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09 他的分析
    陸向皖回到家的時候宋勵衍還沒有回來,整個屋子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陽臺外面透進來的光亮將整個房子照亮出一點點的輪廓。

    這這里生活了幾天,陸向皖似乎是已經開始慢慢的熟悉這里的一切,伸手便直接準確的找到了電燈的開關,啪的一聲客廳天花板上面的燈一下就亮了,將整個屋子全都照亮。

    拿冷白色的燈光照耀在陸向皖的臉上,使她看起來整個人特別的累,拖著身子朝沙發那邊過去,將手中的包包直接扔到了沙發上面,然后讓自己就這樣坐在沙發里面。

    其實并不是燈光的問題,今天的她真的是有些累了,不為別的,就單單為了顧小北的事情,她也真的是有些疲憊了。

    這樣仰頭靠在沙發背上,心里一點都不知道顧小北那邊跟曾呈文談的情況。她就擔心拿丫頭會再傻一次,或者說又給那樣的男人一次機會,這一點她可以想象的到,卻一點都不想真的親眼看到。

    宋勵衍從公司回來的時候已經差不多近10點了,開門進去就看見客廳的燈亮著,而某人正半卷縮的躺在沙發上面,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換了拖鞋進來,隨手直接將受傷的公文包放到沙發前面的矮幾上面,沖著沙發上面的人兒輕聲叫了句,“向皖?”

    陸向皖似乎是真的睡著了,依舊是閉著眼睛沒有反應。

    宋勵衍伸手將自己身上的拿套西裝外套直接脫掉扔到一旁,然后又拉了拉自己拿系了一整天的領帶,這才彎下腰卻伸手打橫將那躺在沙發上熟睡著的某人給抱起,準備將她抱回到臥房里面去睡。

    一下子的騰空讓陸向皖似乎是有些沒有安全感,原本閉著的眼睛一下就猛地睜開,看見宋勵衍的時候下意識的叫了一聲,然后這才問道,“你,你什么時候回來的。”說著話的同時伸手緊緊樓抱著他的脖子,似乎是真的害怕他一個沒有抱住自己就會直接從他的懷抱里面給摔了下來。

    “剛回來。”宋勵衍簡單的回答,看著懷中的她問道,“今天很累嗎?”

    陸向皖這樣被他抱著有些尷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點了點頭剛想要掙扎從他的懷中出來,就聽見他說道,“把門打開。”

    陸向皖愣著看著他,意識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盯著宋勵衍的眼睛看著,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他說的門是哪里?

    宋勵衍見她這樣盯著自己,似乎是讀懂了她這樣犯傻時候的思維方式,提醒她說道,“我說的是房門。”

    聞言,陸向皖這才反應過來,愣愣的忙伸手過來將臥室的房門打開。

    看著她這樣有些迷迷糊糊傻傻的樣子,宋勵衍有些忍不住彎了彎嘴角。

    陸向皖直到被他放到床上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靠在床上眼睛一直盯著宋勵衍 著宋勵衍的臉,一瞬不舜的看著。

    見她這樣盯著自己看,宋勵衍也沒有立馬就從她的身邊離開,反而是直接坐在了床沿,看著她的臉問道,“晚上去找顧小北了?”

    陸向皖收回自己的目光,坦白的點點頭,“嗯。”

    看她這樣的反應,宋勵衍又問道,“她不相信嗎?”看她這個歌樣子,顯然是沒有談好,不然不至于這樣悶悶不樂的。

    陸向皖搖頭,低聲說道,“她沒有不相信,因為在我去找她之前,曾呈文就自己主動跟她交代坦白了。”

    這一點倒是有些讓宋勵衍意外,不過中午的時候他確實是看到曾呈文拿著電話在哪里急切的說什么的樣子,估計那個時候那個電話就是直接給顧小北打的吧。

    “小北很難過,卻沒有想象中的情緒失控。”陸向皖這樣淡淡的說道,“我知道她心里還是放不下,即使是曾呈文犯了這么大的錯誤,但是這么多年來小北藏在心中對他的這種感情一直都沒有變,甚至因為這次曾呈文的告白更濃烈了些,我只是擔心她會就這么直接原諒了曾呈文。”更擔心的是她會因為這樣而以后受到更加大的傷害。

    宋勵衍這樣聽著,看她因為這個皺著眉頭一臉郁悶的樣子,伸手輕輕的將她的眉頭撫平,盯著她的眼睛說道,“如果這就是她的選擇的話,那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能做的該做的都已經盡力做了,有些時候并不是說我們付出了就能夠得到相應的回報,就能夠得到我們自己想要的結果,如果她真的選擇原諒,我們能做的也只能是尊重她的選擇,或者是祝福她的選擇。”

    “祝福?”陸向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的臉,“你覺得小北跟曾呈文為有未來嗎?”她能夠想象到的未來就是以后小北受了傷害的樣子,她一點都想象不出小北跟他以后會有什么快樂或者幸福的情景,真的很難以認同他這樣的話。

    宋勵衍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她的視線,看著她說道,“如果這就是她的選擇,你作為她最要好的朋友,你除了祝福還能夠給她什么?”

    陸向皖被問愣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看著她這樣答不出來,宋勵衍笑著摸摸她的頭,分析著說道,“你想要她好,想要她不受傷害,如果她真的做了這樣的決定,那就是說這就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結果,我們除了希望她的選擇是對的,希望曾呈文是真心的,我們再反對,再不同意或者不看好,那對于顧小北來說不都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壓力嗎?”

    陸向皖無言以對,卻能夠理解他這話里面的意思,當周圍的人全都反對,只有你一個人自己堅持的時候,那種壓力有多么的大,那條路有多么的難走,這種辛酸在過去的三年多里面她太能夠理解了,如果不是她心中對于顧淮南當初的那份情感支撐著,她或許根本就走不過來這三年,就像知道真相之后,她多一天都沒有辦法再堅持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