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99 她不在意
    “你去見向皖了?”宋勵衍看著他問道,他沒有想到利景恒會單獨去找向皖。

    利景恒點頭,看著他說道,“我單獨約了嫂子出來,原本是想讓她能夠幫忙勸你讓曉陽留下,不過她跟我說了你的想法,我沒有什么話可以去反駁,所以我決定放棄了。”因為他們說得都對,他即使是想反駁想再去爭取,那些沒有說出口的話也顯得特別蒼白無力。

    他說的坦然,宋勵衍倒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低聲回應了一句,“是嗎。”

    利景恒點點頭,看著宋勵衍說道,“你說的沒有錯,既然給不了她任何東西,就不應該給她任何的希望,哪怕只是讓她待在你的身邊。”因為自己有這樣的親身經歷,所以他特別能夠理解他口中說的希望,他自己也明知道曉陽不會愛上他,但是總想著能夠這樣留在她的身邊看著她也好,心里小小期待著或許哪天她真的會回頭,會看見仍然在原地等著著她的自己。

    然而,就是因為心中有這樣的期望,所以讓他更加控制不住的將自己的情感淪陷,以至于無法自拔。

    宋勵衍看著這樣的他,并沒有打算多問什么,只說道,“你相通了就好,我不想我們兩個人因為這件事情有什么誤會和矛盾。”不僅僅是關系到工作上面兩個人會不會因為張曉陽的事情而生疏,他更不想他跟他之間兄弟般的情感因為這個而有什么變化。

    利景恒點頭,淡淡的扯了扯嘴角,看著他說道,“你放心吧,我沒事了,我想曉陽她自己也會慢慢想通的。”

    宋勵衍點頭,見他這樣說,他心里倒真的是沒有什么不放心了。

    說道這個,利景恒想起剛才在咖啡廳里見到吳安琪的事情,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出來,不過他心里也清楚吳安琪對于宋勵衍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看著宋勵衍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老大,我還有個事情想跟你說。”

    宋勵衍看他這樣,疑惑的問道,“什么事?”一臉古怪的表情,他甚至可以猜出來等下他要說的不一定是自己愿意聽的。

    “那個……那個我今天跟嫂子見面的時候碰到吳安琪了。”說著話,利景恒的眼睛一直盯著宋勵衍看著,小心的觀察著他的臉色,他的反應。

    聽到吳安琪的時候宋勵衍臉色微微有些變化,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看著利景恒臉上并沒有多大的變化,說道,“是嗎。”聲音很平靜,平靜的聽不出他此刻的任何一點點情緒上的變化。

    他的反應倒是有些讓利景恒意外,他還清楚的記得昨天他提到吳安琪名字的時候他的反應有多么的強烈,僅僅只有一天的時間,他有些意外他居然可以變得這樣平靜,就像只是在聽一個跟自己并沒有多大關系的人。

    “老大……你,你見過她了?”利景恒想起吳安琪在咖啡廳里說的那 里說的那些話,對了,他想起來了,吳安琪說他們已經見過了,而且陸向皖跟她之間也好像很熟的樣子,應該是不會有錯了。

    宋勵衍點頭,重新將自己辦公桌上的文件打開,邊看著邊說道,“嗯,昨天吃飯的時候遇見了。”只是這樣簡單的解釋,沒有打算再多說什么。

    “哦……”利景恒看的出來他并沒有要多說的意思,不過見他這樣他才確定吳安琪在他臉上的淡漠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情緒的一種手段,此刻他正努力像用別的事情來充實自己,不讓自己多去像其他的。

    見他這樣,利景恒也不感在他的面前多提吳安琪任何的事情,拿著資料轉身準備離開,不過走到辦公室大門邊的時候,突然又停住腳步,轉過頭來看著正坐在辦公桌前面認真處理著文件的宋勵衍,開口說道,“那個,那個你有時間的話或許應該找嫂子解釋一下,我看她倒是有些在意你跟吳安琪的事情。”在他看來,在意才是正常的,應該沒有一個女人會不在意自己丈夫的前任,尤其那個前任是當著她的面挑釁,雖然說陸向皖表現的很淡定,就像是真的不在意一般,不過在車上的時候她問的那句話在他看來,已經完全出賣了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聞言,宋勵衍抬頭,看著利景恒說道,“向皖她在意?”

    見他一臉不相像的樣子,利景恒真的是有些替他著急,看著他說道,“老大,這種事情應該沒有一個女人會不在意吧?”都說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動物不是什么兇猛的怪獸,而是那種叫做前女友前男友的生物!

    宋勵衍皺眉,沒有說話,不過對于他說的陸向皖在意吳安琪這件事情,他還是表示嚴重懷疑,在他看來,這似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見他這樣,利景恒索性直接又重新折了回來,拉開宋勵衍前面的椅子坐下,看著宋勵衍有些苦口婆心的說道,“老大,雖然說你跟嫂子是商業聯姻,但是一個女人愿意把自己的婚姻托付給一個男人,那這個女人覺得不可能不在意這個男人,她一定是在心里早就已經喜歡上這個男人了,不然她不可能會去冒這么大的險來做這種事情,這完全說不通的?”

    宋勵衍聽著,眉頭依舊是皺著的,有些不太相信他說的這些話,以他這幾天跟陸向皖那丫頭相處下來對她的了解,那丫頭根本就只不過是把這個婚姻當作交易,別說是感情和在意,那丫頭之前受過的傷害,估計她再也不敢也不愿意去觸碰那所謂愛情的那種東西了。

    這樣想著,宋勵衍堅決的搖頭,說道,“不可能,陸向皖她不可能會去在意這些。”

    “怎么不可能!”利景恒完全不同意他的說法,說道,“但凡是一個女人,丈夫的前女友當面挑釁,說一些他們之間過往的甜蜜,有那個女人會真的不在意,剛才嫂子在我車上就直接問了,問你們當初是為什么分得手,你說,你說她這還不是在意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