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63 為她擦頭
    陸向皖覺得自己真的是有些被顧小北打敗,拿著手機說道,“我跟他能有什么可說的,哎呀,你快說了,我這頭發都還濕的呢跟你打電話。”她跟宋勵衍之間的事情有什么可以好說的,現在不過算是兩個一起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了人而已。

    不過顯然電話那邊的故小本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話,拿著手機同陸向皖說道,“你少來,剛才我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正好是宋勵衍接的,他還說你去洗澡呢。”

    “我可不就是去洗澡了嘛,不然我能不接你電話呀,再說了,我都跟你說了,我現在就是頂著個大濕頭發跟你聊電話呢,所以擺脫你顧大小姐,你能說重點了嗎?不然我感冒了可真找你報銷醫藥費啊!”陸向皖有時候真的是弄不太懂顧小北的思維,她關注的重點永遠都是跟她的不一樣的,兩個人說話經常都不在一個頻道上面。

    “那你說,你在洗澡之前都干什么了呀?”顧小北問得特別的曖昧,那語氣給人一種無限的想象空間。

    “拜托,你想到哪里去了!”陸向皖無力的翻白眼,“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好么?!”

    “那你說,我想的什么樣了?”顧小北在電話那邊好笑的問道,那語氣聽得陸向皖簡直是有些想要打她的沖動。

    “懶得跟你扯,你再不說我就掛電話了哦,頭發還濕著呢,我要去吹頭發去了。”待會兒宋勵衍出來,她這樣穿個睡衣頂著個大濕頭,這樣在他的面前晃著,別說他,她自己也會不好意思。

    見陸向皖這樣嘴硬,顧小北也只好作罷,聽她要掛電話,忙在電話那邊說道,“欸等一下等一下,你不說的話我就不問了嘛,先別掛電話,我真的有事情找你呢。”今天不問,以后再問也一樣,反正她終究是躲不過她的。

    聽那邊顧小北終于要進入正題,陸向皖這才沒有要掛電話的意思,拿著手機問道,“好了,快說,到底什么事情。”邊這樣拿著手機說著,手邊不停的擦著頭發,她的頭發多,每次都要擦很久。

    “那個,那個……”說道自己的事情,顧小北突然有些扭捏起來,整個人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好半天也沒有那個出什么所以然來。

    陸向皖聽著有些奇怪,這不太像是她平時認識的顧小北,故意開玩笑的逗她說道,“那個那個,到底是哪個呀?”

    “哎呀。”被陸向皖這樣追問著電話那邊顧小北似乎是有些急了,拿著手機快速說道,“就是那個呈文哥今天突然說要跟我交往,還說他從以前就喜歡了我很久,一直都沒有機會表達出來,他還說希望跟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聞言,陸向皖倒是愣了好一會兒,她是一直直到顧小北喜歡曾呈文的事情,但是曾呈文喜歡不喜歡顧小北她還真的不知道。

    電話那邊顧小北確實是有些著急了,見陸向皖好一會兒都沒有回答,著急的問道,“小皖,你,你有沒有在聽呀?”

    聽她這樣問,陸向皖忙回過神來,連連點頭拿著手機說道,“在在在,我在聽呢。”

    “那,那你說呀,我,我該怎么辦?”顧小北這樣問著,那語氣和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

    聽她這樣,陸向皖倒是有些笑了,對著手機另一邊的顧小北說道,“那不是很好嘛,你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他呀,他現在喜歡你,那不是特別好的事情嘛。”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能夠遇到自己喜歡的又喜歡自己的人實在是太不容易了,尤其世界這么大,人又這么多,我們要在這么多的人中找一個同自己相愛的人,說真的確實是一件非常難,而且是概率特別低的事情,真的能夠遇到的時候我們當然是要緊緊抓住彼此的手,而不要讓彼此之間就這樣差身而過。

    她當初也以為自己找到了這樣的人,而那個人就是當初自己愛著的顧淮南,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相愛果然是一個概率非常低的事情,而她只是假象中標,實際上她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得到。

    所以如果顧小北能夠遇到這樣讓自己喜歡又同時喜歡自己的人,她也替她感覺到開心。

    “我,我……我其實就是覺得有些突然,太意外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辦。”顧小北這樣說著,平時大大咧咧的性格現在說話的時候聽起來難得有些帶著笑嬌羞,有種不太好意思的感覺。

    陸向皖笑著,故意打趣著說道,“我看你是突然覺得幸福來得太快,覺得有些不太可思議是么。”一個自己喜歡了好幾年的人,甚至以為自己這輩子要錯過的人,突然轉過身來跟她說其實他的心里也是有她的,確實是有種幸福來得太突然的感覺,確實會讓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做的感覺,她能夠理解她這種心情。

    “對對,就是這樣……”顧小北也不在意她取笑,說道,“我就是到現在都還覺得有些不真實,其實我準備了好幾天,我也準備跟他去告白,但是沒有想到他今天會找我,而且先把我心里想說的話給說了……”

    陸向皖聽著,原本擦著頭發的毛巾被握在了手里面,嘴邊帶著笑意,她替顧小北開心,有一種朋友,就是看著她幸福自己都會覺得幸福的,而顧小北之于她來說,就是這樣的朋友。

    陸向皖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手中的毛巾被人拿過,回過神來這才看到宋勵衍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從浴室里面出來,身上就圍了條浴巾,拿過她手中的毛巾就放到了她的頭上。

    陸向皖一下有些愣住,看著他好一會兒沒有反應。

    手機里顧小北還在那邊說著話,語氣和聲音都帶著嬌羞,陸向皖甚至都顧不上去聽她在講什么,就這樣愣愣的看著宋勵衍。

    宋勵衍安靜的給她擦著頭發,什么話都沒有說,雙手在她發間穿過,梳理著那有些亂的長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