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82 踩中地雷
    “我說過了,她錯在不因該愛上我,這點我在當初讓她進來公司工作的時候就已經講的很清楚,我想你應該知道!”宋勵衍這樣說道,臉上的表情雖然看不太出來喜怒,不過那語氣聽得出來他是有些動氣了,也是真的不愿意跟他繼續談張曉陽的事情。

    利特助哪里會不知道他真的是有些動怒,但是他更清楚如果自己不做最后的爭取,那么張曉陽就一定只能就這樣離開公司,這是他不愿意看見的事情,所以抱著這樣的想法,看著宋勵衍堅持自己的想法說道,“你不能僅僅只因為這一點而就把她從公司里趕走,愛上一個人根本就是沒有辦法控制的事情,如果可以如果知道是這樣一個后果,我想她也寧愿選擇沒有愛上你,但是這根本就不是她能控制的,她不能逼自己愛上一個不愛的人,也不可能逼自己去不愛一個自己愛的人,你如果是僅僅只憑這一點就把她從公司里開除,那就太說不過去了,另外我相信大家也會為你這個做法而有意見!”

    聽他這樣說,宋勵衍輕輕冷哼了一聲,看著利特助說道,“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情感都沒有辦法控制,他還能夠做好什么事情?明知道這件事情是錯的,不能做,也不能夠發生,還任由著去發生,然后把這一切全都推說給情感沒有辦法控制,那么我要這樣的員工有什么用,誰知道他以后遇到更讓他沒有辦法控制的事情會不會出賣我和公司?”

    “你……你這根本就是在偷換概念!”利特助不滿的說道,“如果都像你說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理性控制,那么你當初又怎么會愛上吳安琪——”

    利特助驀地停住,后面的話直接被斷在了嘴邊,看著宋勵衍的臉,硬生生的給咽了回去。

    “出去!”宋勵衍冷聲說道,雖然臉上的表情相比起剛才并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那放在桌子上的手卻緊緊的攥握著,直接出賣了他的情緒。

    利特助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看著宋勵衍解釋說道,“老大,我——”

    “出去!”宋勵衍是真的動氣了,就連臉上的表情也變了,怒視這利特助,說道,“張曉陽的事情我決定了就不可能會改變主意,你要是再多替她說一句話,你也給我收拾東西滾蛋!”

    利特助知道自己剛剛是踩中了地雷,而現在宋勵衍這顆炸彈正在爆炸,隨時都會炸到自己的身上,現在這種情況,再跟他說張曉陽的事情,估計只會更加惹惱他。

    這樣想著,利特助也不再多說什么,看一眼宋勵衍,轉身準備出去,走到辦公室的大門那邊的時候,突然停住腳步,可能是心里還有些為自己剛才說的話而后悔,轉過頭看著宋勵衍說道,“剛才……不好意思,你當我什么都沒有說。”

    宋勵衍沒有看他,手始終緊緊攥握成拳頭。

    見他不說話,利特助也沒有再多說什么,抬手將門打開,然后直接出去,不過并沒有忘記將他的辦公室門給帶上,只是帶上的同時,聽見辦公室里面傳來聲響,像是東西落地的聲音。


    利特助停住腳步,沒有轉頭,垂放在自己大腿兩側的手緊緊握著,好一會兒才邁步朝電梯那邊過去。

    陸向皖看了看時間,然后開始將自己辦公桌上面的東西收拾好放到自己的抽屜里面,一旁坐在她對面的葉曉琳見她收拾東西,故意打趣她說道,“這都還沒下班呢,向皖,你就這么心急等你家宋先生呀?”

    見葉曉琳這樣說,辦公室里其他人也忍不住開她的玩笑,弄得陸向皖整個人又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臉都跟著紅起來,有些求饒說道,“各位,你們就別再拿我開涮了,我投降行么?”她真的是無力招架,尤其是一個人對一個辦公室的人,她說一句,對面隨時就有幾十句等著回過來堵住她的嘴。

    辦公室里的其他老師都不由的被陸向皖的這些話給逗笑,張老師做好人替向皖說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別說我們陸老師了,陸老師臉皮兒薄,哪里經得起我們這樣圍攻,真的有話要問要圍攻啥的,都等晚上,晚上陸老師請我們大家吃飯,大伙兒一塊圍攻我們陸老師老公去。”

    陸向皖有些感激的朝她看去,同時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氣,她一點都不擔心宋勵衍能不能夠招架這群人,只要把她隔離到這場‘戰爭’之外就行。

    宋勵衍比預訂的時間要完了半個小時,不過一個辦公室大家聊天說話倒也都沒有太在意時間,倒是宋勵衍進來就給大家道歉,順便解釋公司臨時加了個會議所以才讓大家等了這么久的時間。

    大家多是知識分子,也全都懂得這個社會上的人情世故,自然不會多為難他,只笑著說大家在辦公室里聊天,也沒覺得有等多久。

    因為宋勵衍比預訂的時間晚了半小時,所以大家也沒有在辦公室里多待,直接拿了東西就準備朝酒店過去。

    辦公室里的幾位男士都有開車過來,直接載著辦公室里的另外幾位女同胞直直就朝宋勵衍之前訂的酒店開去,向皖則自然同宋勵衍一輛車一起過去。

    坐到車上,陸向皖也不知道是自己多心還是什么,總覺得今天的宋勵衍有些不太一樣,專心開著車,一句話都沒有,氣氛似乎是有些過于安靜了點。

    一開始的時候陸向皖有些不太習慣他同自己說話,總想著能夠安安靜靜的帶著各管各的就很好,可是才這么幾天,這個時候真的讓她安靜的對著宋勵衍在一個這么小的空間里的時候她還真的是有些不太適應了,不知道該說什么,卻又覺得哪里都不對。

    這樣一路糾結著,陸向皖還是有些忍不住看著宋勵衍問道,“那個你公司沒事吧?”

    聞言,宋勵衍這才轉過頭看她一眼,問道,“有什么事?”

    陸向皖原本就是猜測他這樣異常安靜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為公司里的事情,不過見他這樣答,可以猜的出來應該不說為了公司里的事情,看著他笑笑搖頭說道,“沒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