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76 并不清楚
    利特助這手上的菜單還沒有來得及推給陸向皖,就直接被宋勵衍中途給攔下,說道,“她口味偏甜,不習慣吃辣,這里的剁椒魚頭不合適她,我來點吧。”說著話,直接將那菜單拿過,翻開認真的翻看著。

    前面的利特助和張曉陽都是一愣,他們跟著宋勵衍這么多年,從沒有見過他在意過一個女人喜歡吃什么不喜歡吃什么。

    陸向皖不知道他是猜的還是怎么知道的,不過她確實是口味比較偏甜,吃不了那些狠辣的東西。

    宋勵衍替自己和陸向皖兩人點了幾個菜,然后直接將菜單重新放回到桌上,看著利特助和張曉陽的面前,說道,“利特助和張經理也點幾個吧。”

    利特助剛想要伸手去拿,卻被張曉陽在桌子底下伸手攔住,正當利特助疑惑看著張曉陽的時候,張曉陽看著宋勵衍說道,“還是宋總給我們點吧,反正我們的口味宋總也都清楚。”

    聞言,宋勵衍抬眼朝她看過去,面無表情的說道,“抱歉,我從來沒有在意過你們喜歡吃什么。”說得那么直白,一點都不婉轉,一點都不在乎是不是傷到了前面的人,

    張曉陽咬著唇,放下桌子底下的手這樣死死的攥握著,一旁利特助哪里會不知道氣氛的尷尬,看一眼宋勵衍,轉過頭忙同張曉陽說道,“我來我來,我知道你喜歡吃什么,我來給你點,我來給你點……”說著話忙將那菜單給拿過來,認真的給張曉陽點菜。

    張曉陽始終緊緊的咬著唇,那表情別說是有多委屈了,轉過頭一句話都不說。

    一旁的陸向皖看一眼宋勵衍,其實自己也有些替張曉陽覺得委屈,她表現的這樣明白,但是宋勵衍愣是一點沒有顧忌她的感受,這樣**裸的拒,更是傷重了她幾分。

    宋勵衍似乎是一點都不在意,轉過頭問陸向皖說道,“要不要喝點什么,橙汁還是茶?”

    看一眼張曉陽,陸向皖不想再刺激她,只搖搖頭說道,“不用,我口不渴,現在不是很想喝東西。”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也沒有再多說什么,隨口跟她談論晚上吃飯的事情,完全當前面的利特助和張曉陽并不存在。

    這家餐廳生意不錯,不過菜也倒上得挺快,最新上來的是宋勵衍給陸向皖點的糖醋排骨,宋勵衍直接拿起筷子就給陸向皖夾了一塊放到碗里面,“嘗嘗看,這家的味道也還可以。”

    陸向皖點頭,夾過放到自己的口中,味道確實不錯,不過沒有第一次宋勵衍帶她去的那家做的那么好吃,當然也沒有昨天宋勵衍給她做的那么好吃。

    “怎么樣?”宋勵衍看著她問道。

    陸向皖點點頭,說道,“嗯,挺好吃的。”不過想了想還是遵從自己的內心,補充說道,“不過沒有你之前帶我去的那家好吃,也沒有你做的好吃。”說完,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宋勵衍輕笑,伸手寵溺的摸了一下她的頭,說道,“改天再做給你吃。”


    說道吃,陸向皖有些滿足的點頭,沖著宋勵衍臉上露出的笑臉燦爛的讓人有些移不開眼睛。

    然而她臉上這樣的笑容更是刺痛了坐著她跟宋勵衍前面的張曉陽,她不甘,更有些妒忌,因為餓哦宋勵衍從來沒有這樣寵溺的跟她說過話,平時除了工作,基本不會跟她說任何生活上的事情,而且就連工作,基本上也不可能會在他的臉上看到什么笑容。

    這樣想著,張曉陽突然有些坐不下去,猛地站起身來說道,“你們慢吃,我先走了。”說著轉身就要走。

    利特助見她要走,直接伸手將她攔住,說道,“吃完飯再走吧。”

    張曉陽甩開他的手,看一眼陸向皖,冷笑帶著憤怒的說道,“對著有些人讓我根本就沒有食欲!”

    利特助哪里會不制動她的心思,但是又哪里敢說出來,見她執意要走,也不再多說什么。

    張曉陽拿過自己的包,直接就要從餐廳里出去,只是她才邁開步子,就被前面坐著的宋勵衍叫住,“等一下。”

    張曉陽猛得停住腳步,有些意外宋勵衍居然會留自己。

    宋勵衍看著她,開口說道,“張經理,有幾句話我想跟你說清楚。”

    張曉陽看著他,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說什么,僵硬著表情,問道,“宋總想要說什么?”

    宋勵衍轉過臉不去看她,開口說道,“我想張經理最好是擺正自己的位置。”說著話,轉頭看著陸向皖,臉上微帶著笑容,說道,“向皖是我的太太,請你以后注意你說話的方式和用詞,我不希望她聽到后有什么不悅。”

    聞言,張曉陽以為是陸向皖將早上在天臺時候跟她說的話跟宋勵衍說了,冷笑說道,“我不懂宋總在說什么,但是請宋總最好是別胡亂聽信別人的話,我跟在你身邊好幾年,我是怎么樣的為人宋總應該比誰都清楚。”說著話,眼睛直直的朝陸向皖看過去,那眼神尖銳的就如刀子,恨不得能夠將陸向皖直接一刀切開,接著又說道,“我還請宋太太不要人故意在宋總面前抹黑我,我不過是公司里的一個小小的員工,根本就對你構不成什么威脅,你不至于這樣費盡心思想要把我從公司里趕出去!”

    聽她這樣說,陸向皖有些不悅的皺眉,看著她說道,“張小姐,你沒有必要每次都這樣心胸狹窄的以為別人在你背后說了什么好么,你會做的事情并不代表我會去跟你一樣,人與人之間是不同的,別把你的思想強加在我的身上,你永遠都不是我!”她犯不著每次見面都被她奚落,她根本就不欠她什么。

    聞言,一旁的宋勵衍嘴角淡淡有些笑意,看一眼陸向皖那眼神甚至是有些贊許。

    正當陸向皖以為自己是不是有些看錯的時候,他已經轉過頭去同張曉陽說道,“張經理說我了解你的為人,但是抱歉,你并不是我的誰,我沒有功夫更不會浪費時間花精力去了解一個對我并不重要的人,所以你怎么樣我并不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