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12 怎么證明
    同顧小北說完電話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十幾分鐘后的事情了,宋勵衍一直坐在她的對面沒有離開,見她放下手機這才說道,“面就別吃了,都涼了。”說著話的同時站起身來,伸手直接將她面前的碗給端了過來,連同自己的碗直接端到廚房那邊過去。

    見他這樣,陸向皖忙說道,“我,我來洗吧。”本來這面就已經是他煮的了,這會兒連碗都讓他來動手的話,那么就真的成了白吃白喝盡給他添麻煩的人了。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沒有反對,只說道,“那就交給你了。”

    陸向皖點頭,上前取代他的位置,開了水一個一個認真的洗著碗筷。

    宋勵衍站在那邊看了會兒,然后才轉身離開。

    回房間的時候宋勵衍已經躺在床上,手上正拿著本雜志看著,陸向皖看他一眼,沒有多說什么,直接近了衣帽間拿了自己的睡衣出來遍進了浴室準備洗澡。

    等陸向皖洗完澡從浴室里面出來,宋勵衍似乎正在打電話,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見她出來,交代了幾句便直接就掛了電話。

    “這么晚還談工作啊?”陸向皖隨口這樣問道,既然兩個人已經決定了要相處,那么就盡量讓氣氛變得更加融洽一些比較好。

    宋勵衍點點頭,想了想簡單的解釋說道,“嗯,明天要正式同陸氏集團簽約。”眼睛定定的看著陸向皖,接著說道,“明天爸他會把那塊地正式過戶到我的名下。”

    聞言,陸向皖一愣,回想起來他們之間婚姻原本的目的,她是為了逼自己放下過去的事情,用婚姻來換取一場不存在欺騙的交易,而他則是為了父親手中的那塊地,用來擴大他自己心中的商業版圖。

    這樣想著,陸向皖點點頭說道,“是嗎,我還以為那塊地早就已經給你了呢。”

    宋勵衍笑笑沒多說什么,等過了好一會兒,看著陸向皖又說道,“明天跟我一起去公司吧,我看過你的課程表,你明天沒有課。”

    “我去公司干什么?”陸向皖不解的看著宋勵衍,“我又不懂這些事情。”再說了,她過去了也只是干坐著,除了看報紙和雜志,什么事情都干不了,還不如在家里看看電視聽聽音樂來得強。

    “那天之后多久沒見你爸了?”宋勵衍這樣問道,其實他倒是以為工作上的事情這段時間同陸振廷見了好幾面,他聽得出來陸振廷心里挺掛念這丫頭的。

    陸向皖愣住,回想這幾天,她確實沒有回去過,別說是父親,就連母親也沒有見上面,還只是之前問醒酒湯的時候才給打了一個電話,甚至都沒有多聊點什么。

    見她這樣,宋勵衍輕嘆一聲說道,“爸他挺想你的,明天跟我去見見他吧。”他可沒想讓這丫頭同家里面老死不相往來,雖然說哪天晚上公布他們兩個人結婚消息的時候氣氛鬧得挺不愉快。

    陸向皖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掀 只是掀開被子默默的躺到床上,背對著宋勵衍,沒有去看他。

    其實之所以沒有回去,是有些不敢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家里的父母,這段婚姻對她來說確實是沖動的,什么都沒有想清楚,在自己情緒波動難以控制的時候做了這樣的決定,如果是換成現在,就這樣讓她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嫁給一個自己并不了解的人,就算是可以不在乎有沒有愛情,估計她也沒有辦法做到吧,她能夠理解父親當時知道的時候那種憤怒的情緒是為什么而來,他們只是擔心她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任。

    見她躺下來,宋勵衍也將自己手上的手機放到一旁的床頭柜上,伸手將房間的燈給按掉,然后這才滑下身子在床上躺下,轉過身去伸手將某人撈到自己的懷里,伸出手讓她的頭枕著自己的胳膊。

    陸向皖沒有掙扎,方正這幾天來的相處經驗告訴她,即使她不愿意這樣被抱著,身后的這個男人也一定霸道的不會聽她任何的防抗。

    見她沒有掙扎,黑暗中宋勵衍有些忍不住的彎起了嘴角,他甚至以為這個丫頭會跟他犟一輩子。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整個房間漆黑一片,安靜的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就當陸向皖快要睡著的時候,身后某人突然開口,說道,“你跟顧小北果然是很好的朋友,兩個人都喜歡把婚姻當作自己賭注。”她剛才跟顧小北打電話的時候他多少聽到了一些,也知道顧小北答應了曾呈文的求婚。

    聞言,懷中的陸向皖低聲說了一句,“你不也一樣嗎。”拿婚姻當作賭注的不僅僅只是她跟顧小北吧,他自己不也一樣嘛,不然他們也不至于會結婚,既然他們都是同樣的人,他又有什么資格來說她。

    身后的宋勵衍搖頭,說道,“不一樣,我并沒有拿婚姻當作賭注,我只是當作自己的籌碼而已。”他用婚姻來換取生意,這分明是一筆交易,既然是交易,那頂多只能算做是籌碼,可以等價交換的東西。

    “強詞奪理。”陸向皖這樣小聲的說道,并沒有要同他繼續討論下去的意思。

    宋勵衍輕笑,將懷中的人兒抱得更緊了一些,低聲在她的耳邊叫她的名字,“陸向皖。”

    “嗯?”陸向皖輕聲應,覺得今天晚上的宋勵衍有些奇怪,話似乎特別的多。

    身后一陣沉默,正當陸向皖以為他不講的時候,突然又聽到他開口說道,“既然已經放下了,那我們就認認真真的來對待這場婚姻好嗎。”

    陸向皖愣住,似乎是有些沒太明白他這話的意思,背對著他皺著眉頭好一會兒都沒有反應過來。

    見她這樣不說話,宋勵衍伸手將懷中的她板過身來,黑暗中兩人面對面這樣看著,然后又開口說道,“你說你已經完全把顧淮南放下了,那么證明給大家看。”

    陸向皖說不上來自己此刻是什么樣的心情,看著宋勵衍那有些模糊不清的輪廓,好一會兒才問道,“怎么證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