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40 漂亮驚艷
    陸向皖坐在沙發,有些郁悶的看著那矮幾發呆,原本她是想來跟宋勵衍談判的,不說其他,至少讓他別再安排老張去接她的,但是話才說出口,就被他用話給堵回來了,更是問得她啞口無言回答不上話來。

    其實他剛才說的那些話并沒有錯,跟他結婚雖然說是沖動之舉,但是她多少希望能夠通過這段婚姻讓她忘記以前的一切,讓她重新開始,她不想再活在顧淮南給她的記憶之中了,只是她原以為宋勵衍只是對那塊地感興趣,對于這段婚姻并不在乎才是,卻沒有想到他根本就不是按理出牌的人,對于這段婚姻莫名其妙的在意和認真,這是她沒有想過的,更是讓她意外和不知所措的。

    宋勵衍一直主意著陸向皖那邊,見她一直坐著也不動,放下手中的文件朝她那邊過去,站在她的面前,問道,“我讓老張去接你讓你很困擾嗎?”

    聞言,陸向皖這才抬頭去看他,說道,“沒有人習慣這樣被人監視著的感覺。”

    其實她大可以不上老張的車,但是她同時也很清楚老張只不過是一個宋勵衍手下開車的人,他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聽從宋勵衍的吩咐辦事,她自己也是給人打工的,很清楚這中間有多么的為難,也不想讓老張為了這件事情而為難或者是丟了工作,所以她即使是再不愿意還是沒有讓老張難做,只不過被人看著,每做一件事情好像全都被人看在眼里,又有誰會真的心里舒服的起來。

    “我沒有監視你的意思,只不過是想讓老張接送你方便你出行。”宋勵衍這樣解釋到,他確實沒有要讓老張監視她的意思,他也從來不削做這樣的手段,他不清楚別人如何,但是他自小從軍人家庭里出來,家里人也絕不允許他背后做這些小動作。

    陸向皖并不完全相信他,看著他也站起身來說道,“我沒有這方面的需要!”她有手有腳的,又不是孩子也不是老人什么的,又何須出行讓人接送。

    見她這樣堅持,宋勵衍也不喜歡強人所難,看著她平靜的說道,“你若不喜歡我讓老張以后不去就行。”

    他這樣爽快倒是讓陸向皖有些意外,看著他的眼睛還有些不太確定,問道,“真的?”

    “我說話一向當真。”宋勵衍霸氣的說道。

    見他這樣說,陸向皖忙說道,“那我先可以回去嗎?”

    宋勵衍皺紋,反問道,“為什么?”

    “我留在這里也沒有事情啊,與其在這里瞎等妨礙你工作,還不如我自己現在就回去。”更重要的是她不想晚上再對著他。

    “不行。”宋勵衍直接拒絕她,說道,“等下你要跟我去一個酒會,我還差一個女伴。”

    見他這樣說,陸向皖想了想忙說道,“那,那你可以找張秘書啊,平時平時應該是她陪你去舞會比較多吧。”

    “現在你才是我的太太。”宋勵衍看著陸向皖不可置否的說道。

    “可是我不懂你的工作。”她更不喜歡出席那樣的場合,之前去過父親的公司幾次,無聊的讓她總是想要早點逃跑。

    “你不需要懂,知道要站我身邊就好。”宋勵衍堅持 勵衍堅持說道。

    這樣兩天接觸下來,陸向皖多少也是了解他的性格了,似乎是他堅持的事情,不管怎么說,好像都是沒有轉圜余地的。

    因為有這樣的認知讓陸向皖沒有再繼續陸向皖再做無意義的爭取,只說道,“我知道了。”

    宋勵衍也沒有多說什么,看她一眼說道,“那你再坐一會兒吧,我手上還有一點文件,處理完我們就走。”說著話,轉頭就重新朝自己的辦公桌那邊過去。

    陸向皖沒有多說什么,重新坐回到沙發上,隨手拿過矮幾上的雜志翻看著。

    雜志上面有他的專訪,大致的介紹了他的情況,卻并沒有提及到他的家庭,陸向皖甚至也是看了雜志的資料才了解到他今年原來三十二歲,比自己大了四歲。

    想想都覺得有些好笑,她跟他現在已經是夫妻了,兩人卻連最基本的情況都不知道,說起來都有些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宋勵衍處理完手上的工作的時候外面的天都有些黑了,陸向皖坐在一邊等得幾乎無聊的有些睡著了。

    正當宋勵衍帶著陸向皖準備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突然張曉陽一身晚禮服裝扮從外面進來,微微點頭同里面宋勵衍和陸向皖打招呼,輕聲喚道,“宋總,宋太太。”

    陸向皖微微有些愣住,盯著張曉陽一時間有些轉不開眼球,今晚的張曉陽很漂亮,一身黑色開胸晚禮服不僅僅突出了她胸前的豐腴有料,更足以吸引眾人的眼光,不管是男是女,而且她那披肩放下的頭發微微有些做卷,更是為她增添了幾份嫵媚和風情。

    看到陸向皖的穿著和打扮張曉陽臉上露出了略有些得意的笑容,其實她這一招是賭的,賭宋勵衍不會帶陸向皖出席今天晚上的舞會,所以她沒下班之前就去做了造型,不過看現在這樣,她似乎賭贏了,宋勵衍總不至于帶著陸向皖就這樣去舞會。

    這樣想著,踩著高跟鞋朝宋勵衍那邊過去,看著宋勵衍的眼睛說道,“宋總,晚上的舞會時間差不多了,我們現在應該過去了。”

    宋勵衍看著她,臉上并不動聲色,說道,“我知道。”

    見他這樣說,張曉陽嘴角淡淡輕扯,臉上的那笑容透露了她的心情,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宋勵衍接下來的話讓她直接從天堂落到了地獄。

    “晚上的舞會向皖會陪我去,張經理這幾天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說著話,宋勵衍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直接拉著陸向皖的手就走出了辦公室。

    張曉陽沒有想到會這樣,反應過來忙轉過頭去,“宋總!”

    宋勵衍微微皺眉,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看著她問道,“還有事嗎?”

    張曉陽緊緊的攥握著手,看著陸向皖說道,“宋太太,宋太太就這樣去舞會,怕是不妥吧。”

    聞言,宋勵衍看一眼陸向皖,然后再轉過頭來看著張曉陽,問道,“你覺得我這樣帶著向皖過去他們會不讓她進去嗎?”

    【作者題外話】:抱歉抱歉,回來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