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15 試著看看
    陸向皖幾乎是一下從床上坐起身來,看著宋勵衍整個人一臉不可置信的問道,“你跟吳安琪是表兄妹?!”這是開什么玩笑呢,自家親戚還能有不認識的嗎?這說出來也太可笑了,誰能相信啊!

    宋勵衍似乎是完全沒有意外她此刻的反應,伸手將房間的燈打開,那暗黃的燈光照亮了整個房間,也照清楚了陸向皖此刻臉上的表情,那眼睛瞪得大大的,甚至嘴巴都有些微微長著沒有闔上,足以證明她現在是有多么的震驚和不愿意相信。

    “你的反應幾乎跟當年我跟景恒講這件事情的時候他臉上的反應一模一樣。”宋勵衍這樣說道,他還清楚的記得自己當初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自己有多么的震驚,相比起她來說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也覺得太荒唐,感覺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卻是鐵一般的事實,他跟吳安琪之間就是兄妹,雖然是表親,但是也是三代以內的直系的近親。

    “你跟我開玩笑呢?這這么可能,你難道會連自己的親戚表妹都不認識?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陸向皖還是不能夠相信他這個的說法,覺得實在是沒有道理可言,也覺得實在是沒有任何的可信度,看著宋勵衍接著說道,“就算兩家關系再怎么不好,再怎么不來往,也不可能會完全不認識啊!”

    “我們兩家確實沒有任何來往。”宋勵衍這樣說道,再說這些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已經很平淡,說起吳安琪之類的話題也沒有帶有任何的情緒,看著陸向皖說道,“當初母親為了跟父親結婚,幾乎是斷絕了家里的所有關系,在很多年之后才慢慢有了聯系,不過吳安琪的母親是外婆家里面年紀最小的,最早的時候因為窮的關系家里吃不飽,所以迫不得已將她送給了別人,等后來外公白手起家,家里的條件好了,家里面就想方設法的讓人出去將當初送人的孩子給找回來,不過找了幾年似乎也沒有什么結果,后來母親跟了父親,最初的時候因為擔心家里反對,一直跟著父親住在部隊,等我跟小妹長大了之后,父親的工作慢慢有了進展之后才慢慢跟家里有了聯系,不過也還是很少,我幾乎沒有在外公外婆那邊待過,跟那邊的人更是沒有什么來往。”

    陸向皖這樣聽著,幾乎能夠想象他下面接下來要講的話,雖然不敢相信,但是他這樣一臉認真的樣子,她知道他說的這一切看起來戲劇化,卻是真真實實發生在他身上過的。

    其實宋勵衍自己也是在打算跟吳安琪表白的那一天知道的,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知道他們原來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那天宋勵衍在校門口等吳安琪出來,卻沒有想到會在校門口遇到自己的舅舅,當時他還以為他是來找自己的,卻沒有想到他來要見的人是吳安琪,他想讓吳安琪勸勸她的母親,原諒當初講她母親送給別人拋棄她的那種苦衷。

    當時的他幾乎覺得整個世界都有些崩塌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要告白的女孩居然會是自己的表妹,更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愛上自己的妹妹,這樣的認知幾乎是將他整個人擊潰 人擊潰。

    那天他什么都沒有說沒有做直接就跑開了,他無法接受吳安琪跟自己之間的血緣關系,更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居然會愛上自己的妹妹,他痛苦,可是這樣的痛苦卻讓他沒有辦法啟齒,他說不出口,愛上自己的妹妹,那無疑就是亂lun啊!叫他如何說得出口。

    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他對吳安琪有種說不上來的情緒,這么多年過去,說他對吳安琪還有感情還有放不下,連他自己都覺得太荒唐可笑,但是說他一點都沒有在意,那又似乎是有些自欺欺人。

    有的時候宋勵衍總是在想,與其說他心里對吳安琪的那種放不下還是因為愛情的話,還不如說他一直都只是沒有放下他們當初差點要犯下的錯誤。

    陸向皖這樣安靜的聽他說完,好一會兒才低聲說了句,“怎么,怎么跟電視里演的一樣……”簡直是一大盆狗血,太嚇人了!

    宋勵衍扯了扯嘴角,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沒有聽說過嗎,創作源于生活!”

    陸向皖定定的看著他,然后搖頭說道,“我,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你確定你說的都是真的?”

    “傻丫頭。”宋勵衍真的是有些被這丫頭給打敗了,他還不至于無聊到編這樣的故事來跟她開玩笑吧。

    “不行不行,我得緩緩,信息量太大了,我有些接受不來。”這樣說著話,陸向皖躺下身子就直接拉過被子將自己的腦袋蓋住,嘴巴里還嘀嘀咕咕的說著些什么。

    宋勵衍看著她那樣子,嘴角浮著淡淡的微笑,靠在床頭,將這些全都說出來之后似乎整個人都有些輕松了,或者這跟他真的放下有關系,因為真的放下了,所以不糾結了,所以再講這些的時候也就坦然了。

    陸向皖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床上已經只有她一個人了,正當她以為宋勵衍已經離開的時候,宋勵衍換了衣服從衣帽間里出來,見到坐在床中央的陸向皖,倒是有些意外,看了看手表說道,“今天起這么早?”

    陸向皖似乎是還有些沒醒,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迷迷糊糊的,睡眼惺忪。

    “早餐想吃什么,三明治可以嗎?”宋勵衍朝她走過去,用手在她的腦袋上揉了揉,然后這才朝自己平時睡的那一邊過去,將放在那床頭柜上的手機拿過裝到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

    陸向皖點頭,算是回答他的問題。

    宋勵衍笑笑,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她起床時候的這種迷糊,他有些意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可愛。

    沒有多說什么,轉身出去準備給她弄早餐。

    見他要出去的那一瞬,陸向皖突然開口將他叫住,說道,“宋勵衍,我們試著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