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84 酒店巧遇
    陸向皖是真的有些喝醉了,整個人覺得暈暈乎乎的,臉上也燙熱的厲害。

    坐在她身邊的宋勵衍喝了比她要多得多,不過可能是酒量好的關系,整個人看起來一點事情都沒有,倒是一直都注意著她的情況,湊到她的耳邊問道,“怎么樣,還好嗎?”

    陸向皖看她他一眼,眼神都有些迷離,搖搖頭說道,“沒,沒事。”

    坐在陸向皖右手邊的葉曉琳也注意到她的臉色變化,小聲的問道,“向皖,沒事吧?”

    雖然整個人難受的厲害,但是還是不想壞了大家的興致,笑笑同她說道,“我沒事啦,我先去趟洗手間。”說著話,站起身來直接就朝包廂外面走去。

    出了包廂,門口還站著隨時等著服務的服務員,直接問她道,“請問洗手間往那邊走?”

    見陸向皖這樣問,那服務員好心的提醒說道,“小姐,包廂里面有自帶洗手間呢。”

    并不是不知道包廂里面有洗手間,只是里面的氣氛悶得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不想多解釋,只隨便找了個借口說道,“里面有人。”

    陸向皖這樣說,那服務員也就沒有再多問了,直接給她指了路。

    點頭道謝過,陸向皖順著那服務生指的路方向過去,沒有一會兒便找到了外面公用的洗手間。

    因為是五星級的酒店,所以及時是廁所也被裝潢得非常漂亮,另外保潔員似乎每隔幾分鐘就會打掃,整個環境非常的干凈,洗手臺那邊還放了綠色的植物,沒有異味,反而空氣中還帶著淡淡的清新。

    陸向皖沒有在意這些,整個人暈暈乎乎的難受,她隨母親秦素芬,即使是秦素芬時常隨著陸振廷出席些酒會和晚宴,但是這酒量二十幾年來一直都沒有長進,稍微喝幾杯就醉暈暈的。

    開著馬桶陸向皖簡直覺得自己胃里面似乎是有東西在翻涌,一個忍不住直接對著馬桶吐了起來,“嘔……”

    可能是聽到到了里面的動靜,外面有人伸手敲了敲她

    的門,詢問到,“小姐,你……沒事吧?”

    里面陸向皖幾乎是把晚上吃進去的東西全都給還了出來,對著馬桶幾乎是吐了個精光,甚至包括中午吃的那些還沒有消化的東西。

    不過還真的別說,這樣一番嘔吐之后,陸向皖整個人舒服了不止一點,不過也有可能是嘔吐多過的關系,整個人不禁有些打了個寒戰。

    再從里面出來,之間外面站著一位年紀看上去同陸向皖差不多大的女人,看著陸向皖從里面出來,關心的問道,“小姐,你沒事吧?”

    陸向皖剛剛吐過,嘴角甚至還有穢物,口中也有些難受,剛出來急,并沒有帶包或者是餐巾紙,伸手剛想要去擦拭嘴角的穢物,前面的女人已經從包里拿出紙巾給她遞過去,“喏。”

    見狀,陸向皖伸手接過,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笑笑,道謝說道,“謝謝。”

    那女人也笑,看著陸向皖搖頭說道,“不客氣,喝多了我知道,超級難受的。”說著話的同時還可愛的皺了皺鼻子,那樣子似乎是真的非常不喜歡那種感覺。

    陸向皖笑笑,深有同感的點頭,“確實非常難受。”她平日不喝酒,這次是沒辦法,也沒有覺得自己喝了多少,但是就是難受的吐了,不過好在吐過之后比剛才的感覺要好很多,這也算是欣慰了。

    女人笑笑,沒有再同陸向皖說什么,直接進了洗手間,她是想來上廁所的,只是聽見里面有人似乎嘔吐的厲害,所以才站在門口等著,看有沒有需要幫助。

    陸向皖嘴巴還因為剛才吐過的關系而有些難受,去洗手臺那邊直接接了水連著漱了好幾口,這才用紙巾擦拭嘴角,等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那女人也正好從廁所里面出來,看著鏡子中的陸向皖,朝她微微的笑了笑。

    陸向皖也禮貌的沖著她回笑,沒有再等她,直接從洗手間里面出去。

    出去的時候陸向皖并沒有在意旁邊,直到有人將她的叫住。

    “喂。”

    陸向皖轉過頭去,這才注意到站在洗手間旁邊走到上的那個男人,那熟悉的面容一時間讓陸向皖有些不禁愣住,等反應過來,這才朝他點頭,“你,你這么在這?”是當初在酒會上看見的那個男人,跟顧淮南有著同樣的面容。

    雖然說過不下百次告訴自己要放下,但是再看見這張臉,那還說有一定的震懾力,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那男人見陸向皖這樣問,似乎是覺得有些好笑,看著她說道,“這里是公共場所,我在這里很奇怪嗎?”他都還沒有問她為什么在這里咧,她倒好,居然反問起他來了。

    聞言,陸向皖有些尷尬的點點頭,沖著他笑笑,說道,“也,也對,”左手拉著自己的右手,整個人有些不自在,眼睛也下意識的轉到別的比方起,有些刻意的想要避開眼前這張臉。

    “誒,我真的跟你認識的那個人很像嗎?”男人看著陸向皖問道,這個問題從那天晚上回去他就一直疑惑,因為看她的表情,自己似乎是真的很像她口中叫的那個人,只是他懷疑,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那么相像的兩個人嗎?所以他一直都很好奇。

    沒有等陸向皖回答,里面剛才同陸向皖照過面的女人從洗手間里面出來,似乎是聽到男人的話,笑著問道,“子衡,誰跟你很像呀?”

    裴子衡轉過頭,看著那女人輕笑,伸手要她過來,很自然的搭在那女人的腰上,那樣子親密的讓人毫不懷疑他們是一對情侶。

    “沒什么,之前這位小姐把我認錯過,我只是好奇,是不是真的有跟我那么相像的人。”裴子衡簡單的解釋,眼睛朝陸向皖看過去。

    那女人也看著陸向皖,輕笑著說道,“看來我跟你跟這位小姐都挺有緣分呢。”這樣說著,輕輕從裴子衡的懷中離開,朝陸向皖過去,伸手說道,“你好,我叫吳安琪,能跟你做個朋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