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78 何為殘忍
    “你……”張曉陽看著宋勵衍有些說不出話來,她沒有想到宋勵衍居然會說得這樣直接,不但沒有挽留她,更甚至直接祝福她能夠找到更好的工作,這明擺著就是趕她走的意思。

    別說是張曉陽被宋勵衍的話嚇得說不出話來,就連利特助也有些意外宋勵衍這樣做,看著宋勵衍還想要替張曉陽求情,說道,“老大,不至于吧,曉陽她不過是說說而已,你別放心上。”

    聞言,宋勵衍朝他看過去,說道,“張小姐不是孩子了,她有自己的思想,當然,也有能力為她自己說過的這些話而負責,你就不要再多說了。”說完,淡淡的轉頭直接看著張曉陽,“我說得沒錯吧,張小姐。”

    張曉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看著宋勵衍那表情由最初的委屈幽怨,轉而成為憤怒和不滿。

    一旁的陸向皖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更沒有想到宋勵衍會這樣直接的決定張曉陽的去留,說實在的,心里還真的是有些替張曉陽感到可憐,就如她說的那樣,她不過是喜歡上了宋勵衍,就算宋勵衍不接受,也沒有必要做得這樣絕情。

    宋勵衍都已經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了,張曉陽就算是再想自欺欺人也沒有任何立場了,這樣站著好一會兒,看著宋勵衍說道,“宋勵衍,你真狠!”說完,轉身就直接離開了餐廳。

    見張曉陽離開,利特助看一眼宋勵衍,沒有多說,直接追著張曉陽就沖餐廳里出了去。

    待利特助和張曉陽全都離開之后,還不等陸向皖和宋勵衍反應,一旁等了許久的服務生忙上前問道,“那個,那個請問現在可以繼續上菜了嗎?”

    宋勵衍看她一眼,點頭說道,“當然。”

    聽到宋勵衍這樣說,那服務員忙將早已經端過來的菜一一給宋勵衍和陸向皖兩人送上來。

    待服務員上完菜,陸向皖剛想要說什么,宋勵衍就先給她夾菜,完全當剛才的一切沒有發生過一樣,說道,“來,嘗嘗這個,應該還不錯。”

    陸向皖看著他夾過來放到自己碗里面的菜,再看他一眼,拿起筷子還是吃了口,不過因為經過剛才的事,陸向皖倒是有些覺得現在吃什么都有些食之無味,放下筷子轉頭看著正在進食的宋勵衍說道,“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也未免太傷人了。”

    聞言,宋勵衍轉過頭看著她,問道,“是么,我并不覺得。”說著話,又夾了一筷魚肉放到陸向皖的碗里面。

    “她只不過是喜歡你而已,你就算是不喜歡,也沒有必要直接把她趕走吧,這樣對她來說你不覺得太殘忍嗎?”陸向皖看著他,心里是真的覺得他太過于冷酷,雖然她很不喜歡張曉陽,但是還是心里有些覺得她挺可憐的。

    對于陸向皖對自己的評價,宋勵衍放下筷子轉頭看著陸向皖說道,“你覺得剛才那樣就殘忍了?”

    “難道你覺得還不夠么?”陸向皖疑惑的看著他,心里真的是有些懷疑他的心到底是什么構造的,難道他自己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嗎?

    端過自己前面放著的水杯喝了一口,再看著陸向皖說道,“我今天要是不跟她這樣說,我今天要是跟她模棱兩可,繼續放任她在我的身上投注感情,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會給她任何的回應,那樣才叫殘忍。”

    聞言,陸向皖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怎么說,一時間有些語塞,更想不到用任何話來反駁,似乎好像真的就是這樣一個道理……

    見她不說話,宋勵衍繼續說道,“在我看來,給她一個沒有希望的期望,那才是真正的殘忍,既然不喜歡,就別給人那種有希望的假象,既然不可能去接受她的感情,那么就不要去享受她帶給你的那種關心和愛慕,這樣不僅僅是對她的一種不負責,更是對自己的不負責,我不任務我自己是一個多么好的人,但是我懂什么是責任,也懂該為那些事情而負責任,明知道這個責任自己沒有辦法肩負的時候,我不會那么不負責任的去享受這一切,在我認為,不給任何希望或者期望才是對別人和對自己最大的負責。”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不想更不愿意張曉陽對自己有任何不該有的想法,所以才一定要斷了她所有心里不該有的想法,或許大家以為他冷漠無情,對于一個喜歡自己的人即使做不到回應她相同的感情,也要看在她對自己的情感上別那么過分的去傷害,但是如果不是這樣的傷害,又有多少人會從這里面徹底放下離開,如果不是真的把事情做到極致,有些死心眼的人又怎么會真的認清現實從這里面走出來,如果不能從這段根本就不存在的感情里面走出來,那么到時候傷害到的人何止是她一個,他更不想讓陸向皖在這其中有任何不該有的傷害,即使是張曉陽只是言語上對陸向皖的攻擊,這也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陸向皖這樣被她說得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因為他的理論讓她完全沒有辦法去反駁,雖然說做法她有些不太茍同,還是覺得他這樣太過無情和冷酷,但是其實細細想想又何嘗不是他說的那樣,最大的負責任其實是就不該給他們任何的希望,如果當初顧淮南直接跟她說他心里并不喜歡她,而不是選擇接受她的感情,或許今天她也就不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吧,顧淮南很溫柔,沒有拒絕而選擇接受,而也就是這樣的接受不拒絕,才會給她一個錯覺,覺得顧淮南愛她就跟她愛他是等同的,可是事實上卻是即使他們在已經這么多年,他也始終沒有愛上過她,而她也只不過是他心中無法揮去的一抹身影的替代……

    這樣想著,陸向皖沉默,低著頭什么話都不說。

    即使是在心里跟自己說了幾百次,但是真正的做到,原來并沒有說的那么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