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43 被她照顧
    聽陸向皖這樣說,顧小北贊同的點點頭,故作輕松的說道,“我也告訴自己試這一次,不讓自己后悔,如果到最后真的失敗了,我至少不會因為自己當處的不努力而后悔,到時候也可以讓我自己死心,對這段感情再也沒有什么可留戀的。”

    她不是沒有想過曾呈文是不是真的就能夠給自己幸福,他以后還會不會背著她痛另外的人交往甚至出軌,但是年少時候對他的那種崇拜戰勝了這些種種可能發生的事情,她在心底告訴自己想要最后去嘗試一次,最后去努力一次,哪怕是受傷,至少她不會因為現在的不作為而后悔,再說了,往好的方面想,萬一她幸福了呢。

    “別想那么多了,以后的事情現在想了也沒用,還沒有發生誰知道會是什么結果。”陸向皖開導她,不想讓她有太多的負面想法,給自己壓力。

    顧小北點頭,同意她的說法,“管他那么多呢,以后的事情愛咋地咋地,現在開心就好。”

    “對,現在開心就好。”

    這樣說著,兩個人相視大笑著,陸向皖不記得她們已經有多久沒有像這樣笑過了。

    所以等宋勵衍過來的時候就看見路邊的大樹下面兩個大聲說笑的女人,淺笑著將車子緩緩在路邊停下,放下車窗對著外面的兩個女人問道,“在說什么,聊這么開心?”

    “女人之間的秘密,不告訴你們男人。”陸向皖說著話,打開車門和顧小北坐到車子的后座。

    她們不說宋勵衍也不多問,待她們坐好了之后,發動車子重新開車上路。

    透過后視鏡問顧小北到,“去哪?”

    顧小北剛想要報自己公寓的地址,又想到剛才陸向皖對自己說的那些話,想了想說道,“送我去淮海路七十八號吧。”

    “政府大院?”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淮海路七十多號那邊應該是政府大院沒錯。

    “有問題嗎?”顧小北這樣反問道。

    宋勵衍聳聳肩膀,輕扯了扯嘴角搖頭說道,“沒有。”

    送完顧小北回去,宋勵衍開著車和陸向皖往家的方向開去,隨口問陸向皖問道,“顧小北該不會是顧市長家的千金吧?”

    “這很奇怪嗎?”陸向皖這樣反問道。

    宋勵衍搖搖頭,說道,“只是有些意外。”

    想起之前打電話時候他在電話里說工作并不太順利的事情,陸向皖關心的問道,“工作上的事情怎么樣,都解決了嗎?”

    宋勵衍看她一眼,嘴角輕扯出個微笑,說道,“或許還有別的轉機。”

    陸向皖聽不太明白,問道,“什么轉機……”

    宋勵衍沒有多說,專注的看著前面的路況,嘴角的笑容擴大,似乎在腦海里已經盤算好了什么。

    他不想說陸向皖也不多問,反正對于工作上的事情她也懂得不多,更別 ,更別談說可以去幫到他什么了,不過想起他還沒有吃飯的關系,看見前面的路口有家面包店,忙叫宋勵衍停車,“停一下停一下,我要下去買點東西。”

    “你要買什么?”這樣問著話,宋勵衍邊將車子在一旁路邊停了下來。

    “沒什么,你在這里等我一下。”說完陸向皖就直接開了車門下了車,頭都沒回的直接朝接到對面的面包店過去。

    宋勵衍看一眼被她落下的包,再看著她跑著進了那家面包店,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熄了火然后拿過她落下的包,開了車門也朝那家面包店走過去,不過相比起她跑著過去,他倒是走得不疾不徐的。

    陸向皖是選好了東西準備付錢的時候才注意到自己著急下車根本就忘了拿錢包的事,看著收銀員有些尷尬剛想要說自己忘帶錢得去取的時候,宋勵衍在這個時候推門進來,說道,“是不是忘帶錢了?”

    “你怎么下來了?”陸向皖有些訝異他出現的這樣及時。

    宋勵衍朝她過去,將手中的包給她遞過去,故意笑話她說道,“買東西不帶錢,打算用臉刷嗎?”

    “我一時忘記了嘛。”陸向皖朝他做了個鬼臉,忙從自己的包里將錢包拿出來,給拿服務員遞過去。

    服務員微笑的接過,將找的錢給她遞過去,宋勵衍接過打包好的面包,同她一起走出面包店,待出了面包店之后這才有些疑惑的問道,“剛才吃什么了,沒吃飽嗎?”

    “我吃飽了啊,這是給你買的。”陸向皖簡單的解釋,“你不還沒吃嘛,肚子不餓啊?”

    宋勵衍倒是有些意外她這面包是給自己買的,嘴角有些忍不住上揚,說道,“餓啊,怎么會不餓。”說著話,直接將袋子打開,里面放著的是兩塊三明治和一袋還有些許溫熱的牛奶。

    “那你快吃吧,等下我開車回去。”陸向皖說著話從他手中將袋子接過,然后從里拿了塊三明治給他打開,把牛奶插了吸管給他遞過去。

    看著自己手中的牛奶和三明治,宋勵衍有種自己被人照顧的感覺,因為從小在不對長大,父親從小就對他要求得很嚴格,自強自立是最基本的,所以打他有記憶起,更多的時候都是他自己在照顧自己,所以即使是出了社會,他身邊也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哪怕是利特助跟他提了很多次他應該找個家政阿姨給他打掃屋子和做飯,但是他始終都沒有這樣去做,不習慣吃外面的東西,即使工作再完回去都會自己簡單弄兩個菜做點飯解決,至于收拾方面,一般都是自己周末有空然后簡單的打掃,所以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是自己在照顧自己,很少讓別人來幫忙照顧自己,而今天陸向皖為了擔心他會餓到,給他買三明治和牛奶,他第一次有種被人照顧到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居然還挺好的,挺享受的。

    這樣想著,宋勵衍忍不住有些笑出了聲音。

    聽到他的笑聲,陸向皖有些疑惑的問道,“你笑什么?”

    宋勵衍看她一眼,只笑著說道,“沒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