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62 嚇她一跳
    電話那邊的顧小北一下愣住,有些沒反應過來,好一會兒拿著手機都沒有說話。

    見她不說話,這邊宋勵衍拿著手機說道,“關于你的問題,等下向皖出來我讓她給你回電話。”

    電話那邊顧小北這才反應過來,拿著手機應聲說道,“呃,哦哦……”然后就直接掛了電話,也不知道是尷尬還是有些不太好意思,這電話掛得飛快,就如之前拿起電話就讓這邊宋勵衍沒有開口的機會一樣。

    宋勵衍沒有放在心上,將手機放到一旁的床頭柜上,然后自己走到床的另一邊靠坐在床上閉著眼睛養神。

    陸向皖的心情似乎很不錯,擦著頭發哼著歌出來,一時間還真的是沒有注意到床上已經躺著的宋勵衍,邊擦著頭發輕輕得哼著,也一點都不在意自己在抬手的同時拉高了自己的睡衣,那粉色的底褲這樣若隱若現的閃著,被躺在床上的某人全都看在了眼底。

    宋勵衍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看到這樣養眼的一幕,還真的別說,這會兒真的是有點反應不太過來,最后擔心自己失態,輕咳了聲就算是當做給陸向皖提醒。

    直到聽到宋勵衍的輕咳,陸向皖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房間里宋勵衍不直到什么時候已經回來了,而且就躺在床上,眼睛就這樣直直的盯著自己看著,“啊!……”

    下意識的叫了一聲,忙拉下頭上擦著頭發的毛巾擋在了自己的胸前。

    看著陸向皖這樣過激的反應,宋勵衍原本的一點點尷尬被她這樣弄的一點都沒有,這樣靠坐在床上看著她問道,“至于嗎,我在自己房間里有什么奇怪的嗎?”那語氣帶著濃濃的調侃。

    陸向皖緊緊的護著胸前,看著他問道,“你,你不是在書房嗎?怎么這么早……”她想要問他怎么這么早回來,不過想想還是沒有問出口來。

    宋勵衍從床上翻身下來,拖了拖鞋朝她走過去,靠近她的同時眼睛一直盯著她看著,也不說話,嘴角帶著那抹半勾起來的笑意,這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他一步一步靠近,陸向皖下意識的一步一步往后倒退,直到背貼著墻,自己想退也無路可退的時候,這才看著他的眼睛有些害怕,有些緊張的問道,“你,你想干什么?……”這樣說著話的同時手緊緊的抱在胸前,她后悔了,后悔得想哭,為圖方便,她只套了件睡衣就從浴室里面出來了,連件文胸都沒有穿,現在宋勵衍這樣站在她的面前,而且還這樣盯著她看著,尤其是還帶著這樣的表情,她真的是后悔的想哭,就感覺自己整個人站在他的面前是空蕩蕩的,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見她越是這樣,宋勵衍強忍著想要大笑出來的沖動,故意朝她更貼近一些,臉貼著她的側臉,輕聲在她的耳邊說道,“我覺得我想干什么?”他是故意的,而且是非常的明顯,他就是喜歡這樣故意逗逗她,在他看來實在是太過好玩了。

    “你,你答應過我的,我們,我們……”陸向皖幾乎是緊張得有些說不出話來,而且有些話她也實在是說不太出口。

    宋勵衍有些忍不下去,笑著伸手將她手中的毛巾那個,說道,“看把你給嚇的,我還能吃了你啊。”說著話,將從她手中拿過的毛巾直接蓋到她的頭上,順便算不上溫柔的擦了擦,接著又說道,“把頭發擦干凈,擋在胸前做什么。”然后說完自己直接朝浴室里面進去。

    陸向皖愣愣的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剛想要松一口氣的時候突然宋勵衍又從身后的洗手間里出來,想起剛才顧小北的電話,同陸向皖說道,“對了,剛才你朋友給你打了個電話,我見你還在浴室里就幫你接了,好像找你有什么事情,你給她回個電話吧。”說完就直接拉上浴室的門進去洗澡了。

    轉頭確定浴室的門關上,而且可以清晰的聽到里面傳來的流水聲,陸向皖這才整個人算是松了口氣,“呼……”或許還沒有真正的同一個男人這樣相處過,所以好多事情都還非常的難以卻適應。

    這樣想著,陸向皖邊抓著毛巾邊擦著頭發然后朝床邊過去,伸手將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拿過,翻看通訊記錄,沒有意外的看到顧小北剛才的來電,沒有多想,直接點了點手機屏幕,然后直接將電話給撥了出去。

    電話幾乎很快就被那邊的顧小北給接起來了,幾乎沒有完整的聽完一個響鈴,電話就被接起來了。

    這次顧小北特意問了問,“小皖?”有了剛才的經驗,她想起來向皖已經結婚了,已然是一個有夫之婦了,難保這次接電話的還有可能會是宋勵衍。

    “嗯,是我,怎么啦,你剛才打電話給我呀?”陸向皖拿著手機說著,邊抓著頭發,她的頭發有些多,不那么容易擦干,她想著跟顧小北打完電話自己再去拿吹風機吹吹好了。

    確定電話這邊的是陸向皖,顧小北這才放松下來,恢復她原本的性格,隔著電話有些曖昧的說道,“呦,小日子過得不錯嘛。”

    雖然還有些意外向皖能夠這么快就從哥哥的傷害中走出來,不過做為好朋友,她真的是非常替她感到高興,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更好的去面對未來的生活,而這樣的結果就是大家想要看到的,誰都不想看著她在過往的那段感情中走不出來,尤其是那還不過是一段根本就不值得她這樣做的感情,所以剛才聽到宋勵衍的聲音之后雖然有些意外但是掛了電話之后想了想,這或許才是向皖應該要有的生活。

    陸向皖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笑罵著說道,“什么呀,說話這樣陰陽怪氣的。”

    “去去去,你才陰陽怪氣呢。”電話那邊顧小北沒好氣的說道。

    “是是是,大小姐,你打電話給我不會就是想這樣酸我幾句吧?”陸向皖懶得跟她扯,反正這人屬無賴的,跟她扯也扯不過她,“快說,找我什么事兒,說完我還得吹頭發呢。”

    顧小北原本是想跟她說自己和曾呈文的事情的,不過想著她更加好奇她跟宋勵衍之間的發展,在電話那邊說道,“我的事情不著急,快跟我說說你跟宋勵衍之間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