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64 毛毛躁躁
    陸向皖是真的有些被宋勵衍的這種溫柔舉動給嚇到,拿著手機根本就沒有聽電話那邊顧小北講什么,也一時間不知道對宋勵衍做如何的反應。

    電話那邊顧小北講了一大堆,卻始終沒有聽見這邊陸向皖的回應,對著手機有些疑惑的問道,“小皖,你有沒有在聽啊?!”

    陸向皖這才回過神來,看一眼宋勵衍,剛想說什么,又聽到電話那邊顧小北的聲音,“小皖,你在干什么呀,是不是宋勵衍來了?”那語句和聲音聽起來別說是有多么的曖昧了。

    聽顧小北這樣說,陸向皖哪里還顧得上跟宋勵衍說什么,忙對著手機說道,“沒,沒有拉,你胡說八道什么呀!”

    “還沒有呢,我剛才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可是你們家宋勵衍接的,他說你在洗澡,你說你說,這才多久呀,你們兩個的關系緊張得可算是飛快啊!”

    “哎呀,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樣!”陸向皖想要解釋,可是真的是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怎么解釋好像都不對。

    顧小北只當她這些話是敷衍的說辭,根本就不相信她所說的話,拿著手機說道,“好了好了,你們本來就是夫妻,就算是有什么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窮緊張個什么勁呀。”

    一旁給陸向皖擦著頭發的宋勵衍將將人之間的對話全都聽在耳里,嘴角甚至因為顧小北的那些話而淡淡的勾起笑意。

    陸向皖注意到他臉上的笑容,整個人更有些害臊或者說是不好意思,臉一下就紅了起來,她一點都不想給宋勵衍這樣的誤會。

    忙對著手機說道,“喂喂喂,到底是說你的事情還是說我的事情啊,你要是說完了我可掛電話了,這邊還好多事情呢!”

    這樣被宋勵衍拿著毛巾擦著頭發,說實在的,她真的是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怎么辦,要是沒有跟顧小北講電話,她估計早就從床上起來了,這樣同宋勵衍兩個人保持著這個姿勢,別說她有多尷尬和不好意思,說來說去,到底還不是為了這個丫頭的電話,她可不想弄出點奇怪的動靜讓電話那邊顧小北這個丫頭又有什么胡思亂想的空間和機會!瞧剛才不過是被宋勵衍接了一次電話,她丫那個腦袋就能夠給腦補出這么多的畫面和相信,讓人聽著都覺得有些恐怖和害怕!她可不想再犯這樣的錯誤。

    “呦呦呦,瞧才說你幾句呀,緊張成個什么樣子了都。”陸向皖越是這樣緊張,顧小北就越是覺得她跟宋勵衍之間有問題和情況,不過知道陸向皖的脾氣和性格,怕自己真的是把她逼急了她就真的能跟自己翻臉,而且今天得到了這么多,也算是有了不錯的收獲了,所以決定暫時放她一馬,對著手機說道,“好了好了,不說你就是了。”

    聽她這樣說,陸向皖也算是整個人松了口氣,對著手機那邊顧小北說道,“那真的是謝老佛爺大發慈悲放過小的一馬了。”

    對于陸向皖的這樣夸獎,顧小北一 小北一點都不客氣的說道,“那是,我的心地太善良了。”

    陸向皖是徹底的被她這種莫名其妙來的自信給打敗了,真的是有種哭笑不得的心情。

    開完玩笑,也到了該言歸正傳的時候了,隔著手機顧小北問道,“那你說,我跟呈文哥之間該怎么辦呀。”其實她的心底早就有想法和決定了,但是總想要聽別人告訴她該怎么辦,尤其是希望能攻從別人的口中聽到自己想到的答案。

    “一起唄。”陸向皖想都沒有想的說道,“你那么的喜歡他,現在他又正好提前跟你表白,兩個人正好是順理成章可以一起,這還有什么好想的,難不成你又移情別戀突然不喜歡他了?”

    “我才沒有,我一直喜歡的都是呈文哥!”電話那邊顧小北異常堅定的說道,這么多年的愛戀她對曾呈文的感情一直都沒有變化,不管他這幾年一直都沒有在她的身邊,但是在她的心目中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自己有愛過這么一個人。

    “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歡他,我不可能會移情別戀別人,再說了,在我的心里,根本就沒有一個人能夠比的上呈文哥。”這樣說著話的時候,顧小北或許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她那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多么的嬌羞,那種感覺就像是戀愛中的女人自然散發出來的情感,那么溫暖,柔和。

    “那不就成了,那你還有什么好考慮的,僅僅只是因為他先開口跟你表白?”陸向皖這樣打趣她說著。

    “沒有拉,我,我不就是想要聽聽你的意見嘛……”顧小北小聲的這樣說著,似乎是帶著笑意,特別滿意陸向皖給的這樣的答案。

    “我說顧小姐,你是不是閑得呀,你太無聊了點吧。”陸向皖毫不客氣的嘲笑她,不過心里卻也是替她開心的。

    “我還不是想要跟你分享嘛,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什么好的事情,當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呀。”顧小北這樣說道,她確實也是這樣想的,所以等跟曾呈文見了面回來,她就立馬給向皖打電話了,她知道向皖一定會支持她的,不過她主要還是想跟向皖分享這樣的快樂和喜悅。

    “知道啦。”陸向皖哪里會不知道她的心思,不過是想逗逗她而已。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講了,你找你們家宋勵衍去吧,我要好好想想等下打電話跟呈文哥說什么。”顧小北這樣說完,也不給向皖回答的機會,直接就掛了電話。

    陸向皖笑著將手機從耳邊給拿下來,這才想起來一直站在旁邊的宋勵衍,一下忙從床上站起來,不巧腦袋卻正好撞到了宋勵衍的下巴,疼得她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嗷……”捧著頭整個人有些直不起身子來。

    宋勵衍見狀,將手中的毛巾放到一旁,扶著她重新在床上坐下,微皺著眉頭不悅說道,“怎么老是這樣毛毛躁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