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75 詭異氣氛
    宋勵衍沒有忽略她的嘀咕,看著她說道,“我之前難道沒有跟你說過嗎,我跟她除了工作上的關系其他什么都不是嗎?!”他明明記得自己跟這個丫頭說過,只是沒有想到她到今天還會過來質問他跟張曉陽之間的關系!

    當初之所以決定將張曉陽調走,一個是因為她對自己動了不該有的心思之外,另外一個他也不想讓陸向皖有任何的誤會,所以才會特別要求利特助給自己找了一個男秘書。只是這丫頭一點都沒有察覺他的用心,聽別人幾句話就來質問,耳根子也太軟了點吧。

    “那她干什么老看我跟看到殺父仇人一樣呀。”每次見面都是如此,真的是很難讓人不懷疑,其實她也不是計較說他們之前有過什么活著是什么關系,只是不想自己成了那個平白無故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成了那個破壞別人情感的人,她不喜歡更不愿意自己背上那樣的罵名。

    “我承認張曉陽對我有想法,所以我在知道的第一時間就直接將她從我的身邊調走,我從來沒有給過她任何的許諾,也沒有對她產生過不該有的想法,至于她為什么見了你這樣,或許僅僅只是因為你是宋太太,而她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你。”宋勵衍這樣說道,看著陸向皖的眼神沒有一點點的欺騙,那樣子看起來特別的真誠,當然,那真誠的表情里還帶著那么點自負。

    陸向皖看著他,好一會兒有些嫌棄的說道,“看來這個宋太太還真不是什么好差事。”她根本就同張曉陽無冤無仇,就僅僅只因為她跟宋勵衍之間的關系,每次她見到自己就一臉想要吃了她的表情,想想都覺得自己挺委屈的,要是用顧小北的話來說,她還真的是招誰惹誰了。

    聽她這樣說,宋勵衍倒是有些好笑的扯了扯嘴角,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說道,“好了,我會警告她,別再來煩你。”

    “那還是算了吧。”陸向皖說道,“那她還不得更恨死我呀。”她什么都沒有做已經讓她恨得牙癢癢了,他要是真的去特地警告她不要再找自己的麻煩,那還不得讓她恨得咬牙切齒不成,與其那樣,還不如自己躲著她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宋勵衍沒有多說什么,摸摸她的頭,說道,“好了,別瞎想了,我這里忙完,等下帶你去吃飯。”

    陸向皖點點頭,起身重新走回到會客區那邊的沙發上坐下,她沒想打擾他工作,不過剛才那些話要是不說,憋在心里她覺得難受。

    采購部那邊將喜糖和請帖送過來的時候宋勵衍和陸向皖正打算準備出去吃飯,接過那些東西,陸向皖正有些感嘆他們的動作效率如此之快的時候,居然發現請帖上面的名字全都寫完了,而且正是她辦公室里的那些同事,一個都沒有錯。

    抬頭疑惑的問宋勵衍,“你怎么知道他們的名字的?”她甚至都沒有跟他說過在學校里的事情,更別說是誰誰誰的名字了。

    宋勵衍有些神秘的笑笑,說道,“我自然有我的辦法。”然后也不多解釋,直接拉著她的手就朝辦公室外面過去。

    因 nbsp;因為考慮到陸向皖下午一點的會議,宋勵衍并沒有帶陸向皖去別的地方,就直接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餐廳,準備隨便吃一點然后就送她過去。

    只是才剛進門,就遇上比他們早一步到這家餐廳的利特助和張曉陽。

    張曉陽在看著宋勵衍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眼睛似乎都亮了,不過在看到他身邊的陸向皖的同事,整個人臉一下就夸了下來,那對比瞎子都看得出來有多么的明顯。

    “老大。”利特助熱情的同宋勵衍和陸向皖打招呼。

    陸向皖沒有想到這么快就又見到張曉陽了,剛才還想要躲著呢,這么就又裝上來,躲都沒有來得及。

    宋勵衍看一眼陸向皖,說道,“過去打個招呼。”直接將她的手牽起,朝利特助和張曉陽那邊過去。

    張曉陽見不得他們這樣,直接將臉轉到了一旁,臉上的表情也跟吃了蒼蠅似的有種說不出來的惡心和厭惡。

    陸向皖雖然不太愿意見到張曉陽,不過似乎是無可避免,也就任由著宋勵衍拉著自己過去,但是到底還是出身名門,秦素芳對她從小就是朝大家閨秀那個方向給調教的,即使心里有多么的不樂意,見到他們還是禮貌的同他們點頭微笑算是打招呼。

    宋勵衍看著利特助,沒有說其他的,直接問道,“s市那邊的投標案進行的怎么樣了?”

    聞言,利特助幾乎有些奔潰的看著宋勵衍,說道,“老大,現在是午休時間,能不能別問工作呀?”就算是機器人也有藥加機油的時候,總得休息下吧。

    “那個投標案你要是搞不定的話,我天天讓你回家吃飯。”宋勵衍一點都不客氣的說道。

    利特助扯了扯嘴角,那表情就差跟旁邊的張曉陽一樣了。

    宋勵衍當然也注意到一旁的張曉陽,不過并沒有要同她說什么的意思,而是直接拉著陸向皖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轉頭貌似不在意的說道,“既然都是來吃飯的,坐下吧。”

    聞言,張曉陽有些意外宋勵衍居然會愿意跟她同桌,當然意外的也不僅僅是張曉陽,一旁的利特助也有些驚訝,他很清楚宋勵衍一點都不想同張曉陽扯上關系,卻沒有想到他會主動要求他們一起同桌。

    其實陸向皖也不太愿意同張曉陽同桌,尤其是知道她對自己有這么強的敵意,不過宋勵衍都這樣說了,她當然也不好多說什么,安靜的坐在他的身邊。

    宋勵衍都這樣說了,再別扭張曉陽也得坐下,不過眼睛始終不朝陸向皖看去一眼,就像是深怕自己多看一眼就會弄臟了她的眼睛。

    氣氛有些詭異,利特助看一眼對面的宋勵衍,再看一眼陸向皖,干笑著想要緩解氣氛,說道,“嫂子喜歡吃什么,我幫你點,而且這家餐廳的招牌菜也不錯,等下嫂子一定要嘗嘗。”說著話,直接伸手去將桌上的菜單拿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