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16 父女見面
    宋勵衍轉過頭去看她,她那樣子還有些迷迷糊糊的,頭發亂亂的,不過那雙眼睛盯著自己卻是那么的有神,宋勵衍沒有問她口中的試試指的是什么,只是點頭笑道,“好啊。”

    直到宋勵衍出去了之后,床上的陸向皖這才有些回過神來,她沒有想到自己剛才居然真的答應下來了。

    她說不清楚自己是因為昨天晚上他說的那些話有些心動還是因為顧小北那樣奮不顧身的拿自己的一切去賭而有些感觸,更或者是他昨天晚上的那些坦白讓她愿意去相信這個男人對待感情一定會是認真的。

    其實昨天晚上他們談完之后她在床上躺了很久才睡著,在睡著之前腦袋里一直轉著的就是他睡前說的那些話。

    關于顧小北的事情,從內心深處他或許是不同意不贊同她這樣奮不顧身的為了自己心中所謂的愛情而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的,但是也恰恰是通過顧小北的事情,讓她認識到有些事情或許以后會受到傷害,或許結果并不會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更或許以后會發現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全不過是一場空,一場毫無意義的堅持,但是如果這會兒不努力去抓住,不用力去拼搏的話,這一切的一切不用等到以后,她現在就會后悔,因為她連試一試的機會都沒有,那就無疑是在一道有百分之五十可以得到幸福和在有百分之五十會得不到幸福的選這題下面,她沒有做任何努力就直接選擇不幸福。

    而她其實跟顧小北面對的不正是一樣的問題嗎,因為跟顧淮南的那段感情,所以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再相信愛情,也不要再去接受任何一段感情,所以當初她才會隨便的拉一個人過來就可以結婚。

    但是宋勵衍說的對,既然都已經把過去的事情給放下了,為什么不能重新開始一段新的感情,不管是為了讓那些關心自己的朋友和親人安心,還是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是一覺放下了,她想學顧小北一樣,再努力一次,不管結果會是什么樣,至少以后不用讓自己后悔現在不努力。

    這樣想通了之后,陸向皖整個人都似乎變得有些輕松起來,掀開被子直接從床上下來,輕哼著小調朝浴室里面進去。

    吃過早飯之后陸向皖直接跟著宋勵衍,準備同他一起去公司,其實這幾天都沒有見到父親,她心里多少也是有點想他的,畢竟那是自己最最親的人。

    兩個人出了電梯,宋勵衍自然的伸手過去將陸向皖的手拉住,陸向皖的手被他這樣緊緊抓住,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太習慣,扭捏的悄悄想要將自己的手給抽回來,卻被宋勵衍抓了個正著,轉過頭看著她問道,“情侶之間拉著手走路不是很正常嗎啊?更何況我們還是夫妻。”

    陸向皖尷尬的笑,說道,“我,我沒說不正常,我只是有些熱而已……”

    宋勵衍抓過她的手放到自己的眼皮底下看了會兒,用自己那握著她手的手指在她的掌心摩搓了一下,然后特別認真的說道,“我沒感覺錯的話你的手摸起來是有點涼才是,你真的熱?”

&nbs >     見他這樣說,陸向皖硬著頭皮堅持說道,“我人覺得熱,我手一年四季都這樣。”

    “是嗎。”宋勵衍扯動了下嘴角,絲毫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說道,“我的手一直都很熱,這樣握著正好能幫你暖暖。”

    陸向皖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更別說是想在嘴上占到他一點點的便宜。

    同宋勵衍一起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差不多要九點了,相比起宋勵衍平時要晚了許多,前臺的接待已經在工作崗位上站好,見宋勵衍和陸向皖兩人進來,恭敬的同他們打招呼道,“宋先生宋太太早。”

    陸向皖這樣被人當著面叫宋太太多少有些不太習慣,看她們一眼尷尬的點點頭笑笑,然后跟著宋勵衍就直接緊了電梯。

    “誒,你看見沒有,我們大boss嘴角邊上帶著笑呢。”一前臺小姑娘同一旁的另外一個同時小聲說道,“我還以為他不會笑呢。”每次都是冷著一張臉,就算是再帥氣的臉,那么冷的表情也嚇跑了不少的人。

    “沒看見人家帶著媳婦兒上班呢,心情能不好嘛。”一旁的小姑娘這樣說道,“不過我一直以為宋太太的位置會是張秘書的呢,沒有想到張秘書最后會是這樣的下場……”

    “管人家媳婦是誰呢,我們呀還是干我們的活兒,拿我們的工資就是了。”

    …………

    陸向皖見到父親的時候差不多快中午了,他跟宋勵衍似乎剛談完事情,身后還跟著好些兩方公司的人。

    “爸。”陸向皖看著他的眼睛這樣叫他,他看起來還是老樣子,頭發梳理的很平整,身上穿著的是他一貫喜歡的西裝牌子。

    陸振廷似乎是沒有太大的意外,只是看著陸向皖點了點頭,眼睛倒是一直盯著她的臉看著。

    見她們父女倆這樣站著,宋勵衍一旁開口說道,“爸,中午一起吃個飯吧,向皖這幾天都念著想回去看您和媽媽,只是這幾天我忙公司里的事情,所以一直沒有機會陪向皖回去看你們。”

    陸振廷看一眼宋勵衍,轉頭同自己身后的那些人說道,“你們先回去吧。”

    見老板這樣說,跟著陸振廷過來的人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上什么。

    待其他人散去,陸向皖有些討好的上前伸手將陸振廷的胳膊挽住,有些撒嬌的叫道,“爸,你還在生我的氣呀。”那天晚上自己確實是把他氣得不清,長這么大她還真的是從沒有見過他發這么大的火,不過讓她意外的是他最后也算是認可了他們這段婚姻。

    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就算是生氣哪里回真的記在心上,伸手拍了下陸向皖的手,雖然還有些板著臉,語氣卻也并不是那么嚴厲,倒是帶著點埋怨,說道,“想我們也不知道回來看看,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