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46 意見不合
    陸向皖選的那件是淡紫色的掛脖,腰間鑲了一排閃亮的水晶,長長的裙擺空無一物,顯得有些單調,沒有什么特色。

    jason一見小趙手中拿著的衣服,眉頭就有些不悅的皺起來了,尖銳的沖著小趙說道,“小趙,這衣服是你幫客人選的嗎?你這眼光真的是越來越差了,出去千萬不要說你的手藝是跟我學的,這樣的衣服也給客人選得出來?!”

    被jason這樣毫不留情面的說,那小趙顯得有些沒面子,“老師,我,我……”

    見他這樣一臉為難的樣子,陸向皖站起身來替他解圍,說道,“這衣服是我自己選的,我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聽見陸向皖說是她自己選的,那jason的臉色也并沒有好看到哪里去,轉過頭對著陸向皖說道,“這位小姐,你的眼光未免也太差了吧。”

    “我的眼光好與差應該跟你無關吧。”陸向皖也有些生氣,不明白為什么要這樣平白無故遭受他的質疑。

    聞言,那jason冷笑一聲說道,“笑話,跟我無關的話我才懶得跟你說呢。”這樣說著話的同時,上前拉過裙子的裙擺,指著上邊的標簽說道,“看到沒有,這上面的標簽代表這我們工作室的名字,你說你要是穿著這樣一件一點都不合適你的禮服出席酒會的話,大家看到你身上穿的衣服全都知道你這造型和服裝是我這店里的,那到時候他們還不要質疑我的手藝和技術啊!”可能是因為情緒身上變化的關系,jason原本尖銳的聲音這會兒聽起來就更加的刺耳。

    “你!”陸向皖氣不過,卻又被他問的啞口無言。

    見兩個人吵起來,一旁坐著的吳安琪也站起身來,笑著打圓場說道,“哎呀,這是干什么呢,大家都是朋友,每個人有每個人自己的看法和觀點這不很正常嘛。”

    “安琪,你是知道的,我對時尚是有我自己的堅持的,我可不想因為某些人的關系讓別人誤會我的眼光不行。”jason有些板著臉的說,這會兒嚴肅的一點兒都沒有剛才嬉皮笑臉時候的樣子。

    陸向皖簡直覺得莫名其妙,自己選的衣服平白無故被人說成沒品,再沒有脾氣她也氣不過!

    認識這么久,自然也是了解他的脾氣的,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吳安琪上前攬住他的肩膀恭維他說道,“誰敢說你沒有眼光,你可一直都是時尚圈的風向標,大家都看著你穿衣打扮呢。”

    jason沒說話,不過因為吳安琪的這些話顯然有些緩和。

    見他有些被自己說動,吳安琪繼續說道,“好啦,別生氣了,向皖是我的朋友,我們就是因為不會做造型不會選衣服才會來這里的嘛,你別那么急脾氣,會嚇到人了。”

    jason的嘴角微微上揚,顯然吳安琪的這些話對他來說非常的受用,別扭的轉過頭來,看著吳安琪說道,“親愛的,也就是你懂我。”

 &n nbsp;   吳安琪笑著,附和這他的話,“是是是,我懂你,我不懂你誰懂你啊。”

    “那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她計較了。”這樣說著,轉頭還故意看了一眼陸向皖,那表情里面帶著不屑和輕蔑。

    陸向皖受不了他這樣的眼神,剛想要同他理論,被吳安琪先一步一把將她的手抓住,朝她使了個眼色,說道,“向皖我也覺得這件禮服有點配不上你的氣質,太過簡單了,一點都凸顯不了你的優點,這樣吧,我們讓jason重新給你選一套,他的眼光真的很好,我的造型一般都是他給我做的。”

    陸向皖甩開她的手,一點都不想給她面子,說道,“不必了,為了不影響他們店的名譽,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在這里做造型算了。”說著話,拿過椅子上的包包就準備出去。

    見她這樣說走就要走,jason氣不過在陸向皖的背后陰陽怪氣的說道,“哼,你不想要,我還不樂意給你選咧。”

    陸向皖沒有回頭,直直就朝門口過去,伸手剛要推門出去,們率先從外面被人打開了,等看見進來的人的時候,陸向皖不禁有些愣住。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吳安琪的母親,宋勵衍的小姨。

    吳安琪的母親似乎也認出了陸向皖,楞了一下,微皺了鄒眉頭說道,“怎么是你。”

    陸向皖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她,朝她點了下頭,叫她道,“小姨。”

    聽陸向皖這樣叫她,吳安琪的母親抬手說道,“你別這樣叫我,我不太習慣。”

    陸向皖有些尷尬,看著她一時間沒有說話。

    屋里面吳安琪朝她們這邊過來,上前講母親的手輕輕挽住,看著母親說道,“媽,你怎么才過來。”

    吳媽媽抬手輕拍了拍女兒的手,解釋說道,“臨時有點事情,所以來晚了。”

    “媽,你來的正好,向皖跟jason有點小誤會,兩人都在氣頭上,向皖這會兒連衣服都不選就要走呢,你幫我勸勸她。”說著話,吳安琪朝陸向皖眨了眨眼睛。

    聞言,吳媽媽朝陸向皖看過去,臉上并沒有太多的表情,冷冷的問道,“jason的為人我了解,他對時尚特別較真,如果你是跟他意見上有分歧的話,我覺得你應該聽他的意見,他堅持有他堅持的道理。”

    陸向皖皺眉,不喜歡她這樣連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直接下定論,看著她略微有些冷淡的開口,“他有他的堅持我也有我自己的堅持,我不喜歡讓別人左右我的想法,或許他是一個很好的造型設計師,但是對我來說他的態度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我寧愿找一個并不怎么好的造型師,我也不要因為他的技術而要去忍受她那讓我很不舒服的態度。”他有他的堅持,她也有她的原則,她沒有義務去忍受他那樣不可一世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