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102 當面質問
    陸向皖簡直是有些無語了,跟顧小北這么久的朋友,她早就該知道她胡攪蠻纏的本事有多大,不過這會兒她是真的沒有時間要跟她胡扯這些,如果確認了她跟曾呈文真的是男女朋友的關系,她可是要上前當面質問的!

    “小北,你先說嘛,你跟曾呈文到底怎么樣了?你答應他了?”陸向皖有些著急的問。

    見她這樣再三追問,顧小北只當她是真的關心她和曾呈文的事情,不過光是想到這個,拿著電話的顧小北臉上微微有些泛紅,突然間有些不太好意思,含糊的說道“哎呀,干嘛一定要人說出來。”

    陸向皖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雖然說她幾乎可以猜到顧小北口中要說出來的答案,但是她還是強烈的希望她要說的跟自己現在想得能夠是不一樣的。

    “你知道的,我喜歡了他這么多年,之前發生了那么多事情,我幾乎連跟他表白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來了,而且還等到了他對我表白,我怎么可能拒絕的了……”顧小北隔著電話這樣說道,那聲音柔柔的,沒有一點點剛才大大咧咧的樣子,更是多了女生該有的那幾分嬌羞和可愛。

    陸向皖閉了閉眼睛,心里有些為自己好友這么多年的癡情而難過,更覺得她這么好的女孩,不該收到這樣的傷害,緊緊的咬著唇,拿著電話一時間不知道可以跟她講什么。

    隔著電話,顧小北完全不知道陸向皖這么的反應,更無法了解陸向皖此刻心中的各種情緒,依舊還有些沉浸在自己甜蜜的戀情之中,嬌笑著說道,“小皖,你不知道,呈文哥對我真的很好,我很慶幸自己這輩子能夠遇到他,甚至可以成為他的伴侶。”

    “小北,你……”話到嘴邊,陸向皖卻怎么都說不出口,她不舍的她難過,她非常清楚如果自己說出來,電話那邊的顧小北會受到多大的打擊。

    “什么呀?”見陸向皖欲言又止的樣子,顧小北有些好奇的問道,“小皖,你想說什么呀?”

    看一眼對面坐著的宋勵衍,陸向皖拿著電話最終是搖搖頭,說道,“沒,沒什么,想說外面也有好幾天沒見了,什么時候一起出來吃個飯逛個街什么的。”

    “好啊,不過找一天下午你沒課的時候好了。”這樣說著,顧小北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補充,“我,我晚上要陪呈文哥,可能會沒有時間。”

    聞言,陸向皖點點頭,說道,“嗯,好,那就這么說定了。”

    結束了電話,陸向皖的手還有些發抖,宋勵衍看著她這樣,開口說道,“你打算過去嗎?”

    看他一眼,陸向皖站起身來,轉頭直接就朝曾呈文那桌過去。

    曾呈文還沉浸在自己的甜蜜之中,知道陸向皖走過來站在自己的桌邊了這才注意到,當眼見對上陸向皖的臉的時候這才有些震驚和訝異,看著陸向皖甚至都有些說不出話來,“向,向皖……”

    “這么巧啊。”陸向皖這樣說著,聲音冷硬的沒有一點點溫度,臉上更是冷得不帶一點 帶一點表情。

    坐在曾呈文對面的那個女人也看一眼陸向皖,問道,“呈文,她是誰呀?你們認識啊!”

    陸向皖看她一眼,女人長得挺漂亮,大大的眼睛瓜子臉,齊劉海遮住了半個額頭,看起來更是帶了幾分俏皮和可愛。

    “呃……”曾呈文看看那女人,再看看陸向皖,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陸向皖還在為顧小北生氣和不值得,剛想要質問曾呈文的時候,被身后過來的宋勵衍直接攬住了肩膀,只聽宋勵衍笑著同曾呈文說道,“曾先生,這么巧啊?帶著女朋友過來吃飯?”

    曾呈文看著宋勵衍,尷尬的笑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說。

    見曾呈文不說話,對面的女人有些疑惑,叫了他一聲,“呈文,你怎么了?”再看著陸向皖和宋勵衍,眼里還有些疑惑,不知道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

    “我……”曾呈文尷尬的只能沖著宋勵衍和陸向皖笑,好半天才說道,“宋總,向皖,這么巧,你們也過來吃飯嗎?”

    “原本是來吃飯的,不過現在倒是沒什么胃口了。”陸向皖光是想著顧小北心里就氣不過,原本溫和的態度,這會兒一下變得尖銳刻薄起來。

    見陸向皖這樣說,那女人當然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會聽不出來陸向皖這話里面帶著的濃濃敵意,看著陸向皖說道,“這位小姐,你對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

    “誤會嗎?”陸向皖看著她冷笑,問道,“那么請問你跟曾呈文是什么關系!”

    見陸向皖這樣問,曾呈文急著想要解釋,“向皖,我跟她——”

    “我是他女朋友,有問題嗎?”那女人說話間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身來,眼睛直直的看著陸向皖。

    “有問題,當然有問題!”陸向皖這樣說著,頭卻轉過頭看著曾呈文,說道,“你難道覺得沒有問題嗎?這個女人如果是你的女朋友,那顧小北又算什么?!”眼睛瞪得大大的,陸向皖是真的生氣,而且是特別的生氣,她不允許自己的朋友受到這樣的欺騙,尤其還是在感情上面!

    “我,我……”曾呈文被問得有些答不上話來,他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陸向皖,更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場面。

    沒有等曾呈文說完,那自稱是他女朋友的女人看著他追問,“顧小北是誰?你跟她什么關系?”

    “你先別說話。”曾呈文顧不上跟她解釋,他現在擔心的是陸向皖會跟顧小北怎么說,顧小北如果知道了又會怎么樣!

    這樣想著,上前一步將就要抓住陸向皖的手,說道,“向皖,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要——”

    他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他那手已經被宋勵衍拉下來重重甩開,看著他宋勵衍一臉不悅的說道,“我太太的手你以為隨便誰都可以抓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