么看來都覺得母親好像對陸向皖頗有意見的樣子,就連剛剛也絲毫沒有要替陸向皖說話的樣子,反倒是站在了jason那一邊。

    見女兒這樣問,吳媽媽這才有些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將目光收回,只說道,“我怎么可能認識她。”說著話,直接轉身進了去,沒有想要繼續剛才話題的意思,同身邊的jason說道,“jason,等下你幫我化妝吧,我只相信你的技術。”

    “好咧,當然沒有問題。”jason扭著身段整個人看起來比女人還妖嬈,好像因為陸向皖的離開整個人心情都變得好了。

    吳安琪雖然有疑惑,不過卻也知道母親的脾氣,她若是不想說,那么她即使再問,也不可能多從她的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陸向皖離開造型工作室之后,整個人還有些為剛才的事情而氣不過,拿出手機想都沒想的就直接給宋勵衍打過去。

    不過電話撥通之后就突然有些后悔了,等想要掛電話的時候電話已經被那邊的宋勵衍接起來了。

    “喂,化好妝了?”宋勵衍這樣問道,講電話的同時似乎還在看文件,電話那邊沙沙傳來翻動文件頁面的聲音。

    聽到宋勵衍這樣問自己化好妝了沒有,陸向皖整個人有些泄氣,拿著手機看著地下,悶悶不樂的說道,“還,還沒有……”如果沒有出剛才那一幕,原本這會兒確實是要化好了。

    宋勵衍敏銳的聽到她語氣中的低落情緒,將手中的文件放到一邊,拿著手機問她說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情緒被他點破,陸向皖拿著手機急忙解釋說道,“沒,沒什么事情啦。”

    “陸向皖,你根本就不會撒謊,所以別打算用你那小腦袋給我編故事 我編故事。”電話那邊宋勵衍這么直接說道,一點都不給她編故事撒謊的機會。

    陸向皖隔著手機嘟嘴,她都不知道他怎么會這么了解自己,就連她下一步像要做什么他都可以猜得到,明明他們在一起才這么短的時間。

    隔著電話沒有聽到陸向皖的回應,宋勵衍耐心的說道,“乖,跟我說說,到底怎么了。”

    “其實也沒什么啦,只是在剛才那家工作室沒有選到合適的衣服,然后又不小心跟那家的造型師吵了一架。”陸向皖并沒有打算跟他說吳安琪和他小姨也在的事情。

    聞言,電話那邊的宋勵衍倒是笑了,聲音不大,但是陸向皖可以肯定他是在笑。

    聽見他在笑,陸向皖有些不樂意了,嘟著嘴抗議他問道,“你笑什么呀!”她都憋屈死了,現在想想都還覺得有些氣不過,他不安慰也就算了,居然還笑話她!

    “我只是在想你跟人吵架的話應該會是什么樣子。”她性子柔柔的,他還真的是有些好奇她跟人吵架時候會怎么樣的張牙舞爪。

    “吵架還能怎么樣,不就大聲說話表情生氣嘛。”陸向皖悶著聲音這樣說。

    聽的出來這丫頭心情真的是不太好,估計剛才的事情真的讓她有些氣的夠嗆,考慮到她的情緒,隔著手機問道,“好了,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找你。”

    “不用啦,你先忙吧,我沒事啦,本來就是想要打電話找人吐槽一下而已。”剛才電話打出去的時候就后悔了,只是沒有想到他會接得這么快。

    “告訴我地點,我過去找你,其他的不用擔心。”宋勵衍邊說著話的時候已經站起身來,過去從沙發上將自己的西裝外套拿過,準備出門。

    見他這樣堅持,也知道他這樣的脾氣,陸向皖也沒有再多說什么,看了看四周,講自己的位置告訴他,“我在四季廣場這邊的星巴克,你開車過來就可以看到我。”

    “好,你在那等我10分鐘。”宋勵衍說著,直接就掛了電話。

    講手機收起,陸向皖的心情已經比剛才在造型工作室的時候要平復許多,抬頭看著天空,難得今天的天空看起來特別的藍,沒有霧霾,朵朵白云將藍天露了出來,看著讓人的心情似乎都能變得特別平靜。

    宋勵衍車子到的時候距離他說的十分鐘還有一分半,要下車窗的時候陸向皖正對著地上認真的看著,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

    透過車窗宋勵衍朝她叫道,“向皖。”

    聞言陸向皖這才抬起頭來,見他坐在車子里面,這才忙拿過身邊的包包開了車門上車。

    “剛剛在看什么呢?”宋勵衍好奇的問道,幫她拉過安全帶給她扣上,然后這才發動車子離開。

    “沒什么啦,就是無聊在看幾只螞蟻搬東西。”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已經不記得上一次這樣認真好奇的盯著研究螞蟻是什么時候了,好像是在她很小的時候,時間長得幾乎讓她已經沒有什么記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