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42 再試一次
    回去的路上顧小北還因為剛才在餐廳里裴子衡答應她來參加婚禮的事情而激動,“我真的沒有想到他能夠答應過來,我曾以為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哥哥他不能夠參加我的婚禮見證我的幸福,我真的是太開心了小皖。”

    見她這樣激動的樣子,陸向皖忍不住提醒她說道,“小北,他不是淮南。”

    顧小北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反應過來略有些尷尬的笑著,“我,我知道啊,我沒有把他當我哥。”話雖然這樣說,但是聽起來一點沒有信服力。

    其實陸向皖不是不知道她這樣欣喜這樣激動是為什么,只是不想她在這件事情上她再受到沒有必要的傷害,比較裴子衡不說顧淮南,小北不該有太多的感情投放到這個上面。

    說道這個,顧小北突然想起來,看著陸向皖問道,“小皖,你早就認識他了?”

    沒有說明,但是兩人都知道那個他指的就是裴子衡。

    “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我遇到淮南了嗎?”陸向皖笑著問,只是那笑容里面略帶著無奈,“你跟我說不可能,你讓我比別再活在過去,你讓我重新開始自己新的生活。”只是沒有想到,這才過了多長的時間,再講這些話的時候,她們兩個人的角色已經對換了。

    顧小北聽著,這些話確實是她當初跟陸向皖說的,當時的她以為小皖一直活在哥哥的過去里面無法自拔,甚至連她跟自己說她看見哥哥的時候她都以為她只是陷的太深誤把某個人當作成了哥哥,只是最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世界上真的會有兩個長的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她更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也會遇到。

    “小北當初你跟我說的這些,正是我現在想要對你說的,那個人他不是淮南,她們只是長得很像而已,其它什么都不是,別因為那張臉,把自己重新又推回到過去的生活里面。”確實只是僅僅長得像而已,雖然說顧淮南欺騙了她的感情,但是顧淮南給她甚至給大家的感覺都是溫潤的,是謙謙君子非常的儒雅的那種,但是跟裴子衡幾次接觸下來,他跟顧淮南唯一像的地方也就是那張臉,性格上完全是天差地別,別說是謙謙君子,今天的裴子衡表現的連個君子都算不上,好奇別人**的時候八卦的就像是三姑六婆。

    顧小北點頭,拉著陸向皖的手說道,“我知道你擔心什么,我沒有忘記哥哥已經去世的這個事實,我邀請他參加我的婚禮,僅僅只是為了那張臉,我想要借他的那張臉來拍一張能夠騙騙我自己的照片,我想要用那張照片來彌補我自己的遺憾,僅此而已。”

    “那你考慮過伯父伯母嗎?”陸向皖看著她的眼睛問道,“喪子之痛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怎么樣的打擊我想你比誰都清楚,你確定顧爸爸和顧媽媽見到裴子衡不會勾起過去的那些傷害嗎?”因為自己經歷過,所以她能夠相像顧爸爸和顧媽媽到時候見到裴子衡后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這個問題確實是顧小北沒有想到的,所以當陸 以當陸向皖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顧小北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輕喃自語說道,“是哦,爸媽要是看到裴子衡的話,一定比我還激動的……”

    哥哥的事情對于他們兩人來說是這輩子都無法抹去的傷痛,當初哥哥剛離開的時候爸媽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最后還是她在身邊安慰才慢慢走出那段黑暗的日子,她不敢保證如果這次父母再見到跟哥哥長得一模一樣的裴子衡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見她這樣一臉為難的樣子,陸向皖建議說道,“反正到你結婚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要不試探下他們的口風,看他們是什么反應。”

    聽陸向皖這樣建議,顧小北點點頭,“嗯,也只能這樣了。”

    兩人這樣聊著的時候宋勵衍的電話這個時候進來,陸向皖這會兒才想起來剛才他讓自己吃完飯給他電話讓他來接自己的事情,忙講手機接起,沒有等電話那邊的宋勵衍開口,直接就坦白解釋道,“喂,我,我給忘了。”

    “所以你已經吃完飯了是嗎?”宋勵衍這樣反問道。

    陸向皖有些習慣性的吐了吐舌頭,拿著手機說道,“我們在路上了,準備叫車回去。”

    “別叫車了,你們在哪,我去接你。”

    聽他說要來接她,陸向皖怕他麻煩,拒絕說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好了,你不用開來開去,怪麻煩的。”

    宋勵衍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她的拒絕,又問了遍,“在哪?”

    他的霸道從跟他認識的時候陸向皖就知道了,也不再多說什么,當然也知道自己再多說什么也沒什么用,隔著電話將地址跟他說了遍。

    等她掛了電話,一旁的顧小北這才問道,“你們家宋勵衍要過來接你嗎?”

    陸向皖點頭,有些無奈的說道,“他這個人說過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那無奈的語氣中又帶著點淡淡的甜蜜,雖然不明顯,但是還是讓人聽得出來。

    聽她這樣說,顧小北笑了,沒有像之前一樣八卦她,而是真誠的說道,“我當初還擔心你那么草率做的決定會耽誤了你的幸福,但是看你們現在相處的樣子,或許草率開始的婚姻也能夠帶來愛情和幸福。”或許什么形式開始并不重要,如果是對的那個人,那么就一定會有幸福的結局。

    對于她的話陸向皖也沒有再故意去回避或者是模糊話題,而是正面回應她說道,“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當初你剛跟我說淮南愛的其實不是我的時候我整個人真的就像是崩潰了,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我學會了慢慢放下,放我自己一條生路或許我還能看見這個世界不一樣的美,重新給自己一次機會,或許還能夠在對的時間里遇到對的人,雖然我不知道宋勵衍會不會是那個對的人,但是我想要再去試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