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43 出席酒會(三)
    母女兩人在沙發上聊了許久,母親無非就是勸她跟宋勵衍好好過,以后好好生活。

    因為不想讓父母再擔心,所以向皖也沒有逆她的意,都笑著點頭答應。

    這些年秦素芬一直跟著陸振廷出席這樣無論大小的酒店,所以在這里自然也有不少名門貴婦認識。

    就在秦素芬跟陸向皖兩人聊天的時候,有人走道她們的身邊,看見秦素芬叫道,“陸太太,你在這里啊,我還說呢今天陸董事長怎么沒有帶您過來呢。”

    聞言,秦素芬同陸向皖轉頭過去,只見一個有些富態穿著雍容華貴的太太站在她們身邊。

    秦素芬認出她來,站起身來同她笑著,“是向太太呀,我也剛想著找你說說話呢。”這些場合去多了,自然就有了一副客套應對的手段。

    那向太太注意到秦素芬身旁的陸向皖,問道,“這位是?”

    秦素芬轉頭看一眼女兒,說道,“向皖,來見過你向伯母。”

    陸向皖站起身來,禮貌的同那向太太打招呼,“向伯母。”

    “呦,素芬,這是你女兒啊!”那向太太拉著陸向皖的手左看右看著,還不時對秦素芬說道,“真沒想到你女兒都這么大了,怎么都沒聽你提起來過,瞧這丫頭長得多標志。”說著話,將向皖上下打量著。

    陸向皖有些不習慣這樣被人看著,但是有不好意思直接開口,只能尷尬的笑著。

    那向太太似乎對陸向皖很感興趣,也不管向皖愿意不愿意,緊緊拉著向皖的手看著秦素芬問道,“素芬啊,你是不是看女兒長得漂亮所以故意把她藏起來啊。”

    “哪里有,她只是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秦素芬笑著拉過陸向皖的手,自己的女兒她哪里能不了解,她看得出來向皖被這個向太太拉著有多不習慣。

    見她這樣說,向太太看著陸向皖問道,“向皖,你今年多大呀,有男朋友沒,要不要伯母給你介紹一個?”

    她的話說的這么的明顯,陸向皖哪里會不知道她的意圖,看著她還有母親說道,“抱歉伯母,我那邊還有一點事情,必須得去處理一下,您先跟我母親聊著,等下我們回頭再聊。”說著話,有些抱歉的同她們點了點頭,然后直接就朝另外一方向給走開了。

    見陸向皖走開,向太太忙朝秦素芬靠過去,眼睛卻還一直盯著陸向皖那邊,問道,“素芬,你們家閨女長得可真水靈,多大了呀,沒對象吧?要不直接介紹給我兒子吧,我兒子這段時間剛從美國回來,現在也正在他爸公司上班呢,我看你家閨女跟我家——”

    見她這樣絲毫沒有要給她開口的意思,秦素芬忙將她的話給打斷,說道,“向太太,恐怕錯過了呢。”

    聞言,那向太太看著秦素芬,問道,“有男朋友了?”

    “算不上男朋友了。”秦素芬笑著,說道,“向皖她前段時間剛剛結婚,不然你要說 然你要說有兒子,那多合適呀。”

    其實向家她也了解,跟老陸的公司也一直都有合作,要說之前向太太跟她這樣說的話她還真的考慮讓向皖跟他們家的兒子接觸一下,要是成功了那也是非常不錯的,不過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就差那么一點點,向皖昨天剛剛結婚,向太太今天跟她說這個事情,也只能說向皖跟他們家的兒子沒有緣分罷了。

    “結婚了呀!”向太太有些可惜的說道,看著秦素芬說道,“那怎么也沒有聽你們說起來過呀?”這樣想著,又有些懷疑說道,“該不會是瞧不上我們向家吧。”不然堂堂陸氏集團的千金結婚,怎么會一點消息都沒有呢。

    “瞧你這說得是哪里的話,我怎么可能會瞧不上向家,我還巴不得能跟你們結親家呢!”秦素芬這樣強調的說道。

    見她這樣說也不像是在騙自己,那向太太有些失望說道,“所以真的結婚了?”

    “當然是真的,我還能拿這個事情開玩笑啊。”秦素芬說道,“我們家閨女不喜歡張楊,所以婚禮沒辦,也就只通知了幾個親朋好友知道。”

    “這樣啊,那真的是可惜了。”既然是真的結婚了,那也就沒有辦法了,她總不可能要求人家親離婚,再說了,就算是真的離婚了,那她可就不要了,向家可不至于去娶一個離了婚的女人。

    另一邊陸向皖松了口氣,她是真的不習慣這樣的場合,認識不認識的全都上來,熟悉不熟悉的全都要笑臉面對,整個晚上臉都快笑僵了。

    這樣想著,陸向皖整個人都松了口氣。

    有的時候人一直都緊繃著的話就會感覺不到身體上其他的變化,所以當陸向皖整個人放松下來的時候才察覺到自己肚子早已經餓得不行了,中午并沒有吃多少東西,晚上陪宋勵衍過來,到現在也沒有吃一點,倒是空腹喝了杯酒,現在肚子幾乎是要咕咕的要唱空城計了。

    這樣想著,陸向皖決定不再虧待自己的肚子,朝那擺放著的琳瑯滿目的吃的過去,是真的覺得餓了,所以拿過一塊糕點便隨性的直接吃了起來,因為一直顧著吃東西,所以陸向皖到也沒有注意到身后站著的男人,毫無預警的直接轉身,然后就撞到了那個男人的懷里。

    “唔……”陸向皖用手捂著頭,顧不疼痛,忙先道歉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被撞到的男人看著她這樣,關心問道,“你沒事吧?”

    陸向皖搖頭,手還揉著額頭那被撞疼的一角,抬起頭剛想要道歉,整個人一下愣住,看著眼前的那個男人,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淮南……”

    那男人看著她這樣,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又問道,“小姐,你真的沒事嗎?”

    陸向皖這才回過神來,看著他難以相信的說道,“怎,怎么會……”眼前的這個男人幾乎跟顧淮南長得一模一樣,甚至連那說話的聲音,也有七八分的相似,可是,可是顧淮南明明一角死了啊!那他又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