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41 出席酒會(一)
    張曉陽被宋勵衍的話給問住,看著他一個字都說不上來。

    舞會雖然男士都會穿西裝,女士都會穿晚禮服出席,但是關于著裝,其實根本就沒有明文規定要求過,沒有人規定不穿禮服就一定不能進場!

    見她回不上話來,宋勵衍也沒有要跟她再說下去的意思,直接帶著陸向皖朝電梯那邊過去。

    等進了電梯,陸向皖這才開口說道,“你剛才那樣也太不給張秘書面子了吧?”

    宋勵衍看她一眼,說道,“我為什么要給她面子?”他沒有欠張曉陽什么,更沒有有求于她,既然這樣又何必要賣她面子,更何況他不想給她任何胡思亂想容易誤會的機會,他一向都喜歡干凈利落,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他從來不是一個拖拉的人,也不喜歡做事拖泥帶水。

    陸向皖簡直是對他有些無語,說道,“人與人之間相處本來就應該要和諧一些啊,何必把關系弄得這么僵硬。”在她看來凡是都以和為貴,待人處事都沒有必要做的太絕,凡是都給大家留個機會。

    宋勵衍沒有多解釋什么,只淡淡說了句,“我只是斷了她不該有的想法。”他可不想因為自己這個時候的處理不當而給自己以后增添不必要的麻煩。

    陸向皖不傻,其實他不這樣說,她跟張曉陽接觸下來也看得出來張曉陽對宋勵衍肯定是有別的想法或怎么樣的,她只是意外宋勵衍會這樣的果斷,這并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

    這樣想著,看著他問道,“其實張秘書也狠漂亮,而且看得出來她也狠能干,一定能夠在你的事業上幫到你,你為什么不接受她呢?”

    她雖然并不懂這些行業,但是她平時也看了不少的電視,電視里不都演日久生情嗎,而且這樣看來張曉陽確實是個宋勵衍各方面都很般配的。

    宋勵衍看她一眼,有些皺眉,似乎是不太喜歡陸向皖說的這些話,看著陸向皖開口說道,“我娶的是老婆,不是員工!”如果他找一個能夠在事業上幫助他的人,整個公司上下又何止張曉陽一個人可以幫他,那他難不成還把整個公司的人娶了不成。

    “那你跟我結婚也不過是為了一塊地。”陸向皖小聲嘀咕著,在她看來他這樣的做法又有什么不同呢。

    宋勵衍看她一眼,說道,“我說過,我會真心拿你當老婆。”說著話,電梯也正好到了一樓,開了門,直接就從電梯里面出了去。

    陸向皖看得出來他是有些動氣,不過在她看來完全沒有必要,其實他們之間雖然說是夫妻,但是論感情卻是沒有一點基礎,犯不著為這些生氣。

    “小氣。”陸向皖在他的背后小聲的這樣評價,不過還是加快了腳步跟上他的步伐。

    坐到車上,宋勵衍并沒有讓老張來送他們過去,而是自己直接開著車帶陸向皖朝酒會的舉辦酒店過去。

    一路上陸向皖一直看著窗戶外面,兩人倒是安靜的幾乎都沒有說話,等差不多到酒店的時候,宋勵衍緩緩將車子停到酒店門口,陸向皖看見來往的人基本全都穿著華麗的禮服,畫了精美的妝容,一下 ,一下有些緊張了,坐在車里面看著宋勵衍問道:“我這樣進去真的沒有問題嗎?”

    宋勵衍看她一眼,說道,“有什么問題?”

    “畢竟是舞會嘛。”陸向皖看著宋勵衍,有些為難的說道,“總沒有人穿成這樣跳舞吧。”

    聞言,宋勵衍一點都不在意,說道,“我不會跳舞,你只要站在我的身邊就好。”說著畫直接開門就從車上下了。

    陸向皖雖然不愿意,但是都已經到這里了,也只能硬著頭皮下車,低頭看自己腳上穿著的帆布鞋,心想自己估計是第一個這樣穿著帆布鞋來參加酒會的人吧。

    在陸向皖還有些猶豫的時候,宋勵衍直接上前將她的手拉過,讓她挽在自己的手臂上上,輕聲同她說道,“不用緊張,只要保持微笑就好。”

    陸向皖干干的扯著笑臉,既然已經來了,至少要專業稱職一點。其實她當初的時候也陪顧淮南去過幾次酒會,不過因為她跟顧淮南兩個人都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的關系,兩人總是早早的就走了,說起來真正完整的參加完一場酒會似乎還真的是沒有過。

    陸向皖剛挽著宋勵衍的手進了今晚酒會的正廳,就已經有人看見宋勵衍直接朝他們迎上來,“宋總,怎么到現在才來?”

    聞言,宋勵衍朝那人看過去,臉上也掛著輕笑,說道,“林董事長今天來得這么早啊。”

    “哪里的話,我也剛到,等一下宋總可要賞臉一起來喝一杯啊。”那人舉著酒杯這樣說道。

    “那是當然。”宋勵衍不可置否的說道,應下他的要求。

    陸向皖則一直都沒有說話,按照宋勵衍下車前跟她說的,一直保持著微笑,盡量展現得自己溫婉端莊。

    不過也有人似乎注意到宋勵衍今天身邊站著的人并不是張曉陽,笑著問宋勵衍到,“宋總這是換秘書了嗎?”

    而宋勵衍也總是笑笑,簡單的替米佳介紹說道,“這位是我太太。”

    大家聽后似乎都是有些微愣,似乎是意外宋勵衍突然結婚,而且一點消息都沒有透露。

    不過宋勵衍卻一句話都沒有多做解釋,只是親昵的看著陸向皖笑笑,那樣子就像是他們兩之間的感情有多么的親昵要好。

    陸向皖真的覺得自己一點都不適合來這些地方,一來這些地方就覺得這種地方的空氣都是悶的,讓人有些喘不上氣來,而且整個人一下就變得虛偽了似的,不管是認識或者是不認識的人,自己總是要這樣笑臉相對著,哪怕是自己的臉早已經笑得僵硬,還是要這樣繼續保持著笑容。

    正當陸向皖有些悶得想要逃的時候,突然聽見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而且那個聲音聽起來很熟悉。

    “向皖。”

    陸向皖轉過頭去,只見母親挽著父親朝他們緩緩走來。

    【作者題外話】:抱歉抱歉,今天家里來人了,一直忙到剛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