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35 驚鴻一瞥
    看著她們朝這邊走過來,宋勵衍沒有錯過陸向皖那還有些紅腫的眼睛,眉頭皺的更深了很多,臉色更少難看了不少。

    陸向皖沒有在意,只是在宋勵衍的身邊重新坐下,相比起剛才,現在陸向皖的心情要平靜許多。

    “這么去了這么久?”宋勵衍故意這樣問道。

    陸向皖看他一眼,并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說道,“沒什么。”

    宋勵衍不悅歸不悅,不過并沒有太表現出來。

    對面坐著的顧小北這個時候開口,看著宋勵衍說道,“你叫宋勵衍對吧。”

    聞言,宋勵衍抬眼去看她,臉上并沒有太多的表情,不過眼睛一直盯著她看著,似乎就像是想要將顧小北這個人整個看透似的。

    “我不管你跟小皖認識多久,又是為了什么目的結婚,但是你要是讓我知道你對小皖不好的話,我一定饒不了你!”顧小北看著宋勵衍,那表情和那語氣分明就是在恐嚇和威脅。

    聽她這樣說,宋勵衍冷冷的輕笑,說道,“所以顧小姐這算是在對我的警告嗎?”

    “你要這么理解的話也可以。”顧小北說道,看著他絲毫是沒有一點膽怯,接著說道,“小皖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我不準也不容許任何人欺負她。”

    宋勵衍冷哼說道,“我看不止是朋友這樣簡單吧。”后面的那一桌人說她們兩個根本就是蕾絲邊,而他不過是被陸向皖拿來當擋箭牌的人,她們對外的一種掩飾和障眼法,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更加厭惡這樣被設計的感覺,就像是被欺騙,他討厭欺騙,也不容許欺騙!

    顧小北沒多想他這話里面的意思,看著宋勵衍說道,“沒錯,她不止是我的朋友,我更當她是我的家人。”如果當初哥哥沒有突然車禍去世,向皖可能早就已經成為她的嫂子了,只是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在計劃之內的事情,她沒有想到哥哥會因為車禍去世,也更沒有想到原來哥哥從來愛的人根本就不是小皖。

    宋勵衍看一眼陸向皖,然后冷笑著說道,“看來顧小姐跟你的感情真的很好嘛。”

    陸向皖覺得宋勵衍這話說的怪怪的,不僅僅是他的話,還有連帶著他的表情,看起來也怪怪的。

    不過宋勵衍似乎并沒有要等她說什么的意思,直接站起身來冷冷的說了一句,“我等下還有工作,就不陪各位吃完了,失陪。”說著直接轉身就走了出去。

    陸向皖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回過神來的時候宋勵衍一句走出了餐廳,就像是他起初來的時候一樣,一切都讓人措手不及,莫名其妙。

    “他,他這么走了!”顧小北有些不滿的說著,“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他這么回事呀,怎么說走就走!”她還有好多話要警告他呢,她可不允許她欺負小皖。

    陸向皖回過神來,沒有要替宋勵衍解釋的意思,看著顧小北說道,“好了,我們吃吧。”說著話看一眼坐在顧小北身 顧小北身邊一直沒有說話的曾呈文,有些抱歉的說道,“抱歉啊呈文哥,害你一直都不能好好吃飯。”

    見她這樣說,曾呈文忙搖頭說道,“沒什么,我一直在吃。”這倒是說真的,剛才他跟宋勵衍一起坐在外面的時候為免尷尬,他一直吃得很認真。

    顧小北還有些為宋勵衍這樣突然來到突然離開而感到不滿,看著陸向皖說道,“小皖,你改天幫我把他約出來,我非好好說說他才行,他有沒有當你是他老婆呀,就這樣走掉一點都不給你面子!”

    知道顧小北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輕笑著安撫她說道,“好了小北,別在意這些了,先吃飯吧,我待會兒還有課呢。”其實她并不在意宋勵衍的行為或者態度,也不在意他有沒有真的當她是他的妻子,因為她自己到現在也還不能夠完全接受他就是自己的丈夫這個事實。

    一旁的曾呈文也幫忙說道,“說不定宋先生真的是有事情要忙呢,我們理解一下吧。”

    見曾呈文這樣說,顧小北這才不再多說什么,看著曾呈文說道,“呈文哥,不好意思啊,”好不容易跟他見面,都還沒有好好的說話,突然覺得對他有些抱歉。

    曾呈文笑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有些寵溺的說道,“傻丫頭,跟我道歉干什么。”

    顧小北很享受他這樣寵溺自己的感覺,整個人笑得有些靦腆。

    陸向皖坐在對面看著,臉上也淡淡的露出笑意,就算是顧小北一直沒有跟她多說過一個字,她當初就看出來了,其實顧小北這丫頭心里一直都喜歡曾呈文,她記得之前自己還跟顧淮南說過,撮合撮合他們兩個,只是還沒有來得及……

    這樣想著,陸向皖臉上的笑容一下又有些僵住,慢慢的收回,轉過頭看著窗戶外面。

    有些事情她要學著重新開始,也有些事情她要努力的學著起忘記,她的生活不僅僅只有她自己,她還有父母,還有關系著她的朋友,她不該讓他們失望,就算是為了他們,也要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

    因為下午第一節就是她的課,向皖跟顧小北他們并沒有聊很久,出了餐廳分開之后就直接朝培訓學校那邊過去。

    一路走著,總覺得宋勵衍剛剛在餐廳里的樣子有些奇怪,正這樣想著,不經意的瞥見一旁那輛停著等紅燈的車子,透過車窗看見里面那張熟悉的臉,整個人猛地有些愣住,睜大著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一下停住腳步就像是整個世界在這一刻全都禁止了一般,定定的看著那車里面的人有些挪不開眼睛。

    “淮南……”輕聲的呢喃,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上前,突然自己另一只手一下被人抓住,鉗制住她接下來的動作。

    陸向皖這才回過神,猛回過頭,只見宋勵衍正站著自己的身后,雙眉緊蹙盯著自己看著,那表情似乎是在生氣。

    “你為什么跟我結婚?!”

    【作者題外話】:抱歉,今天回來的實在是有些太晚了~~~

    !!