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94 浪費感情
    拿著電話陸向皖遲疑著不知道怎么回答利景恒的話,在她看來宋勵衍那樣的想法沒有錯,與其讓張曉陽一直錯下去,還不如直接斷了她的念想,這樣或許是對張曉陽來說最好的選擇,有的時候有些選擇在當時看來或許是殘忍的,但是長遠的看來或許才是最正確的。

    電話那邊利景恒見陸向皖遲遲都沒有回答,隔著電話同陸向皖說道,“嫂子,曉陽或許是做了很多過分的事情,或許是之前對你有很多不敬的地方,但是你應該知道,她只不過是因為覺得就是你的出現才會讓她完全沒了接近老大的機會,她只不過是真的愛老大,她只不過是一時之間還沒有辦法接受,過一段時間她就會好的,她也不是那么不講道理的人,而且她在工作上一直都很出色,工作這么多年一直都沒有怠慢過,如果僅僅只是因為這樣的事情離開,老大以后一定會后悔的,你也不想老大以后為公司的事情而煩惱吧。”

    聽他這樣說,陸向皖覺得他說的也沒有錯,確實張曉陽沒有在工作上出現過什么失誤,而這次的離開也僅僅只是因為個人的原因,如果按工作來說,這樣的離開對她而言多少都是不公平的。

    “其實……”陸向皖有些吞吐,在腦海里想著到底還怎么去組織自己的言語,該如果去同利景恒說這個事情。

    利景恒知道她在顧慮什么,這樣隔著電話他也清楚有些話一定不好說明白和清楚的,所以直接對著電話同陸向皖說道,“嫂子,我想見見你,如果你有時間的話,我希望能夠跟你見個面。”

    陸向皖想了想,電話說道,“好吧,你定個地點,我馬上過去。”

    利景恒在電話里直接說了個地點,然后陸向皖稍微將家里面收拾了一下,直接拿了東西就去赴利景恒的約。

    到了利景恒指定的那家咖啡廳的時候,利景恒已經在里面了,坐在離門口并不遠的地方,見陸向皖進來,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她,抬手同她招呼,“嫂子。”

    陸向皖聽見他的叫聲,目光朝他的座位看過去,然后朝他點點頭,直接過去。

    因為是上班的時間,所以此刻的咖啡廳里并沒有幾個人,舒緩的音樂在整個空間里面輕輕的飄蕩,低沉而又悠揚。

    陸向皖在利景恒對面的位置上坐下,看著他問道,“來很久了嗎?”

    利景恒笑笑,客氣的說道,“沒有,也是剛到一會兒。”

    陸向皖點點頭,沒有再多問什么,將自己的包放到一旁的沙發上。

    利景恒并沒有直接同她說在電話里面說的那些事情,而是將自己面前的菜單直接給她推過去,說道,“嫂子,你看看,想要喝點什么。”

    陸向皖接過菜單,其實早上剛剛吃過飯,肚子一點都不餓,而且吃的還是白粥,更也沒有覺得口渴。

    基于這些原因,陸向皖只是隨后翻了翻菜單,最后只要了一杯檸檬水。

    點完單,利景恒看著陸向皖這才開口說道,“嫂子,首先我很 先我很感激你能夠過來。”

    陸向皖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覺得有些顛覆了之前自己對他的印象。

    雖然并不是很了解他這個人,但是幾次在宋勵衍的辦公室里面見到利特助,他給人的感覺總覺得有點點不太正經,嬉皮笑臉的同宋勵衍在工作時候拿嚴肅的樣子簡直是兩個極端。

    現在再看利特助,覺得跟之前工作時候那種輕松嬉笑的樣子完全不像,就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見她這樣看著自己,利景恒有些疑惑,看著他問道,“嫂子,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

    陸向皖這才有些回過神來,尷尬的抓了抓頭發,笑著說道,“沒,沒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些別的事情。”

    利景恒沒有多問,點點頭算是了解。

    陸向皖看著他,為了避免剛才的尷尬,直接同,利特助說道,“我明白你找我是為了什么,但是我并不認為真的讓張曉陽重新回到公司就是最好的選擇。”

    見她這樣直接的拒絕自己甚至還沒有提出來的話,利特助看著陸向皖有些激動的說道,“嫂子,曉陽她這次只是激動,才會說那些過激的話,你別在意,她自己現在都后悔昨天的事情,她這個人很簡單,有什么事情和情緒直接都反應在自己的臉上,想說什么也總是沒有把門的直接就那樣說了出來,你別跟她的計較,真的。”

    見他誤會自己,陸向皖搖頭說道,“不是的,其實我并沒有在意她說的那些話,之所以覺得她離開或許對她自己還有好處,因為就在昨天你跟張曉陽兩個人離開之后我就同宋勵衍說過這個問題,他給我的答案我認為他考慮的也并沒有錯。”

    利特助愣住,有些意外她居然早在他之前已經跟宋勵衍說過,更有些意外張曉陽昨天都說了那些話,而陸向皖居然還會在宋勵衍面前幫她說話。

    正說著話,服務員將陸向皖點的那杯檸檬水給端上來,然后又微笑的從兩人桌邊退開。

    見服務員走開,利特助這才看著陸向皖問道,“老大,老大他怎么說?”

    陸向皖將檸檬水端過喝了一口,看著利特助說道,“昨天我也像你說的這樣同宋勵衍說,但是宋勵衍說他不會考慮讓張曉陽回來,我當時也不解,不懂他為什么要做得這樣絕情,如果僅僅只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把她開除,太有些說不過去,但是他后面的話直接說服了我,我贊同他的觀點。”

    利特助看著她,追問道,“什么觀點?”

    “他說與其讓張曉陽留在他的身邊,還內心對他抱有任何的幻想,還不如直接將這個念想給斷了干凈,宋勵衍不可能給張曉陽任何的機會,更不想讓張曉陽有任何可以誤會和理解錯誤的地方,與其選擇將她留下來,讓她一直保留著她對他的那種念想,或許真的可以如張曉陽說的那樣,她只是默默的在心里面喜歡他就行,但是這樣難道真的就對她來說公平嗎?為什么明知道不可能會有任何的結果,又何必浪費她的感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