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65 真的很疼
    摸著她的頭,宋勵衍也坐到她的身邊,問道,“很疼嗎?”其實他的下巴被撞德也疼,不過見她這樣捂著頭眼淚都要掉下來,他想她怕是更疼一些,也顧不上自己被撞疼的地方,摸著她的頭只想讓她能夠舒服一些,能夠不那么疼痛。

    “嗯……”陸向皖點頭,低著頭,眼淚甚至有些在眼眶中打轉,疼得甚至有些胡思亂想,抬頭淚眼朦朧的砍著宋勵衍說道,“你,你下巴也太硬了點吧。”真的是太硬了,感覺就像是撞到了石頭,疼的她只想哭。

    宋勵衍被她這話說得有些哭笑不得,看著她這個樣子,摸著她的頭說道,“所以宋太太你現在這樣算是惡人先告狀嗎,明明是你用你自己的腦袋撞上我的下巴吧,我都還沒有你跟理論你撞得我的下巴有多疼,你就怪我下巴太硬了,這樣未免也太霸道了點吧?”說話的語氣一點都不重,臉上甚至還帶著那種略有些無奈的笑意,那種感覺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略帶著點寵溺,帶著對她的不舍和心疼。

    陸向皖被他這樣說得有些臉紅,看著他一下說不出話來,好像事情就是他說得這么個事情,自己著急著站起來,所以一點都沒有顧及到他還站在自己的對面,所以就這樣一頭給撞到他的下巴上來了……

    這樣想著,陸向皖又覺得自己有些理虧,不好意思去看她,不過也不愿意就這樣承認自己的錯誤,小聲的說道,“那還不是因為你……”

    他要是不這樣站在她的面前,管她是要突然站起來還是突然跳起來,總不可能會撞到頭或者是手,所以說來說去還是要怪他嘛,而且還站得這么近,身上除了圍了條浴巾,什么都還沒有穿,這種畫面要是讓顧小北那個丫頭看見的話,指不定會腦補出什么畫面來,況且剛才不過是接了一個電話,她就能夠想象出那么多東西來,那丫頭的想像力豐富的實在是太可怕了。

    宋勵衍搖頭,見她這樣疼得整張臉都要皺起來,決定不同她這樣孩子氣的一般計較,繼續摸著她的頭揉著,順著她的話說道,“好好好,一切都是我的錯,全都是我不好,不該讓自己的下巴被你的頭頂撞到,這樣好不好?”那語氣就真的是哄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般,輕柔中帶著疼惜和愛護。

    陸向皖看著他,好一會兒才嘟著嘴小聲說道,“說得我好像有多霸道似的……”那嘟著小嘴的樣子看起來真的是可愛的讓人說不出話來。

    宋勵衍笑著,沒有多說什么,依舊揉著她的頭,好一會兒才問道,“好點沒有?”

    陸向皖點點頭,伸手輕輕將他的手推開,說道,“我,我沒事啦,你不用管我……”其實當疼痛過后,她當然知道其實剛剛的事情根本就怪不到人家宋勵衍,而且自己這樣被撞疼的同時恐怕他的下巴也估計好不到哪里去吧。

    這樣想著,陸向皖又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負疚感,抬頭這樣怯怯的看著他,想了想最終還是問道,“那個,那個你下巴沒有事情吧?”其實歸根究底,她還是一個講道理的人,不過人在疼痛面前,偶爾總是會有那么點不講道理的時候,而剛才好像她就是處在那個時候,有那么一點不講道理……

    見她這樣問自己,宋勵衍有些忍不住的笑出聲音,看著她問道,“宋太太這算是在關心我嗎?”

    陸向皖轉溜著眼睛不去看他,否認說道,“我,我才沒有,我干嘛要關心你……”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她好像對他口中的宋太太這三個字好像越來越能夠接受了……

    “那宋太太這算是什么意思?”宋勵衍饒有趣味的看著她。

    宋勵衍發現自己似乎越來越喜歡跟她這樣斗斗小嘴,喜歡房間里有她的存在,喜歡有一個人在晚上的時候能夠陪在自己的身邊,哪怕是不說話,就這樣安靜的待著,也讓他感覺特別的溫馨和舒服,而在她來之前,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或許應該說是自己從來也沒有覺得自己之前的生活有多么的無味枯燥,也沒有覺得自己一個人這樣待在一個大大的空間里面有多么的冷清或者寂寞,他甚至在陸向皖她出現以前,一直覺得自己或許永遠都不可能去適應能夠跟另外一個人分享自己的空間的這種事情,但是陸向皖卻讓他一點都不排斥,甚至愿意接受,而且覺得這樣其實也沒有什么不好,甚至覺得其實這樣也非常的好,讓他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適應這樣的生活,原來自己也喜歡這樣的生活,多一個人并不是多一份呱噪,原來可以讓自己多一份安逸,和快樂。

    因為陸向皖的關系,他開始慢慢重新去看待自己的生活,重新去定義自己的生活。

    “那個,那個其實剛剛算是我不對啦,是我突然站起來沒有跟你說,我,我……也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所以我為我自己剛才的行為跟你道歉。”陸向皖這樣說著,眼睛一直都不敢朝他看過去,因為她心里多少是有些心虛,有些愧疚的。

    見她這樣,宋勵衍故意有些想要逗逗她的想法,皺著眉頭說道,“既然宋太太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忍者說自己不痛了,其實宋太太的頭也是蠻硬得,轉得我下巴差點以為不是我自己的了呢。”這樣說著,宋勵衍還故意的配上那痛苦的表情,伸手摸著自己的下巴,那樣子好像真的是被陸向皖撞得有多么的嚴重。

    聽他這樣說,陸向皖抬頭,正好看見他這樣一臉痛苦摸著下巴的樣子,還真的以為自己把他有撞得多么的嚴重。

    心里的那種心虛和愧疚感一下就把她給埋沒了,忍不住伸手去抹他的臉,定定的看著他的眼睛問道,“真的很痛嗎?”

    宋勵衍原本只是想逗逗她,沒有想到她會這樣緊張,不過雖然說有些意外,但是他似乎更加喜歡這樣的結果,果斷的點頭說道,“真的很疼,非常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