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88 煮解酒湯
    回去的路上,宋勵衍顯得有些過于安靜,就如同剛才來時候的路上一樣,只不過這次他沒有開車,一同同陸向皖坐在后座,不過眼睛卻是一直盯著車窗外面看著的,似乎是有那些不可以錯過的美妙風景,從始至終都不曾開口說過一句話。

    陸向皖不知道他剛才來的時候帶著的那股沉默是為了公司里的事情還是為了別的什么,但是她可以確定的是,回去這路上他的這樣沉默一定是為了剛才那個叫做吳安琪的女人。

    陸向皖幾次想要開口去問,可是那些話到了嘴邊,又硬生生的給吞了回去,撇開自己的身份不說,她自認為沒有資格去詢問他什么。

    酒店的代駕很負責的將他們送到公寓的樓下,甚至還將車子直接聽到地下的車庫,付了錢,拿了鑰匙,陸向皖同宋勵衍乘電梯上樓,宋勵衍開了門之后便直接將自己關進了書房,以至于陸向皖想問他要不要解酒藥都沒有來得及問出口,他就已經將書房的門給帶上了。

    看著那緊緊關著的房門,陸向皖輕輕的嘆了口氣,一直以來她以為他醉心于工作,甚至不在乎自己的婚姻來當籌碼只為得到工作上面的成功,這樣的人一定沒有感情上面的煩惱,但是今天看來或許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樣,或許在他沉醉于工作的背后他可能早已經被愛情給傷過,身上的傷疤或許到現在依舊沒有愈合。

    這樣想著,陸向皖突然覺得有些可憐他,原來他也不過是在愛情里受過傷害的人,同自己并沒有什么兩樣。

    因為有了這樣的認知,陸向皖有些對宋勵衍心生憐惜,沒有去敲書房的門,直接打算去廚房弄一碗解酒湯給他,不管他說他的酒量有多么的好,今天晚上他真的是喝了很多。

    打定這樣的主意,陸向皖沒有耽擱,直接朝廚房那邊過去,等到了廚房的時候這才有些意識到事情似乎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簡單,她對廚房里面的一切似乎都很陌生,而就連她等一下要準備的解酒湯她好像都不知道正確的步驟到底是什么。

    這一系列的問題一下有些把陸向皖給弄愣住,好一會兒才有些認命的伸手去從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將手機給掏出來,給母親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才被接起來,秦素芬似乎是已經睡了,正好眠的時候給自己女兒的這通電話給大醒了,說話的聲音還帶著困意和朦朧,“喂,小皖啊?”

    “媽,您睡啦?”這樣說著,陸向皖拿開手機看了看,確實已經十一點多了,按照母親的作息,一般10點就睡了,現在來說,確實是有些晚了。

    “嗯。”秦素芬輕輕的應聲,隔著電話陸向皖甚至能夠聽到母親打哈欠的聲音,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和不好意思。

    “你這么晚打電話,出了什么事情了嗎?”秦素芬在電話那邊問道,整個人的精神似乎也轉好了一些,“你跟宋勵衍出事了?”畢竟是自己的女兒,這樣匆匆忙忙給嫁了,心里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的。

    “沒有沒有。”見母親誤會,陸向皖忙解釋說道,“我跟宋勵衍挺好的,你別瞎想。”

    “那就好。”聽她說挺好的,秦素芬這才有些放心,問道,“那你這么晚不睡找我干什么呀?”

    “我只不過是想問下你,平時你給我爸弄的那個解酒湯到底是怎么做的?”陸向皖說明自己這通電話的來意,順便也不等她開口問,簡單的解釋了下原因,“晚上宋勵衍好像是有些喝多了,我擔心他待會兒半夜難受,所以想給他弄碗解酒湯。”只是等到了廚房看見那些鍋碗瓢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跟廚房原來是這么的陌生,根本就不知道該從哪里下手。

    聽到自己女兒說要給宋勵衍做解酒湯,電話那邊的秦素芬一下就來了精神,原本的困意這一時之間似乎一下就不見了,拿著手機問電話這邊的陸向皖道,“你給宋勵衍下廚?”她的女兒她可清楚了,從小就沒有在廚房里待過,小的時候學琴,根本就不同意讓她的手去做彈琴以外的事情,后來大了談戀愛,到最后顧淮南去世,她就直接從家里給搬了出去,大家都考慮到她的情緒問題,所以對于這件事情上也沒有太多的堅持,只要她開心就好,搬出去之后她三餐都是老外多,有時候她看不過去,就幾個電話把她催回來,就想讓她多吃點家常菜。

    就連當初她跟顧淮南熱戀的時候也沒有聽她要求過要下廚給顧淮南做點什么,這回兒沒有想到她竟然要給宋勵衍下廚做解酒湯,實在是讓她有些意外。

    陸向皖當然知道母親這激動是為了什么,想解釋又有些懶于解釋,索性就直接順著她的想法說道,“媽,你這么大驚小怪的是干什么,他是我丈夫,我是他的太太,他喝醉了,我給他弄點解酒湯解解酒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爸他喝醉了你不忙前忙后的給他弄嗎。”與其費力氣跟她解釋到頭來她也不一定愿意相信,還不如就直接順了她內心里面的想法,省事省時。

    聽她這樣說,秦素芬笑著連連說是,“是是是,你跟人家宋勵衍本來就是夫妻,夫妻兩人本來生活上就是要相互照顧的,他喝多了,你是該給他弄點解酒湯好好解解酒。”她這不是替她感覺到高興嘛,原本以為她要一直為顧淮南那樣堅持下去,現在可算好了,這丫頭似乎是真的對宋勵衍有感情了,這是她跟老陸最想要看到的,自己是真的為她高興。

    “好啦好啦,媽,你就告訴我該怎么做吧。”再這樣說下去,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明明自己跟宋勵衍并不是這樣,甚至宋勵衍現在估計還在為了那個吳安琪而傷心傷神呢,不想通母親繼續討論這個話題,忙轉開話題說道,“媽,你說簡單一點,太復雜我會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