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14 命運捉弄
    那溫熱的氣息就灑在陸向皖的耳邊,那癢癢的感覺讓陸向皖有些不禁整個人往里縮了縮脖子,剛想要開口,就聽見他在身后接著說道,“陸向皖,我從來沒有想過把你當作任何人的替身,也從來沒有考慮過找任何人來做吳安琪的替身,不然我也不可能這么多年一個人過著。你應該知道,如果我想要女人,想找一個人來做自己心中的影子,那根本就不是一件有多少困難的事情。”

    陸向皖當然知道他說的沒錯,且不說遠的,張曉陽對他的心意那么的明顯,當然,這個世界上還遠遠不止一個張曉陽,以他的條件,想要什么樣的女人都不是一件什么困難的事情吧。

    雖然確實如他說的這樣沒有錯,不過陸向皖就是有些不愿意順著他的話講,小聲的反駁說道,“講起來自己好像行情很好似的……”那語氣略帶著酸味。

    宋勵衍輕笑,抱著她的力道一點都沒有放松,說道:“我的行情確實不錯,難道不是嗎?”

    陸向皖沒有說話,只是無聲的撇了撇嘴。

    宋勵衍沒有跟她糾結這個問題,而是這樣抱著她繼續慢慢開了口,說道,“你想知道我當初為什么跟吳安琪分開嗎?”

    懷中的陸向皖稍稍有些微愣住,她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問,而且還是在這個時候。

    沉默了好一會兒,陸向皖這才緩緩問道,“為,為什么?”她說不清楚自己現在的心情,除了好奇,更有些在意,他們當初到底是為什么分開,是因為他們之間某一個人的變心,還是說有什么誤會之類的?

    “其實嚴格說起來我們當初根本就沒有在一起過。”宋勵衍這樣說道,語氣很平淡,沒有之前那樣提到吳安琪這個人就一臉激動的樣子,似乎真的就如同他自己說的一樣,真的一件將這個人和這段感情一件徹底的放下了。

    聽他說沒有在一起過,陸向皖疑惑的皺了皺眉頭,不管是之前宋勵衍他的反應還是這幾次吳安琪見到她的時候有意或者無意說的那些話聽起來都不像是沒有在一起過的樣子。

    這樣想著,轉過頭來就想要問他。“你們沒有在一起?”那怎么可能呀!

    見她這樣激動,宋勵衍笑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臉,低聲說道,“景恒跟我說你在意這個,起初我還不太相信,現在看你這個樣子,我還真的是有些相信了。”

    “我,我沒在意,我干什么在意這個,這個跟我又沒有什么關系。”陸向皖不承認,伸手將他那放在自己臉上的手拉下。

    宋勵衍隨她將自己的手拉下,也沒有戳破她臉上的那種別扭表情和說話時候的語氣,說道,“我跟吳安琪她是大學時候的同學,她比我要小兩屆嗎,跟利特助是一個系的,我跟她認識也是因為景恒的關系,那個時候的感情很單純,真的就像是電視里面演得和小說里面寫的一樣,我們一起出去聚餐,一起參加活動,大家都看得 家都看得出來我們兩個人有點什么,我們兩個人之間也差不多都知道彼此的心意,但是一直都曖昧著,誰都沒有先開口。”

    陸向皖聽著,沒有搭話打斷他,就這樣隔著黑暗看著他的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慢慢有些習慣了這個的黑暗,她甚至覺得自己有些看清他臉上此刻的表情了,也看見了他此刻眼底里面的平靜。

    宋勵衍講道,“這樣的曖昧持續了一年多,我準備在畢業時候跟她坦白的時候,我卻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而也就是那個秘密,我才知道原來我們跟她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我們這被子根本就不會在一起,不管是誰先開口,我們可以做朋友,可以做同學,可以有任何的關系,但是獨獨不可能成為情人。”

    “為什么?”陸向皖聽不明白,既然兩個人都有那份心,也彼此知道彼此之間的心意,那么為什么就不能夠在一起?

    在陸向皖看來,愛情只有兩個人不愛才會被阻止在一起,那么既然已經相愛了,那么還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嗎?她不能夠理解!

    “你們不是彼此知道彼此的心意嗎?既然相愛,為什么不能夠在一起!”陸向皖這樣追問著,她有些難以接受明明相愛的人卻不在一起。

    “傻丫頭。”宋勵衍低聲這樣叫她,手摸了摸她的頭說道,“這個世界上并不是說只要相愛就能夠在一起的,有很多事情都處在很多的無奈之中,現實有的時候總是比自己想象得要殘酷,而且也有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能夠改變的,我跟吳安琪就是那種沒有辦法努力的關系。”他當初也覺得太過荒唐可笑,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他沒有辦法改變,即使心里在喜歡,對這個女孩再有好感,心里再怎么愛著,也只能眼睜睜的放手,讓彼此錯過,因為他很清楚,如果兩個人不錯過的話,那么發展下去只能是過錯,他還有理智,所以不可能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那你們之間的無奈是什么?”陸向皖追問,或許她想得比較天真,覺得愛情里面沒有比不愛更加的無奈了。

    宋勵衍沉默,好一會兒也沒有說話。

    見他這樣不說話,陸向皖問道,“就那么不能說嗎?你都愿意說到這個地步了,難道不說嗎?”

    宋勵衍搖頭,否認說道,“其實沒有什么不可以說的,只是有些難以啟齒,而且現在再想起以前的那些事情,有時候真覺得命運挺捉弄人的,等你發現的時候,才知道老天跟你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而你,根本就玩不起。”

    陸向皖不懂,不懂他這樣說的意思,更不知道命運到底是跟他開了一個什么樣的玩笑。

    似乎是用了點時間調節了下自己的情緒,宋勵衍終于緩緩開口說道,“當我想要跟她坦白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她是我表妹,我們有種血緣關系,可以允許做朋友或者親人,卻唯獨不允許我們之間有愛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