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13 合適的人
    看她問的這樣認真,宋勵衍有些忍不住的笑了,雖然沒有笑出聲音,但是半勾著嘴角,眼睛定定看著自己前面的陸向皖,雖然是黑夜,整個房間也漆黑的并沒有多少光亮,但是他卻覺得自己能夠將懷中的某個人看得清清楚楚,包括她此刻臉上一臉疑惑和不解的表情。

    伸手輕輕的摸著她臉上的肌膚,她可以感覺得到懷中的人兒的那種不適應,甚至轉頭想要避開,不過他并沒有給她機會,稍稍用力將她的戀固定,低聲說道,“別動。”

    陸向皖也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什么,愣愣的一時間真的就不動了。

    這樣摸著她的臉,宋勵衍然后才低低的開口,說道,“既然都放下來了,就去重新開始一段新的感情,不要因為受到過感情的傷害,然后就一輩子都不再碰感情,世界上的人有很多,也分很多種,之前你只是比較不幸運,碰到了一個并不好或者說并不完美的人,他沒有給到你想要的感情,甚至讓你在這段感情里面受到了傷害,但是并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這樣,你不能因為他一個人的關系就否定了所有的人,也不能因為這一次的傷害就拒絕掉所有感情。”

    陸向皖不遲鈍,所以也不至于聽不出來他這畫里面的意思,這樣盯著他努力想將他看清楚,好一會兒問道,“你,你是說我們?”他們兩個去重新開始一段新的感情嗎?

    “有什么不可以嗎?”宋勵衍這樣反問,手一直還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撫摸著,將她那細小的頭發梳理到旁邊,邊說道,“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很合適嗎?法律上的夫妻,合理合情又合法,還有比誰比我們兩個彼此間更合適嗎?”

    他要是在外面找一個,那在法律上就是對她不忠,婚內出軌,反過來她也亦然,所以還會有比他們彼此間更合適的人選來發展感情的嗎?

    陸向皖不說話,內心里面卻有些被他說動,她一直告訴自己要放下過去,卻一再因為過去的事情而不愿意開始另外一段感情,大家都在為她跟宋勵衍的結婚而高興,雖然說開始都反對于她的草率,但是卻也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或許是他們認為她愿意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就代表愿意從過去的回憶里面走出來,只是只有她和宋勵衍之后,他們結婚的最初目的并不是為了這個……

    見她一直都不說話,宋勵衍輕聲叫了她一聲,“向皖?”

    陸向皖回過神來,盯著他想了想問道,“你已經放下了嗎?”關于吳安琪,她可沒有忘記他見到吳安琪時候的那種反應。

    宋勵衍想起早上利景恒跟自己說的事情,如果之前還干斷定她是好奇多過在意的話,那么現在他就有些不太確定了,看著陸向皖問道,“你在意嗎?”

    被他這樣問,陸向皖倒是笑了,說道,“如果我們真的想要認真的去經營一段感情,你覺得我不應該在意嗎?”

    她這樣說,宋勵衍 ,宋勵衍也笑了,點頭贊同她的觀點,說道,“對,你說的沒錯,似乎是這么一回事。”

    “那你放下吳安琪了嗎?”陸向皖追問,那表情很認真,看起來好像是真的在意了似的。

    宋勵衍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反問她說道,“如果我說我早就已經放下了你相信嗎?”

    陸向皖搖頭,直接的說道,“不信。”有沒有放下一個人她看得出來,哪天晚上的反常不就是最好的說明嗎?他始終還在意那個女人,所以才會有那樣的反應。

    “從當初分開的時候我就清楚,我跟她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宋勵衍這樣說著,“這次見面我只是太意外,完全沒有心里準備。”

    “如果真的放下了,又需要什么準備呢。”陸向皖擺明了不相信她的話,伸手將他放在自己臉上的手拉下,說道,“何必去欺騙自己,有或者沒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這種東西并不是說你嘴上說放下就能夠真的放下,另外如果你想要以開始新的一段情感來幫助你徹底忘記上一段感情給你帶來的傷害的話,那么我想,我并不是你那個合適的人選,就算我要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我也不接受當任何人的替身,更不接受一個男的心里還無法忘記另外一個人來跟我談感情!”這樣說著,陸向皖從他的懷里轉過身去,重新背對著他。

    這輩子她不要再做任何人的替身,有那么一次經驗就已經很夠了,這樣的傷害她不要再承受一次,她也不允許自己再犯同樣的錯誤!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想起她跟顧淮南之間的那段感情,也能夠理解她此刻為何會有這樣激動的情緒,伸手想要重新將她板過身來,卻被她執拗的倔強拒絕。

    看著她的背影說道,“陸向皖,我不是顧淮南,我也從來不會拿任何人當作任何人的替身,這一點請你從這一刻起給我記住,并且記牢了!”

    陸向皖的心頭微微有些一震,不清楚是因為他說的這話還是因為他提到的名字,緊緊的抿著唇,一個字也沒有多說。

    見她不說話,宋勵衍盯著她這樣沉默了有一會兒,最后有些無奈的輕嘆了聲,伸手從后面將她緊緊抱住,將下巴抵著她的肩膀,然后在她的耳邊說道,“陸向皖,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顧淮南,也不要把任何人都帶入到顧淮南的模式里面。”

    陸向皖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手,說不清楚此刻自己心中那狂亂的情緒是什么,好一會兒才低聲問道,“那為什么是我,既然早已經放下了,為什么這么多年來都一個人過。”偏偏在再次遇到吳安琪的時候跟她說這樣的話,這樣怎么讓人相信他是真的已經放下了,這次也不是隨便找一個人當作心中那個身影的替身……

    “那是因為從來都沒有合適的人出現,而偏偏在這個時候讓我遇見了你……”這樣說著話,宋勵衍的吻輕輕落在她的耳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