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74 當面質問
    張曉陽不甘心,她怎么都不甘心,見陸向皖的身影要消失在那樓道口,抬腳就朝那邊跑過去,沖著正準備下樓梯的陸向皖喊道,“你得不到他的,他心里有人,他根本就不會愛上任何人!”

    陸向皖停住腳步,轉頭看了她一眼,最后什么都沒有說,轉身繼續朝樓下走去。

    等宋勵衍開完會回來已經是差不多一個小時后的事情了,開了辦公室的門進去,陸向皖坐在沙發上像是有些無聊的在發呆。

    “沒有出去逛逛嗎?”宋勵衍邊說著話邊朝自己的辦公桌過去,簡單的解釋說道,“剛才會議出了點小意外,所以拖得比較久。”說著話,整理著剛才開會時候的資料。

    陸向皖看著他,搖搖頭說道,“沒有,我剛才有出去逛了一下。”

    見她這樣說,宋勵衍也沒有在意,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邊翻資料邊同陸向皖說道,“我大概還有半小時左右,忙完了等下我們去吃飯。”

    陸向皖沒有多說什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隨手拿過一本雜志,不過他這里似乎都是一些經濟類的雜志,對于她這個從小學音樂,這幾年又專門去學了美術的人來說,那上面寫的簡直就是天書一般,完全看不懂。

    嘆了口氣又從先放下來,想起張曉陽在陽臺跟她說的那些話,并不是說她因為多在乎宋勵衍所以有多么的在乎張曉陽跟她說的那些事情,只是她有些介意的是她是不是真的做了那個破壞的人,破壞了宋勵衍原本跟張曉陽之間的感情?

    她心里介意的是這個,她同意這段婚姻的唯一原因就是她跟宋勵衍兩個人只當這個是交易,各取所需,但是如果告訴她,就是因為她的出現,她一廂情愿以為的各取所需沒有傷害到任何人,最終其實并不是這樣,照樣有一個人因為就只是因為她這樣的出現,所以受到傷害,不管這個事情是不是自己自愿,還是被蒙在鼓里,她心里都不舒服。

    這樣想著,陸向皖從會客區那邊的沙發上站起身來,朝宋勵衍那邊過去。

    宋勵衍感覺到她過來,但是并沒有抬頭,只是問道,“怎么了?”說著話的時候目光并沒有離開自己手上的文件。

    陸向皖拉開他辦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眼睛直直看著宋勵衍問道,“可以耽誤你幾分鐘時間嗎?”

    聞言,宋勵衍抬頭,這才正視著自己眼前的陸向皖,有些好奇的問道,“什么事?”那樣子像是饒有趣味的香要聽聽她想說什么。

    “你為什么把張秘書調走?”陸向皖自認為自己沒有任何說話的技巧,所以她并不想拐著彎跟他試探或者打聽什么。

    聽她這樣問,宋勵衍有些不悅的皺眉,問道,“張曉陽找你了?”如果不是張曉陽找她說了什么,她不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問他這個。

    “她有沒有找我說什么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我只想問你一點,你跟她之前是不是有關系?” 系?”她并不在乎宋勵衍跟張曉陽之前有什么關系,她在乎是的,她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充當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角色!

    “有。”宋勵衍回答得很直接,也很干脆。

    聽到他這樣肯定的答案,陸向皖覺得自己有種被欺騙的感覺,看著宋勵衍有些氣憤的說道,“那你為什么還要跟我結婚,就僅僅只是因為一塊地,你就可以不要一個自己心愛的女人嗎?”在他們男人的嚴重,女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廉價,是這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東西嗎?!

    見她這樣生氣,宋勵衍倒是突然有些說不上來的那種喜悅,看著她說道,“你能聽我把話講完嗎?”

    “還要講什么?!”或許是因為有過差不多的經歷,另外也真的有些替張曉陽感覺到不值得,深愛這一個男人,卻得到了這樣的結果,她不能夠接受,也沒有辦法接受,看著宋勵衍整個人的情緒激動的說道,“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她,當初我問你的時候你為什么不說,如果你說你有女朋友,我根本就不會考慮跟你結婚,因為我從來就不想做一個破壞別人感情的人!”

    看著陸向皖,宋勵衍嘴角甚至有些忍不住扯出笑意來,不過就是因為這樣的笑意,讓他面前的陸向皖更加的惱火,氣憤,沖著他問道,“你笑什么,這很好笑嗎?你不覺得你自己這樣做太過分了嗎?!”她不懂,不懂他為什么還能夠笑得出來,她是真的不懂,也無法理解!

    見她這樣越是生氣宋勵衍就越是想要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努力不讓自己帶著笑意的說道,“好了,現在可以輪到我說了嗎?”

    陸向皖轉過頭,根本就不看他,此刻的她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她反感這個詞,是真的討厭!她已經從顧淮南給她的那段感情中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兩個字帶來有多大的傷害,所以她真的是很難以接受。

    見她不說話,宋勵衍這才開口,說道,“對,張曉陽跟我是有關系,不過僅僅只是工作上面,我是她的領導,而她也只是我的下屬,就這么簡單而已!”

    聞言,陸向皖轉過頭來看著他,那表情有些難以置信,“下屬?!”難道不應該是男女朋友,或者再次也可能是情人關系啊?那個張曉陽每次見到自己幾乎都是想要把她給吃了一樣,說她對宋勵衍沒有意思,誰相信啊!

    宋勵衍點頭,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陸向皖說道,“不然呢,你以為我跟她是什么關系?”

    “我以為你們不是……”陸向皖有些說不出來,看著他那表情任然是沒有辦法相信他說的,可以說是他給的答案真的是讓她大感意外!

    “以為我跟她有什么不正當的關系?”宋勵衍盯著她冷冷的說道,伸手在她的頭上敲了下,“你腦袋里裝得都是海綿嗎?別人說什么你就信什么?”

    陸向皖被他敲得體育學痛,下意識的皺眉伸手摸著自己的腦袋,小聲嘀咕的說道,“很難不讓人誤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