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57 她的小窩
    陸向皖第一次帶男人回公寓,這里是當初顧淮南死了之后她才從家里的別墅搬出來居住的地方,平時的時候母親和顧小北偶爾回來,其余的時間她大多都是一個人在這里。

    宋勵衍從進房間開始就一直打量著這并不大的空間,不過她似乎整理收拾得很好,簡單的一居室,客廳和房間也僅僅只是一面垂簾之隔,小小的空間甚至沒有設置廚房,倒是桌上擺了簡單的杯子和水果盤,可以看得出來她一個人居住在這里的時候完全不開火。

    陸向皖倒是有些局促,有點自己私人空間被人侵入的感覺,不過按著他的身份,她也不好多說什么,免得自己待會兒還沒有開口說幾句話就直接被他的話給堵了回來,那樣的場景她可以想象得到。

    見他這樣站著,陸向皖有些尷尬的朝他說道,“那個,那個你先坐一下吧,我去收拾東西。”

    宋勵衍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不過眼睛一直盯著陸向皖看著。

    陸向皖被看得有些尷尬,問道,“你看什么?”

    宋勵衍收回目光,搖頭說道,“沒什么,你去收拾東西吧。”

    見他這樣說,陸向皖這才點點頭,轉身去收拾自己的東西。

    宋勵衍隨意的在房間里轉著,這里的裝修風格跟他家里面的裝修完全同他家里的裝修是兩個極端,淡黃色的墻紙給整個房間添加了溫暖,米色的沙發倒是同墻上的墻紙相互契合得天衣無縫,然后沙發前面小小的矮幾上放著精致的水果盤,房間的燈光并不是他家里的那種藍白的光線,而是同墻紙一樣淡淡的泛著米黃的光暈,同他家里冷色調的裝修相比,這里的整個氛圍因為裝修的關系要溫暖很多。

    隨手拿過桌子上那張被蓋下來的照片,有些意外卻也是意料之中的發現那照片中的兩人正是陸向皖和顧淮南。

    眼睛盯著那照片看著,照片中的這張臉就跟昨天晚上在酒會上遇到的那個男人一模一樣。

    這樣看著,有些不自覺的低語說道,“原來真的這么像啊……”

    陸向皖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轉頭看這宋勵衍,有些好奇他在外面干什么。

    其實要算起來也沒有什么東西好收拾的,無非就是幾件換洗的衣服,還有一些平時要看的書。不過燈陸向皖伸手要去拿床邊架子上的那些書的時候,自己又開始有些猶豫了。

    盯著那架子上面的資料,好一會兒都沒有動作。

    “好了嗎?”宋勵衍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來到陸向皖的身后。

    聞言,陸向皖這才轉過頭來,見到他有些莫名的慌張,說道,“差,差不多了……”

    宋勵衍看一眼她,又看一眼那書架上面的書籍,大致有些明白,伸手去直接將她剛才已經收拾好的行李袋提過,隨口看似不在意的問道,“那些書要帶上嗎?”

    陸向皖愣了一下,最終搖頭說道,“不用了。”她一再告訴自己要放下,那么就不要給自己再留戀 己再留戀下去的借口了。

    宋勵衍沒有多問,也沒有多說,直接幫她提著行李袋出去。

    陸向皖跟著他下樓,跟著他上車,心情同剛才過來的時候多少有些不太一樣。

    宋勵衍看得出來,也知道為什么,不過一句都沒有多問,直接發動了車子,然后載著她朝自己家的方向過去。

    陸向皖撐著手一直看著車窗外面,說不太上來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樣,或許是失落吧,具體她也說不上來了。

    正當陸向皖這樣想著的時候,一旁開車的宋勵衍隨口問道,“除了糖醋排骨還想吃什么?”

    聽他這樣問,陸向皖轉過頭去,一時間也說不上來要吃什么,只能搖頭說道,“你做主好了。”

    宋勵衍看她一眼,點點頭沒有說什么,其實他只是想將她的注意力拉回來。

    說道吃的,陸向皖想起今天在學校里發生的一切,想起他們知道自己結婚之后圍攻著要自己請客吃飯的事情,看著宋勵衍,糾結著自己該怎么開口。

    “那個……”陸向皖想說,但又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畢竟在她看來,他們的這段婚姻還是太不正常,太奇怪了,不能等同于那些真正戀愛結婚的人,總覺得差了點什么。

    見她這樣吞吞吐吐的樣子,宋勵衍直接問道,“想要說什么。”

    不好意思歸不好意思,但是學校里面的那些人既然知道了不給他們一個交代也有些太說不過去,再說了,辦公室里其他人還好,葉曉琳這家伙第一個不會放過她,這樣想著,陸向皖看著宋勵衍再不好意思還是開口問道,“那個,那個其實是這樣的,我們學校里面知道我結婚了,所以,所以想讓你——”

    并沒有等陸向皖把話說完,宋勵衍好像知道她要說的話,直接說道,“我會讓利特助幫我在你學校附近的酒店定位,明天或者后天,我請你們學校的同事大家一起吃一頓飯。”其實關于這個他之前也想到了,在商場上面久了,對于這些應酬他太過了解了,其實職場跟商場差不多,只不過是圈子的問題,相處的模式其實大多都是大同小異的,就算是出于禮貌,他也應該請陸向皖的同事大家一起吃一頓飯。

    沒有想到他會這樣爽快的答應,陸向皖更有些感激他的體貼,想了想脫口而出就說道,“那個,那個要不這樣吧,酒店就讓我來定好了,畢竟是請我的這些同事,沒道理讓你破費。”

    聞言,宋勵衍轉過頭來看她,有些不太高興的皺了下眉頭,說道,“我記得我們前天才剛結婚,才兩天時間,現在就跟我算得這么清楚,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馬上就要離婚了呢。”那語氣毫無掩飾的帶著大大的不滿。

    如此的名下,陸向皖就算是再遲鈍也感覺出來了,看著他有些尷尬的笑笑,說道,“我,我只是不想你破費……”聲音很小,尤其是在他那嚴厲的眼神之下,幾乎小到要讓人聽不見。

    宋勵衍瞪她一眼,說道,“我還不至于差這幾個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