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67 床畔對話
    陸向皖在衣帽間里做了好幾個深呼吸這才平復下去剛才那種說不上來的激動情緒,然后才從衣帽間里面出來。

    出來的時候宋勵衍已經將吹風機的插頭在床頭柜上面的插座上插好,見陸向皖出來,看著她說道,“過來,我幫你把頭發吹干。”

    經過剛才的事情,陸向皖根本就還沒有想好要怎么面對他,想要拒絕,尷尬的擺擺手,說道,“那個,那個不用了,我……我自己進浴室吹就可以了……”

    “沒關系,我幫你。”宋勵衍這樣看著她的眼睛,那態度和表情根本就不容她拒絕。

    陸向皖看著他,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朝他走過去。

    宋勵衍讓她坐到床上,自己拿著吹風機給她吹頭發。

    陸向皖有些緊張,這樣正襟危坐著,手一直緊緊的握著,就放在自己的腿上,那樣子就像是在防備什么

    宋勵衍當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笑說道,“別這么緊張,我要把你怎么樣剛才就不會幫你穿上內衣了。”

    聞言,陸向皖整個臉一下通紅起來,抬頭看著她那樣子像是在生氣。

    宋勵衍好笑的搖頭,不再多說什么話來刺激她,只是用手輕柔的撫著她的頭發,將她原本還并不怎么干的頭發給慢慢吹干。

    陸向皖幾乎是熬著度過這幾分鐘的,等他在收拾吹風機的時候這才有些僵硬的說一句,“謝謝。”不過那語氣覺得是不情愿的,更是帶著幾分生硬。

    “不客氣。”宋勵衍這樣回答她,帶著幾分戲虐的味道。

    陸向皖看他一眼,似乎還有些生氣,嘟著嘴朝浴室那邊過去,順便帶著了剛才宋勵衍為自己吹頭發的吹風機,另外再進去打算進浴室梳理一下自己的頭發。

    宋勵衍重新躺回到床上,想起剛才,嘴角還略帶著笑意。

    陸向皖再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已經將自己原先略有些微亂的頭發給梳理整齊,另外也努力將自己剛才有些別扭的表情變得更加自然放松,看一眼躺在床上的宋勵衍,微微有些踟躕,不過還是鼓足了勇氣繞過床頭朝床的另外一側過去,準備從那邊上床,甚至暗暗在自己的心底打定注意等下上了床蒙頭就睡覺,省的自己對著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樣想著,陸向皖幾乎可以用動作迅速來形容,拉開被子然后立馬躺到床上,再將被子連著頭直接蓋上,那動作叫做一個敏捷,快速的讓躺在一旁的宋勵衍看了有些哭笑不得。

    陸向皖背對著他,將自己整個人卷縮成一團,就像是想要盡量讓自己變得更小一些,最好是讓宋勵衍可以錯覺的她并不存在,直接無視她的話就是他最終想要的目的。

    宋勵衍盯著這樣的她看了好一會兒,最終搖搖頭有些無力的笑,再轉過頭看著對面墻壁上掛著的電視機,想想都覺得有些好笑,直接笑出了聲音來……

    陸向皖閉著眼 閉著眼睛,想要讓自己盡快入睡,但是那清晰的感官根本就沒有一點困意,更別說是盡快入睡。

    整個房間一下好像陷入了一種沉默,安靜的可以聽到彼此兩個人的呼吸,宋勵衍倒是還好,陸向皖這樣躲在被子下面,幾乎讓自己有些快喘不過氣透不過氣來。

    宋勵衍轉過頭去看她,伸手將她腦袋上的被子拉開,被子下面的陸向皖一下沒了防備,猛地轉過身來看著宋勵衍,問道,“你,你干什么?!”那樣子強裝著鎮定,可以話語間無不透露著害怕和緊張。

    宋勵衍真的有些被這個丫頭打敗,看著她說道,“大熱天,你這樣蒙著頭你不怕熱我還擔心你喘不過氣來呢。”

    陸向皖重新從他的手中將被子給搶回來,緊緊的護在自己的胸前,看著宋勵衍說道,“我,我不覺得熱。”她真的是不覺得熱,她比起這樣對著宋勵衍,她覺得有點東西擋在自己的面前總好過什么東西都沒有的強,這也算是自我的一種安慰吧。

    宋勵衍笑笑,沒有說話。

    見他不說話,陸向皖重新躺回去,背過身不去看他,不過這次她沒有再將被子往自己的頭上蒙,因為他說的沒有錯,她剛才真的是差一點有些喘不上氣來了。

    宋勵衍搖頭有些無奈的笑笑,不過一時間想起她剛才接的那個電話,開口說道,“剛才是顧小北給你打的電話嗎?”

    “嗯。”陸向皖輕聲的應聲回答,雖然并不知道他這樣問是為了什么。

    “她要跟那個曾呈文交往?”宋勵衍這樣問道,他剛才被顧小北誤認成陸向皖的時候確實聽到她是這樣說的。

    聞言,陸向皖轉過頭來,疑惑的看著他問道,“你偷聽我講電話?”不然他是怎么會知道她跟顧小北兩人之間的談話內容的。

    宋勵衍有些不屑的看她一眼,說道,“我還不之于那樣做。”這樣說著,又看了她一眼,解釋說道,“剛才我接電話的時候她把我當成你了,所以我才會知道,另外你的手機漏音嚴重,我無意聽到也算不上偷聽,至少我是光明正大的。”

    陸向皖沖他皺了皺鼻子,在心底罵他說的這些是歪理,知道她在打電話還不主動避開,這一點就已經很不紳士了,還說什么光明正大的。

    宋勵衍沒有錯過她臉上的表情,不過也難得大度的不跟她計較,說道,“如果你問我顧小北要不要跟曾呈文在一起的話,我給你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聞言,陸向皖小聲的嘀咕說道,“我又沒有要問你。”再說了,顧小北的事情她憑什么要問他,還有,他又憑什么這樣肯定的說小北就不應該跟曾呈文在一起,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小北愛了曾呈文有多少年,根本就不知道小北心中一直把這段感情當作什么。

    宋勵衍看她一眼,再次大度,決定忽略她的話,接著說道,“我不知道顧小北喜歡不喜歡那個曾呈文,但是我敢肯定,曾呈文一定不喜歡顧小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