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66 氣氛曖昧
    宋勵衍這樣說,陸向皖也就這樣信了,因為自己有這樣的疼痛在先,所以一點都沒有懷疑他這話里面的真實性,見他這樣說疼,而且還非常疼,心里的愧疚感就一下給冒起來了,甚至都沒有察覺到自己這樣伸手摸著他的下巴這樣的一個動作有多么的曖昧,只一心想他這樣自己要負全部的責任。

    因為愧疚喝自責,陸向皖這樣摸著他的下巴輕輕的揉著,低聲問道,“這樣有沒有好點,還是說要不去醫院看看?”如果單看這句話或者會被誤會說她在開玩笑,但是她此刻臉上的表情一本認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宋勵衍有些想笑,被她這樣的認真勁給逗得,但是可以的克制住了,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笑出來,她一定又會不知所措,害羞的想要躲,跟一只小刺猬一樣豎起自己的防備。雖然覺得那樣的她也可愛迷人,但是他不想一直同她這樣保持著距離,他更想要的是走進她的內心,更去了解她這個人,說不上是為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此刻自己心里的這種想法,但是就是想要這樣做,就這樣簡單而已。

    這樣想著,宋勵衍輕輕的扯了扯嘴角,看著打趣的說道,“如果就為了這樣去醫院,那我還不給醫院的那些醫生和護士給取笑死啊。”

    “那說不定真的撞到了呢。”陸向皖還是有些擔心,那眼神和表情全都透露著這樣的神情。

    宋勵衍笑笑,并不過并不是對她的取笑,拉過她的手安慰她說道,“沒事,揉一會兒好多了,現在不痛了。”

    聽他這樣說,陸向皖不確定的問道,“真的不痛了嗎?”

    宋勵衍點點頭,摸著她剛才被撞疼的地方,輕輕的揉著,說道,“你這還疼嗎?”

    陸向皖這才有些意識到此刻兩人坐得有多么的近,那氣氛又有多么的曖昧,一下子回過神來整個人開始有些不太自在,低著頭有些扭捏尷尬的說道,“不,不痛了。”放在腿上的手緊緊的握著,心里懊悔著剛才給顧小北打電話之前怎么就完了先去換件衣服,自己現在上身空空的一點逗沒有安全感。

    宋勵衍當然注意到她的變化,不想嚇到她,摸著她那還有些濕的頭發,說道,“好像還沒干。”

    聞言,陸向皖猛地抬頭,欲要站起身來,說道,“我,我去吹干。”也順便可以暫時離開這個有些過于曖昧的空間,避免這樣不必要的尷尬。

    宋勵衍一把將她的肩膀按下,說道,“我去拿吹風機。”說著根本就不給陸向皖拒絕的機會,直接轉身進了浴室。

    見他進浴室,陸向皖一刻逗沒有耽誤,直接就朝衣帽間給跑了進去,從柜子里翻出內衣忙給自己穿上,雖然晚上了一般都不習慣穿著,但是不穿對著宋勵衍她實在是覺得沒有安全感。

    宋勵衍從浴室里拿著吹風機出來的時候沒有看見陸向皖,剛疑惑她去了哪,聽到衣帽間那邊窸窣的傳出聲音 傳出聲音,直接朝衣帽間過去,正好看見陸向皖背對著自己,正有些慌張的給自己扣上內衣的扣子,只是可能是因為太過于緊張,越是想要扣上,就越是有些忙中出錯扣不上來。

    宋勵衍沒有出聲,就這樣拿著吹風機靠在衣帽間的門口,嘴角帶著笑意,這樣看著她在里面忙活著。

    陸向皖有些著急,低聲像是在抱怨什么,因為隔得有點距離,宋勵衍并沒有聽清楚,不過他倒是非常享受這樣的畫面。

    等陸向皖終于把內衣穿好再重新套上自己的那件寬大的睡衣,整個人這才松了口氣,轉過身來剛想要出去的時候,就看見衣帽間門口站著的宋勵衍,然后整個人一下愣怔住,就像是那武俠電視劇里面被一個高手點了穴道一樣,一動不動的站著,而且眼睛還瞪得特別的大。

    宋勵衍嘴角的笑意更是有些擴大,朝里面進去,站到她的面前,將頭探到她的耳邊,開口低聲說道,“你內衣的扣子扣錯了。”

    聞言,陸向皖像是整個人被一下解了穴道一樣,猛地反應過來,瞪了瞪他,顧不上說話,又忙轉過身去想要調整,但是這衣服還沒有拉上去,突然又意識到宋勵衍的存在,轉過身來語氣有些弱的說道,“那個,那個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宋勵衍笑笑,并沒有回答,看著她的眼睛然后直接伸手探入到她的衣內,身子微微向前傾斜,湊到她的耳邊說道,“我幫你!”聲音很輕,更帶著點魅惑,那感覺特別的酥人。

    陸向皖有些微微縮了縮脖子,整個人有些經受不住他這樣的柔情,瞪著眼睛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怎么樣的反應。

    兩個人靠的很近,陸向皖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他的呼吸聲,也能夠感覺到宋勵衍那溫熱的呼吸灑到自己身上時候的感覺,她想要躲,卻被宋勵衍這樣兩手圍住,一時間整個人僵硬在了哪里,根本就不知道該要怎么辦。

    宋勵衍的手拂過她的肌膚,那光滑的觸感讓宋勵衍有些腦熱,呼吸也似乎一下變得沉重起來,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自制能力。

    宋勵衍不想承認,但是又不得不卻承認,或許某些時候,在某一個人面前,或許某些所謂的自控根本就不堪一擊。

    當宋勵衍的手拂過陸向皖的背的時候,宋勵衍明顯可以感覺到懷中的陸向皖整個人不住的顫栗了下,低頭看她那有些無辜不知所措的樣子,宋勵衍深吸了口氣,閉上眼盡量讓自己保持心無雜念,將她剛才情急下扣錯了的扣子給重新扣上,然后才將手從她的睡衣中拿出來,看著她微微帶著笑臉說道,“好了。”

    陸向皖這才大松了口氣,原來剛才她一直緊張屏住呼吸,緊張到連自己都沒有發現。

    宋勵衍伸手摸摸她的頭,說道,“出來吧,我給你吹頭發。”說完自己率先從旁邊拿過吹風機從衣帽間里面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