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04 如何安慰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的眼睛一直沒有從她的臉上轉開,看著她問道,“難道你不說她就不會受到傷害了嗎?”

    陸向皖愣住,沒有回頭,也沒有回答,答案她再清楚不過,卻不想說出來。她的朋友并不多,顧小北算是關系最好的一個,她不僅僅是當她為朋友,更是在心底將她視作自己的親人,所以哪怕是一點點的傷害,她都不愿意看到。

    她太清楚小北對曾呈文的那種喜歡,從學生時代的暗戀,到現在的男女朋友,光是想剛才那通電話里她說話的語氣,她就知道她是有多愛這個男人,一想到這個,再想到剛才曾呈文唄自己抓包的局面,她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去將這件事情同顧小北說。

    見她不說話,宋勵衍接著說道,“其實問題并不在于你說或者不說,她的傷害都是無法避免的,既然明知道無法去避免,又何必糾結于這個既成事實無法改變的事情呢?”宋勵衍這樣反問,在他看來,這件事情再簡單不過,根本就沒有什么可以糾結的,因為結果已經擺在面前了。

    陸向皖轉過頭來看著宋勵衍,好一會兒才說道,“你總是這么理性嗎?分析得這樣清楚,從來不會帶有自己的任何情感在里面嗎?”

    “你或許應該說我比較現實。”宋勵衍這樣說,眼睛依舊是看著她的臉,“其實過程并不重要,結果是什么才是重點,與其浪費時間或者是情感在不必要的過程上面,卻根本就改變不了任何結果,這樣對我來說這根本就是樁賠本買賣,既然已經知道只有這樣一個結果,納米就沒有必要再去糾結不發改變的事情,那樣徒增自己煩惱之外,浪費自己的情感和心情之外,得不到任何的好處。”宋勵衍這樣說著,簡直就像是在說他自己的生意經,說他自己的從商之道。

    “可是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用利益或者好處可以衡量的不是嗎?比如感情!”就是因為對顧小北有不一樣的感情,所以她才這樣的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是換做一個根本就不相干的人,或許她根本就不會去插手這樣的事情,但是顧小北對她來說很重要,所以她才會這樣輕易的把自己的情感給搭賠進去。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輕嘆了一聲,伸手摸著她的腦袋,看著她的眼睛說道,“你知道怎么樣才能真正的去安慰到一個受了傷害的人嗎?”

    陸向皖愣住,顯然是有些不太明白他為什么這樣問,好一會兒了才搖搖頭。

    “傻丫頭。”宋勵衍帶著寵溺的這樣說,“我知道你擔心顧小北,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傷害,但是這個事情已經發生,她受傷害也已經注定沒有辦法改變,既然如此,你能做的就是讓她盡量降低這件事情給她帶來的傷害難道不是嗎?”

    陸向皖點頭,贊同他這樣說的話的同時又看著他說道,“我知道,但是我更清楚她對曾呈文的那種感情,如果他們沒有在一起那還好,但是他們現在才剛剛在一起,卻發生這樣的事情,小北她一定不能接受的,這樣的打擊甚至比曾呈文拒絕她來得還要大,你說我該怎么安慰她?!”就是因為不知道該怎么安慰,所以才糾結自己該如何開口。

    “沒有那么復雜。”宋勵衍看著她的臉,盡量耐心的對她說道,“你要做的就是收拾好自己的情緒,然后在她需要你的時候盡量陪在她的身邊,在她委屈受傷想要哭泣的時候借給她一個肩膀或者懷抱,讓她痛快的哭一場,而唯一不能做的就是陪著她難受和哭泣。”

    他這樣說這著,陸向皖這樣愣愣的聽著,思考著他說的這些話。

    宋勵衍接著說道,“你首先得確定自己的身份,你是去安慰她的,如果你自己都沒有辦法保持理智,自己都容易被她帶動得情緒化,那么又讓誰去安慰她原本已經受傷的心?所以你現在要的做不是替顧小北難受或者是委屈和氣憤,你要做的是收拾好自己的情緒,調整好自己的狀態,讓自己面對她的時候能夠盡量保持理性。”

    陸向皖聽得很認真,是真的將他說的每句話每個字全都聽進了心里,這回她沒有什么話好去反駁他的,因為好像就真的該像他說的那樣她不能以現在這樣的情緒去告訴顧小北曾呈文的事情,這樣的情緒去的話只能跟她同仇敵愾卻一點都安慰不到她。

    她一直將理性理解為冷情,總覺得那樣條條邏輯去分析一件事情太過于沒有人情味兒,一直認為理性的人只是沒有百分之百的將自己的情感投入進去,認為理性的人最愛的人一定是自己,不然怎么可能從來不會讓自己受傷,但是經過宋勵衍這樣的分析,似乎并不是沒有道理,如果連自己都感性的為她感到委屈和氣憤,那么光顧著發泄自己情緒的同時又怎么能夠照顧到她的情緒。

    這樣想著,陸向皖這才慢慢的平復了自己的情緒,看著宋勵衍點點頭說道,“對,你說的對,我不應該這樣,我要理智一點,不能被帶到這種情緒里面。”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這才點點頭,微微輕扯著嘴角,伸手寵愛的摸了摸她的頭,說道,“所以不會悶悶不樂了?”

    聞言,陸向皖撇了撇嘴,故意轉過頭不去看他,小聲的嘀咕說道,“又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我倒是寧愿自己什么都沒有看到碰到。”這樣什么都不知道的話,就不必去擔心顧小北會不會受傷。

    “所以還是怪我咯,不應該拉著你陪我吃飯?”宋勵衍故意這樣說道,玩味的看著她。

    聽他這樣說,陸向皖悶悶的說道,“我又沒有這樣說……”其實她清楚,與其讓小北以后才發現曾呈文是這樣的人,還不如這會兒就讓她知道,至少還沒有陷得那么深,傷害也有一定的限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