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42 出席酒會(二)
    秦素芬倒是有些意外向皖居然會出現在今天的酒會上面,自己的女兒她自然是清楚的,向皖從小就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當初跟顧淮南在一起的時候也并沒有出席過幾次,今天晚上在這里見到她,著實是有些意外的。

    陸向皖放開宋勵衍的手就直接朝自己的父母走過去,臉上有種難掩的欣喜,畢竟對著那些不認識的人假笑了一晚上,難得能夠在這里遇到自己認識的,而且還是自己的父母,任誰都有種說不出來的高興和激動。

    “爸媽,你們怎么也來了?”陸向皖拉著秦素芬的手,臉上的笑容相比起剛才,要顯得真誠許多。

    秦素芬拍了拍她的手,看著自己女兒說道,“我陪你爸爸出席活動啊,倒是你,你平時不最不喜歡這樣的活動嗎?”

    “我陪宋……勵衍過來嘛。”說著話,轉頭看一眼身后的宋勵衍。

    宋勵衍朝她淡淡的微笑,也朝這邊過來,站在她的身邊,看這陸振廷和秦素芬,也跟著陸向皖叫道,“爸,媽。”

    秦素芬看著他笑著點頭,不過一旁站著的陸振廷看著宋勵衍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看起來有些嚴肅,臉上也并沒有多少笑容。

    見丈夫這樣,不想把氣氛弄得太過尷尬,秦素芬用手輕輕推了推他,說道,“老陸,你來的路上不是說要跟勵衍討論下以后兩家公司發展的事情嘛,你們兩個人聊著先唄,我帶小皖去吃點東西。”再怎么說他們都是一家人,以后要見面的時間總是很多的,總不能每次見面都這樣僵著吧。

    其實她昨天晚上回去的時候也問了,問他怎么又突然同意了女兒與他之間的婚事,他說宋勵衍跟他保證他一輩子會讓小皖幸福,也絕對不會做對不起小皖的事情。

    聽他這樣說,她大致也就明白了,她知道這些話他當初跟自己的父親也曾這樣說過,她想他估計是由宋勵衍想到了自己,不過當初雖然說她跟老陸兩個人之間算是商業聯姻,其實在知道嫁給他之前她就已經知道他了,而且對于他也暗自有好感,所以當父母跟她說要她嫁給他的時候,她內心一點反對都沒有,甚至還有些竊喜的,而且事實證明陸振廷也就像當初他跟父親承諾過一樣,他真的沒有負她,而且兩人相處這二十幾近三十年,他待她一直都很好,從來沒有變過。

    所以當昨天晚上丈夫跟自己這樣說的時候,她也就沒有再多說什么了,因為自己有這樣的經歷,所以她愿意想象的美好一些,愿意相信宋勵衍一定不會讓小皖受傷,也一定會讓小皖幸福,再一個她跟丈夫都有這樣的考慮,或許這樣讓小皖重新開始是最好忘記掉顧淮南的方法,他們都不愿意看自己唯一的女兒為了一個死去的人而浪費自己的生命,更何況那個男人甚至都沒有給過小皖愛情,一切全都只是一場虛假的欺騙,他們不愿意女兒為了這樣一個人而繼續頹廢下去,與其說讓她再繼續活在顧淮南給她帶來的回憶和痛苦里面,還不如讓小皖這樣冒險一次, 一次,或許會有新的,不一樣的收獲。

    不全管陸振廷和宋勵衍,秦素芬拉著陸向皖的手朝一旁的休息區過去,一路上問著女兒說道,“小皖,實話告訴媽媽,你為什么突然就決定結婚了?”

    聞言,陸向皖看一眼母親,有些苦笑的說道,“媽,這兩天你們大家全都在問我這個問題。”其實真的認真的全細想昨天的自己,她想真的不過是一時沖動罷了,等自己清醒回過神來的時候,一切全都發生完,也沒有機會回頭了。

    “那還不是因為我們大家都關心你。”秦素芬說道,拉著女兒在休息區的沙發上坐下。

    對于這點陸向皖相信,也從來沒有懷疑過,且不說父母,顧小北她也是真的關心自己,這樣想著,看著母親說道,“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想讓你們擔心了,我知道過去這三年多你跟爸爸兩人為我的事情**不少心,如果說以前我還有借口給自己找理由說我跟顧淮南的愛情有多么的神圣的話,那在小北告訴我所有事情的真相,在我看過顧淮南他留下來的那本日記之后,我就再也沒有理由繼續那樣欺騙自己了。”說著話,陸向皖眼睛直直盯著前面看著。

    聽她這樣說,秦素芬知道她的心里有多難受,顧淮南對她來說有多么的重要這些年大家全都看在眼里,但是誰又能夠想到最終的結果會是這樣呢。

    輕輕嘆了一聲,伸手輕輕拍了拍向皖的肩膀,說道,“也好,放下來也好,人總不能一直都生活在過去,總還是需要向前看的。”

    陸向皖點頭,看著母親說道,“媽,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要傻也傻夠了,以后不會再那么傻下去了。”

    聽她這樣說,秦素芬欣慰的笑笑,拍拍她的手,說道,“我就知道我女兒一定會重新振作起來。”

    “嗯,我是你女兒嘛。”陸向皖也朝她笑著,既然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她再糾結再放不下也全都是無濟于事的,所以與其那樣,還不如就像是宋勵衍說的那樣,拿這段婚姻當作重新開始的起點,別再糾結過往,以全新的姿態全迎接新的生活。

    “你能這樣想就好了,我跟你爸爸也就放心了,我們多怕你還放不下過去的事情,一直把自己困在顧淮南給你帶來的那些傷害里面,現在你能這樣想,以后就好好跟宋勵衍過,宋勵衍拿孩子我想也是個好孩子,昨天他在你爸爸面前承諾了,以后會讓你幸福的。”秦素芬說道,心情有種說不上來的愉悅,這三年多她跟丈夫一直擔心小皖走不出來,今天晚上聽到她說得這些話,她知道他們的女兒終于愿意放下了,也愿意放過她自己了。

    向皖笑笑,沒有多說什么,如果說這段婚姻最讓她意外的是什么,那無非就是宋勵衍的認真,是她唯一沒有弄懂的事情。

    【作者題外話】:抱歉抱歉,還是這么晚,明天一定會趕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